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普天下--法不责众

村里有三大财团。注:为规避敏感词,文中使用了一个别字。)---逸影网

一拨是在非洲搞基建的,一拨是在上海卖煎饼果子的,还有一拨在青岛收废品的,这都是有钱人,回村盖的房子都是二层小楼,一家比一家壕。

2010年腊月,我记得特别清楚,我媳妇临产在医院,我回家拿东西,发现村口来了两辆鲁B的车子,其中有辆是警车,我心想,这是谁家儿子当上警察了?还把警车开回家过年,真牛B。

我回家不到半小时,听到大喇叭开始喊人了,让大家抓紧集合,有事……

农村没有微信群,通讯主要靠大喇叭,啥事?大家都喜欢看热闹,急忙跑出去,过去也出现过紧急喊人的情况,要么是失火了,要么是有孩子溺水了,这次是咋了?

事情是这样的,青岛来的两拨人,一拨是电信公司的,一拨是派出所的,派出所不是来执法的,而是起保护和协助作用的,他们是来找东西,找什么呢?机房里卖过箱子,箱子里有主板,就是找这些东西。

是我们村一个人收的。

可是,他忘记了。

那么,他们就想带他走,意思是帮助他回忆回忆,因为这些主板非常重要,从他们讲述的语气来看,这些主板不是被错卖了,而是被顺走了。

马上过年了,咋可能允许他被带走呢?

大家马上就把车子给围起来了,路也堵上了,村里就两条路,一条是进村的,一条是进田野的,别无它路,拖拉机一堵,谁也进不来,谁也出不去。

警察?

警察算啥?先给关到大队的办公室里,也不打你们,也不骂你们,这里没你们的事,谁让你们跨区域执法的?里面待着,别乱动!

电信局那几个,反复地解释,脾气真好,动不动还来一句:乡亲们,别激动,听我讲……

谁听你讲?

他们的意思是带他去回忆一下,这些主板到底卖给了谁?要顺藤摸瓜找回来,绝对不追究任何责任,并且那个胖经理愿意当人质被关在村里,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,什么时候放他。

村民肯定不承认自己收过主板……

可是,人家有监控,否则也不会找到这里,肯定是有了绝对的把握才来的,也是战战兢兢,知道老百姓不好对付,但是硬着头皮来,没办法,主板太重要了。

本地派出所过来增援,增援也白搭,人带不走,要么你把全村人带走,要么把人留下,否则?谁也别想把车子开走。

硬生生是把人给截留了。

不过,那个村民也承认自己收了这几块主板,说是工作人员让他清理走的,说是没用了,他告诉了对方这些主板卖给了谁。

对方走了。

我着急回医院,但是路堵了,我也回不去,观战了全程,他们跟我们不是一个家族,所以这些事我们也不参与,只是在看他们的表演,其中有个小青年,20来岁,喊这个收废品的叫叔,他情绪最激动,拿匕首晃来晃去的,非要去扎轮胎,一群人拦着他。

事后,村里人都感叹:咱村真团结,一条心!

我在想,为什么在群体事件里,每个人都那么勇敢?很大原因就是在潜意识里,每个人都觉得法不责众,就是那句话,要不你把我们全村都抓起来吧。

所以,我们格外的大胆。

当一个人的行为后果不受惩罚时,他会变得肆无忌惮,在近代历史上,这样的故事太多了,例如斗地主,我们为什么敢践踏地主的生命?

我们是老百姓,是法官,是正义的化身,我们说杀谁就杀谁,谁让你是历史的罪人?你这个资本主义走狗,周扒皮。

2012年,大约是10月份左右,是大家保卫钓鱼岛最激烈的时候,到处咂车,我有辆花脸的帕拉丁,群上一直在反复提醒,近日不要开车上路。我就觉得纳闷了,帕拉丁是郑州产的,凭什么给我咂了?谁咂咂我试试?我撞死他,我该上路上路,该撒野撒野,没当回事。

我去找牛哥,停车时,牛哥让我停到院里,别停到马路边的车位上。

牛哥的意思是别去挑战概率,遇到了队伍,肯定给你咂了,你还撞死他,不咂死你就是幸运……

那天,白岩松做了一期新闻节目,就讲咂车的,各地拍摄汇集了49张咂车的照片,我也怕了,看来大家是动真格的了。

而且那次持续时间特别长,我把车子卖了,换了C5。

咂车违法不?

肯定的。

为什么大家还敢咂?

因为大家是队伍,是老百姓,是正义的化身,咂了也是爱国,既然是爱国行为咋可能受惩罚呢?咂车算啥,没给你戴上帽子游街已经是给你面子了,谁让你买日本车的?你这个卖国贼!

大家潜意识里有保护伞:法不责众。

还记得当年的蔡洋不?把一个卡罗拉车主咂成了残废,蔡洋需要在监狱里度过10年,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当年目睹了这一切的群众是否会内疚?是否与你当初上街的初衷有所不同?

原本,你是爱国青年,是宣誓自己的爱,结果变成了暴徒的帮凶,让自己无形中成了爱国贼,当看着他们打咂时,内心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的快感?

我们山东这边有个,更有意思,他是个大学生,在队伍当中,一群人把车子给掀翻了,有好事者要给点了,没打火机,问,谁有打火机?他有,拿了出来。

后来,被抓起来了。

冤枉不?

可是,人们就好奇了,他只是拿了个打火机,警察叔叔咋找到他的?又没人认识他,自己也没点,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被抓了?

在队伍里,N多人是专门取证的,用来秋后算帐的。

那你就好奇了,为什么当时不出来制止?

制止的结果就是自己成了李建利,现在需要坐轮椅度过后半生了,每个激情昂扬的人,都应该想想李建利,他是被我们打残废的。

有读者参加过西安的行动,他在群上跟我们这么讲:每遇到一辆日系车,车主肯定立刻跪地磕头求饶……

想想,多么可怜、滑稽的画面,男的,女的,老的,少的,因为害怕被你咂车而跪地求饶。

当然,活该,谁让你买日本车的,为什么你不买长城?不买吉利?不买奇瑞?

有时,我在想一个问题,国家既然舆论支持抵制日货,何不来个干脆的,把所有日系品牌全部拒之门外?日本车不允许在中国销售,简单,干脆,直接。

多好?

昨天,有同学回来,小聚,我就感叹,你说你们是不是背叛了我们家乡?家乡哺育了你们,结果你们反而跑了?不回来报效?

应该向我学习,回来。

这才是爱家乡。

他们觉得我是神经病?

最近,听说倪萍移民美国了,我很生气,作为公众人物,你咋能移民呢?你所有的成就不都是中国给你的吗?你凭什么跑?你是不是人?

想起来我就一肚子火。

可是倪萍也委屈,她说:这不是为了孩子读书方便嘛,希望你们也理解,另外咱不都是地球村了嘛,在哪不一样?我心永远是中国心,我发誓。

她还把富兰克林那句话搬了出来:哪里有自由,哪里就是我的祖国。

为这个事,我气得一晚上没睡好,你们这些明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,竟然宣誓加入别的国籍,还有巩俐,你竟然加入了新加坡国籍,太让人伤心了。

应该封杀!

后来,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作为公民有没有选择国籍的权利?

有还是没有?

这个问题很复杂又很简单,看看我们法律是否禁止即可,若是允许,那么这就是公民权利,若是不允许,那就不是权利。

我国《国籍法》规定,加入、退出和恢复中国国籍的申请,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审批。对于权利而言,法无禁止即自由。既然这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,那么对于巩俐移民新加坡的原因是什么,动机如何,我们就无权过问,更无需置评。换言之,既然法律赋予了公民这样的权利,就意味着它随时处于一种可被行使和启动的状态。不宽容他人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,比明星移民国外所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,危害性要大得多。

上一段,不是我写的,别骂我。

说得再简单一点,作为地球人,其实有权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前提是你想、你能。

无奈,贫贱不能移!

爱国是自己的事,不能绑架任何人,一旦我们习惯性地绑架别人,只会教会别人撒谎,没有名人敢说真心话,一说就被围剿,谁还敢?

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如果成龙骂过日本人,他去日本演出时,是不是要先道歉?日本的观众会不会围剿他?

我们包容不了任何异类的声音。

为什么?

我们太弱了。

弱者才会敏感……

我们天天骂范冰冰,你见她跟我们生气过吗?有没有让我们道歉过?我们还说她为许加印流过产呢?人家范爷压根没当回事,惹毛了她会反问一句:我就想给许哥生个猴子咋了?我爱给谁生就给谁生,我的肚子我做主。

爱的前提是尊重别人的空间,尊重别人的选择,爱不是控制,更不是操纵,人与人之间是有缓冲空间的,包括子女与父母,夫妻之间,可是我们的爱呢?总喜欢直接洞穿这种空间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要绑架你、操纵你。

谈何尊重?

凭什么我抵制日货你买日本车?

你回答我,凭什么?

爱不是控制别人的借口,例如翻老公的手机,跟踪老公,这些都是越界了,尊重每个人的隐私空间,哪怕他是你儿子……

看过一个作家写的散文,他说出差提前一天回家,都要提前给老婆打个电话,绝对不能直接推门而入,避免尴尬。

作家奇葩不?变态不?

我倒蛮欣赏他的做法,有时购物车满了,我想帮着删删,可是我又不想去翻,我觉得可能有媳妇的一些隐私,我不能跨越,例如她给朋友买的一些礼物,给自己买的一些东西,是不想让我知道的,那我就不应该去窥探。

爱不是控制,而是给予对方足够安全的空间。

一谈到这些,我又想起了马宁的话:允许自己跟别人不一样,允许别人跟自己不一样,前者是让自己保持个性,后者是包容人间多样化。

马宁是我的心理学老师,我结婚时,问她娶飞扬如何?

她说,很好。

我们俩闹离婚时,飞扬找马宁老师劝我。

我跟马宁老师说:我觉得婚姻束缚了我,让我不快乐了……

她说,那你就遵循内心的想法。

最终没离。

她的课堂主要讲婚姻、亲子,她老公跟我们关系也很好,是她的经纪人,也是搞心理学的,就是动不动就给人算命的那个,算命能算到很奇葩的境界,打电话就能知道对方穿什么颜色的裤子。

而且我们验证过。

俩人相处得很融洽,我说的融洽应该是2009年前后。

前几天,小躺老师想到上海找复旦的孙时进教授,让我帮着牵线,小躺老师的意思是他先成为孙教授的访问学者,然后再让马宁老师过来成为访问学者,镀金。

我就问到了马宁老师的近况。

说是离婚了。

我急忙跟媳妇讲了,媳妇说:马老师做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的,因为她是一个为自己内心而活的人,她觉得婚姻累了,自然会选择单身,她觉得单身累了,自然会选择婚姻。

我心想,原来媳妇比我看得开……

我还是觉得蛮惋惜的。

为什么很多人怕离婚?怕单身?他们不是怕未来,而是怕周围,怕我们,怕绑架,从而使他们小心翼翼地活着,生怕成为别人议论的焦点。

每个人有选择国籍的权利,也有选择配偶的权利,她可以今天爱你,也可以明天不爱你,明天我们不能总是抓着她问:你凭什么不爱我了?

我们会参加前妻的婚礼吗?

什么时候,我们能做到这一点,说明我们整个社会的包容度又进了一大步,当然这需要时间,可能三五年,可能三十年五十年。

尊重每个人是独立的个体,这是爱的前提。

那天,丫喃问了我一个问题:你不怕被骂吗?

我问,别人为什么骂我?

她说,觉得你写的没道理啊。

我说,任何事都要一分为二的去评价,有人不喜欢,就有人喜欢,你只需要问自己一点,认可你文章的群体是否是你想要的,若是,你就坚持,若不是,你就放弃。

她说,可是大家接受不了现实。

我说,每个人都有两套认知,一套是愿望,一套是现实,在愿望里,人们把自己想象成了正义的化身,是英雄,而在现实中,人们往往会选择趋利,这属于人格分裂,人格分裂不属于贬义词,就是说他没有把想象中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融为一体,还是双重角色,但是理性的人呢?他们已经合二为一了,你写的是现实,你以为没人懂你,其实懂你的人没有发声而已,你写了一篇文章,1万人阅读,有100人反对你,你觉得仿佛大家都倒戈了,其实有9900人是默默地支持着你,虽然什么都没说。

她问,如何说服自己接受这些骂声呢?

我说,你要这么想,你为什么这么受人关注?就是因为你跟他们想的不一样,若是想的一样,谁又会看你的文章呢?你应该高兴才对,但是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,就是不要呐喊,为什么鲁迅写了《呐喊》写《彷徨》?他突然发现,呐喊没个P用,所以彷徨了,呐喊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,与其呐喊,不如讲故事,让人们自己去领悟,另外故事要反着讲,要学会包藏祸心。

我们这边有个别墅区,里面户型蛮有个性的,客厅挑高6米,一进去有小教堂的感觉,真好……

可是,业主喜欢追求面积最大化,于是从中间隔断了,成了两层,不仅仅在室内增加面积,室外也加盖,原本错落有致的造型,成了四四方方的,只为一个目的,房子大一点。

可是,你住得了这么大的面积吗?

不管,反正别人加盖,咱也盖,300平的别墅,咱搞出500平的实用面积,一平均,房价真便宜,赚了。想买房子想买车,没钱怎么办?逸影网推荐大家可以玩游戏赚钱,一边玩一边挣点钱,也是一份不错的兼职。

貌似这是中国别墅区的通病。

大家都在盖。

其实,根本住不了。

上次,我点评了本地一个茶馆,老板娘很不开心,她让我给提提建议,我说这个茶馆装修太业余了,土不土,洋不洋,肯定是老板娘自己选的风格,她初中都没毕业,审美是硬伤,我告诫她:下次装修,一定要放弃自己的想法,尊重设计师,他们至少比你更懂美。

是真丑,不伦不类。

中国别墅为什么越住越像农村大瓦房?

老百姓审美不行,想搞成欧式,结果搞成了村式,没有美感,不和谐,在日本有很多小庭院,门口放着邮箱那种,一推门,就感觉浑然一体,没有一丝的杂乱,最关键的一点,这是常态,不是一家如此,而是家家如此。

我们去瑞士,也有这种感觉。

当时,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我们总是比底蕴,比那个,比这个,却连最基本的卫生意识都差了很多很多,看我们的穿衣打扮?名牌的确不少,不说垃圾分类了,我们的服装现在都还没分类。

不同场合需要不同衣着。

我们呢?

一年四季就是一身运动装。

出国,我特别喜欢拍卡车,我本身是卡车控,国外的卡车普遍很干净,仿佛是新车一般,那卡车在夕阳下,你就觉得是一道风景,多是厢式货车,有着漂亮的彩绘,真美。

卡车司机很干净,这一点让人特别意外,记得在法国时,我们在服务区跟这些司机交流,可有意思了,他们特别喜欢拍照,你给他们拍照,他们会摆出N多姿势,服务区跟国内的有区别吗?

国内不是有很多五星服务区吗?

跟人家的没法比,卫生就没法比,安静程度也没法比,环境更没法比……

我以前给媳妇写过一封信,意思是让她做好我们的标杆,引导我们的儿子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,例如每天早晚刷牙、洗脸,牙齿要白白的,每天洗澡,把这些习惯深入到他的潜意识中去,同时引导我的父母慢慢适应城市生活,例如定期换洗衣服,洗澡,剪指甲,出门要刮胡子。

也要引导我,例如每天换衣服,换袜子,换鞋子。

先做到基本的卫生,再谈得体。

外国的月亮是不是真的圆?

圆不圆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要意识到什么地方的确是领先于我们,例如他们为什么对动物都那么有爱?一个人吃饱了才能对别人有爱,对别人有爱的基础之上才能对动物有爱。

这些方面,都领先了我们太多年。

我说这些,城里的朋友都笑,对不?在我们县城,小朋友不刷牙是常态,中国人刷牙也没多少年,美国人的牙齿是全球最白的,中国人的牙齿属于坏得比较厉害的,往前推50年,多是黑牙、黄牙,毛大大的牙齿也是黑的,他抽烟、喝茶造成的,摄影师需要做后期处理,曾经有记者没处理就登报了,粉丝们手持皮带围攻了报社……

所以,别动不动谈领先,谈先进,我们还是“发展中”国家,很多领先都是我们自己认为的,是因为我们并没有认真比较过。

北欧国家为什么生活得那么安静,很大程度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争,灵魂没有被扭曲过,他们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,懒得操心什么世界形势,而我们的灵魂被多次扭曲,把我们培养得高度敏感,很容易兴奋,总想以匹夫之责报效国家。

有时,看看老外的房子,就觉得憋屈,你看,人家至少有个院子,有属于自己的草坪,而我们呢?住在鸽子笼里,当然我也可以住在院子里,但是人文环境又不行。

要赚钱吧?买个别墅吧?至少要让这片紧张的土地上至少有那么几分地属于我们自己吧?

这就需要努力,即便是在我们这个小县城,买套别墅住着,也要400万,300万买房,100万装修,光地板就要用10万元的。

更别说是去济南了。

都说房子无所谓,哪能无所谓?

不过是咱自我安慰罢了,上次我去刘冰那边,他和合作伙伴各买了一套别墅,花了1000万,在松江,正在装修,装修预算500万,两家紧挨着,属于联排别墅,我就在想,同样是青年,同样是白手起家,我们到底差距在哪里?逸影网觉得可以选择在线打字赚钱在线打码赚钱,这份收入其实也不错哦!一边练习打字,一边还有可观的收入。

而且他年龄还比我小。

很多时候,可悲的是,我们总是认了,认输了,感觉自己也就这样了,没啥出息了,挣扎也没啥意思了。

但是,比下又有余,例如一些创业者还处于租房子状态,相比他们,我们又是有钱人,至少有房有车,日常生活也不需要太计较。

帮主去参观刘冰的团队,回来跟我们讲:无论刘冰赚多少钱都是应该的,他对事业太痴迷了,腿被炉子烫伤了,他都没感觉到……

我不如他勤奋。

我再看自己身边的这群小伙伴呢?虽然与我没有一分钱的关系,但是我总喜欢去指手画脚,在我看来,他们这群人又太懒了,比我还懒。

我就纳闷了,如果连你们都能赚到钱,那世界就太不公平了。

腚疼在做签名书,利润的确不错,一天三千五千,几乎全是我的读者捧场,他书是从我这里赊欠过去的,买家是我这边的读者,他几乎什么都不用干,只需要打包,我反复地劝他,签名书要想做好,核心在于你能否签来好书,你一定要把焦点放在签书上……

很一般,他听不懂。

我怎么劝都白搭,他一本书都没签来。

他没书了咋办?我反复说,不再给供了,可是又忍不住,真怕他突然摔下悬崖,于是再供。

最近,来我们这边的人越来越多,几乎每天都有一大群,我是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接待,若是有时间、有精力,去做接待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为什么呢?

能听到各类故事,开阔自己的视野。

我有属于自己的工作、生活,昨晚我跟腚疼说:其实你可以推出这么一个业务,就是接待业务,谁来玩的前提是买你一套书,你一套书为12本,1200元,这样你每天都能多赚三五千,而且只要我不死,这个业务就越做越好,你也不用给我钱,你自己赚着就行,对于我而言,我觉得蛮省心,我也不用陪大家,只需要跟大家一起吃顿饭就行了,其他的都靠你自己接待了。

他说,要思考一下。

我说,你要是不做,我就忽悠别人过来干,这是白送钱的事。

他又迷茫了。

昨天,我分享了一个观点,创业时,一定要有媒体资源,大如官媒,小如自媒体,因为他们一旦帮你发声,你会如虎添翼,获取非常大的知名度,这是捷径,走近自媒体非常容易,你陪他玩,他就写你,就这么简单的道理。

越简单,越难领悟!
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 玩游戏赚钱 在线打码赚钱 在线打字赚钱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16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