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见证狼心狗肺的时刻到了!

二姐去步行街给孩子买童车。

童车太大,她拿不了,店主说,没事,你留个地址电话,我派人给送去。

二姐就告诉了他姓名与电话。

店主一看她名字,就问,你跟董XX什么关系?

二姐说,我亲弟弟。

我靠,说什么也不要钱了,说跟我是同学。

俩人推来让去,最后决定只收成本价,还问二姐要了我的微信与电话……

事后,二姐给我打电话。

我同学?还有纹身?

谁呀?

初中小女生

初中同学?可能性很小,因为我是初中出的事,同学们都给我贴了标签,跟我几乎是零来往。

若是初中同学,不可能这么热情。

大学同学?

可能性也不大,我们同级的基本上都是70后,要么公务员,要么教师,不可能有纹身。

高中同学?

我没读过高中,哪来的同学?

当天晚上,此人就加我了。

果然是同学,确切地说,是同窗。

一起在看守所待过一个月,他当时是二进宫,第一次是盗窃,第二次是涉毒,但是他不吸毒,应该是给老大开车之类的,当马仔。

他比我大三岁,那时他20,我17。

如今呢?他结了三次婚,媳妇一个比一个漂亮,现在的老婆是97年的,马上又生娃了,厉害不?

非要一起喝点,我一看是晚上,就不想出去,因为我不想跟他们有密集来往,特别是一起喝酒唱歌之类的,我现在跟过去不同了,要注意形象。

约着次日中午,到家里坐坐。

坐坐的意思,就是去看看我父母,大包小包的,把我姐买童车的钱也用信封装着拿来了,我反复叮嘱,不要露着纹身。

这些人,在有钱的时候,都是非常讲义气的。

当然,没钱是另外一个状态。

他跟我讲:早就知道你混好了,也知道你在哪里,但是就是不好意思找你,怕你看不上咱了,遇到姐姐,算是缘分,你对我还有印象不?

我说,哪能没印象?当时打我最狠的就是你吧?

他说,那时,年轻,不懂事,瞎混。

他姓郝。

进了门,我一介绍是同学,我爹接着就明白了,还没等人家坐下,就开始批判我了,其实是指桑骂槐,我爹是有担心的,怕这些人再把我拉下水。

我爹越说越激动:你们作了业,进去了,有没有想过老的在外面过的什么日子?整天被人戳着脊梁骨……

我说,停,停,停,你骂我就骂我,何必说小郝呢。

我爹急忙补了一刀:小郝,我不是说你。

小郝说,叔,你说的我都懂,我父亲已经没了,我不知道叔知道不?2000年左右,东岭有个很大的百货超市,那就是我爹开的,都叫我爹郝百货,我有四个姐姐,我娘一直都很惯我,最初我从家里偷钱,后来就到社会上偷,我父亲这个人特别要脸,我第一次被拘留他还去捞的我,后来我又连续出事,第三次是我结婚的第二天被抓进去的,他觉得脸上没光,过了两年,肝癌走了,才55。

说着说着,哭起来。

呜呜的,看来是真哭,鼻涕都冒泡了,可能是类似的忏悔我见多了,总觉得像演戏,我急忙叫停:好了,好了,喝水,喝水。

我爹去炒菜。

小郝说,董,我真羡慕你,父母都还健在。

我问,跟社会上的那些人还有来往吗?

他说,不主动来往,有些找到咱,该吃吃,该喝喝,但是喊咱打架之类的,咱不会去了,什么年代了,还打打杀杀,有本事就多赚两块钱。

我问,现在主要做什么?卖童车?

他说,那是我媳妇的店。

我问,你现在几个孩子?

他说,3个。

我问,大的多大了?

他说,大的19岁,今年考的大学,本科。

我说,太他娘的夸张了吧?

他说,当时咱认识的时候,其实我孩子已经两三岁了,我18岁有的他,跟一个离婚的东北娘们有的,那娘们生了孩子不久就回东北了。

我问,再也没联系?

他说,没有。

我问,你主要做什么?

他说,网店。

我说,我靠,不会吧,你初中都没毕业,能做网店?

他说,对呀,还干的不错呢,你不是也开网店吗?

我问,你咋知道的?

他说,我什么都知道,每天唐老板过去拉货,对不?

我说,对,你不干间谍真是可惜了。

他说,我们这边的货,也是他拉。

他主要做布鞋,本地特产吧,有点类似老北京布鞋,又有点类似SKECHERS,舒适性一流,但是巨丑,卖的还死贵。

吃过饭,非拉着我爹我娘去他那边逛逛。

其实就是每人送双鞋子。

我也跟着过去看了看,看来做的的确不错,六个客服,还有专门请来的运营,运营小伙是石家庄的,大学刚毕业,我问双十一卖了多少?说不到200万,他们有多家店,不单纯做鞋,还做雨披、书包之类的。

回来。

我爹我娘没回家,非要跟着我回办公室。

我知道他们要说啥。

我说,啥也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,我不会跟他们有来往的。

他们还是不放心。

我把父母送回家,我爹把小郝用过的玻璃杯、筷子直接扔了,理由就是这小子可能还吸毒……

我在想,标签这玩意,贴上容易,撕去真难。

我走,我爹还是不放心,又送下楼:钱多点少点无所谓,什么日子咱都能过,多少钱是多?千万别吸毒,别犯法,当年你娘天天在家哭,这些事从来没跟你说过吧?我们现在年龄大了,经不起这些折磨了。

我说,放10000个心!

我爹终于说了一句类似自言自语的话:小郝这小孩真能。(能是多方面的,不单纯是做网店这个事,包括他的车,他的房,一个从监狱出来的人,干什么起步都很难,而人家呢?出来没几年,豪车又开上了,媳妇又娶上了,你说人家不能吗?!)

日照那几个狱友现在都不联系了,我只知道五哥当了大网红,在快手上很火,但是也没主动联系,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过去,也不想跟过去的人有交集,这些,我都懂。

说是都断了联系。

想找,都能找到。

曲阜有一个,出来以后搞工程,搞机械,也算有头有脸了,他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我,加了我微信。

在曲阜,我住锦江之星,已经住下了,他不同意,非要给我换酒店,意思是弟弟来了,你不住五星酒店就是打哥哥的脸,晚上我们去吃烧烤,你知道他喊谁出来陪酒吗?

我不能说,说了砸人家的饭碗。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438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