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意外的追尾

我去日照拉书,往回走,暴雨。逸影网

越下越大,视线渐渐模糊了,我开启雾灯,打开双闪,慢慢开到加油站,等待雨停……

我不知道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了,看挡风玻璃,真跟瓢泼一般,古人真有智慧:瓢泼大雨。

路上,不断有车冒雨前行。

我在想,他们为什么不先躲躲雨呢?如此的自信?

因为,他们是初生牛犊。

不怕虎不代表老虎不吃你,昨天北京野生动物园不是刚吃了一个人吗?

逸影网-玩游戏赚钱,赚钱的游戏,能赚人民币的游戏

2013年,我从烟台回家,走到五莲时开始下雪,越下越大,离家越来越近,我心想,不能停,一停不知道要停到何时,趁雪还不厚,抓紧赶到家。

离高速出口还有2公里的位置,那是一个大坡,我翻过去以后,一看,一片红灯,我心想,完了,前面全追尾了。

我一点刹车,车子就摇摆,我切换到手动档模式,减档降速,越来越近,眼看撞上了,我选择了撞护栏,侧面撞上去的,车子撞上又反弹回来,我头撞车窗户玻璃上了,疼死我了,头晕了好几天,轮胎撞掉一个。

事后,我反思了,责任全在于我,明明不该挑战概率,总觉得马上下高速了,想侥幸,哪那么多侥幸?

有些概率是不能随意挑战的,例如恶劣天气、恶劣路段,我从通麦天险通过以后,我就发誓,再也不来了,为什么?

完全是拿命在旅行。

而且,当时就在我们前方,有个北京大学生,骑行的,正好被落石击中,付出了年轻的生命,据说318国道平均每天死一个,你要这么想,上帝在随机抽签,你咋知道抽不到咱?所以,我从来不鼓励骑行川藏线。

教练技术课堂上,讲师在讲冒险精神,自由讨论阶段,牛哥提出了一个观点:安全不比冒险更重要吗?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为什么非鼓励要冒险呢?

俩人理论开了。

最终,同学们竟然一致站在了牛哥的队伍里。

牛哥有个观点,一项投资,如果少于两道防火墙,就不应该做,高利润的背后未必是高风险,高风险的根源是没有做好防火墙,与利润高低无关。

逸影网-玩游戏赚钱,玩什么游戏最赚钱,赚钱的游戏

利息高不代表就会跑路,利息低不代表就会守约。

要看用什么东西来约束对方?信任的前提是掌控,我信任你的潜台词是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
假如我找牛哥借钱,我们这关系不错吧?他会让我写借条,找保人,还要让我把房产抵押给他,这些只是基础,还有啥?我写等额支票给他。

我敢不还钱吗?

不会,为什么?

空头支票是金融诈骗,是刑事犯罪。

那么会不会有这么一种感觉?牛哥你也太不信任我了吧?牛哥的观点则不同,我就是因为信任你才这么做的,不信任你我连钱都不会借给你的,既然你坚信自己会还,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些手续呢?

你抵触的缘故,肯定说明你心里有鬼。

何况,借给你钱是帮助你,因为你需要钱,你觉得委屈完全可以选择不借,对不?

作为性情中人,我们肯定不会这么搞,搞这么复杂干嘛?连借条都不用,完全靠自觉来约束……

可是,受伤的总是我们。

为什么?

我们连自己都未必相信的前提下,我们选择信任了别人,安静姐经常跟我讲,钱借来久了,就觉得是自己的,时间越长,越不愿意拿出去,总觉得自己在割肉。

朋友呢,尽量地避免提钱,生怕影响感情,可是如果遇到了困难,连朋友都不帮,我们还算朋友吗?

矛盾!

我算是比较好说话的,一般大家开口我就不会拒绝,陆陆续续借出去了几十万,能守约的极少极少,主动还给我的只有安静姐,因为她定期付我利息,貌似嫌利息高了,不愿意用了,还给我了。

其余的,多数依然处于拖欠状态,但是基本没有影响友情,大家该说说,该笑笑,经济形势不好,能找我借钱说明什么?

说明周边朋友已经借遍了,经济压力太大,谁也不想欠人钱,但是没办法……

朋友之间会有隔膜吗?

会有,很微妙。

我媳妇有个偶像,也是她的教练技术同学,说是亿万富姐,家是青岛的,目前在澳洲定居,这倒是真事,每次上课是坐国际航班,牛B不?

我媳妇经常跟她视频聊天,一聊能聊几个小时,全是八卦他们班的事。

今年,她多次找我媳妇借钱。

最初借10万,我媳妇说没有,后来借5万,前些日子打电话,5千也行,而且一天能打四个越洋电话,说是自己做矿沙生意资金周转不过来了。

我媳妇会借给她吗?

逸影网-赚钱的游戏,玩棋牌游戏赚钱

现在打过来电话,我媳妇都不接了,曾经的偶像,亲密无间的朋友,成了这等关系,仅仅是因为借钱,我也觉得这钱借得蹊跷……

她没有亲戚朋友吗?没有同事吗?没有同学吗?为什么会选择我媳妇呢?仅仅是因为一起上过教练技术?

理解不了。

昨晚,跟警察叔叔一起吃饭,聊起找小姐来,我调侃了一句:若是被抓了,哥去给我送饭呀!

他说,送个鸡腿没问题。

我在想,假如自己真的进去了,会有人给我送鸡腿吗?

没有了,因为那时的我和现在的我,资源是不对等的,在朋友眼里分数也不同,当自己沦为阶下囚时,不能总是问别人为什么变了心。

别人的审美没变,而是我们的分数变了。

王梅这两天一直给我打电话,借钱……

我说,我没钱。

她说,我看你家刚拆迁了。

我说,我们刚在青岛买了房子,没钱了。

她说,我看你股票帐户里还有。

我说,那是我定投的资金,不能动,好不容易用时间换来的。

她说,我真的需要你帮忙,当初我们一起旅行时你说过有什么事可以找你,你会尽全力的。

我说,我有难言之处。

她家出的这个事,太奇葩,太窝囊了,基于这些,我更不愿意去付出,那样的话窝囊的人是我……

王梅是记者,她老公在航空公司,做货运业务,王梅是很强势的女人,她老公是上海小男人,特别乖,绝对疼媳妇,车子、房子都在王梅名下,包括老公的工资卡。

一听就是北方女人。

对,我们山东的。

出了个什么事呢?

王梅去深圳出差了,接到交警电话,问是不是XXX车牌的车主?

她说,是。

警察叔叔说,你这车钻到湖里了,平时谁在开?

她说,孩他爸。

警察叔叔说,那我向你通报一下案情,同车有个女孩,坐副驾驶的位置,已死亡,现场没有找见驾驶员,今晚12点以前请你们夫妻俩到局里来投案,否则会上门去抓,你们家住哪里,我们都知道。

她骂了一句,操他娘的,这个王八羔子。

案情很简单,她出差了,他跟情人约会了,酒后驾驶,不小心掉湖里了,他出来了,情人淹死了。

为什么要借钱呢?

老公是驾驶员,是酒驾+逃逸,保险公司拒赔,而自己是车主,那么就有民事赔偿责任,要赔一条命呀,那少不了60万,女孩是农村的,相对还好办一些。

她没有这么多钱。

若是拒绝赔偿,那么他们在上海的房子会被查封、拍卖。

她生气不?

绝对生气。

她能不赔吗?

不能不赔,不赔会被法院强制执行。

老公肯定要坐几年牢,要想少判或轻判只能请求获得女孩家长的原谅,她既恨自己的老公,又希望他早日出来,因为孩子不能没有爸爸……

纠结不?

很纠结。

她自己能凑30万,还需要30万,希望我能出手,难道是我晒理财的缘故?我每周都定投股票,她是不是觉得我蛮有钱的?

逸影网-玩游戏赚钱,什么游戏好玩又赚钱,能赚钱的游戏

我真没钱,捉襟见肘。

我答应她,我难受,而且需要伤筋动骨,我本身就在跑贷款的事,我若是不缺钱何必去贷款?我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才贷30万,我是真不舍得给她。

我不答应,我们的友情基本上就OVER了。

使我想起了牛哥那句话:当自己落魄时,不要向任何人开口,不开口大家还是好朋友,一开口,连朋友都不是了。

我拒绝了王梅。

她很失望,反复又联系过我几次,希望我出手一次,哪怕5万也行,我拒绝了,最后我连拒绝都不好意思说了,选择了不接电话。

这两天,朋友圈被刷屏了,本地一辆大众轿车撞了两死两伤,谁在刷屏?卖保险的!他们在给大家科普第三者险的重要性……

科普的对吗?

对!

保险是保的什么?

我们无法抗拒、无法承受的意外,例如一次性撞死了3个,每个赔偿50万,要150万,假如咱只买了20万的第三者险,那咱需要额外掏130万,没钱?那房子、车子就被拍卖了。

一次性能撞死3个不?

当然,还记得当年小轿车撞上骑行队伍不?烟台的。

前几年,我的第三者险都是选的100万的,这两年选的150万的,这貌似是最高额了,是谁给我科普的?曹纪平,保险行业的传奇人物,他给我一科普,我觉得非常有道理,一年多花不了几百块钱,为什么不保150万呢?

有些险我是不保的,例如玻璃、划痕、盗抢、自燃,我觉得这些损伤我都能接受,最极端无非就是车子没了吧?我也能接受,关键是这些概率太小了,新车。

车子损失了,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品质。

但是,撞了人,赔过百万了,那么可能就瞬间使我们倾家荡产了。

车子要买保险,人呢?

也要买。

我一直怂恿林溪去做保险直播或进驻约见平台,人们对保险存在偏见,我以前也觉得保险无所谓,后来我觉得很有所谓,我是什么时候开始买的人身保险?

我眼睛受伤后。

受伤以后,颅压总是高,头晕得厉害,我总觉得自己随时可能都会倒下了,我在想,这么走了对孩子其实蛮不公平的,从小没有父亲,至少也要为他们留点什么,也为自己留点机会……

我在医院,遇到了一个小伙子,25岁,做白酒的业务员,脑癌,我们俩闲聊了很久,我问他有什么症状,他说过去就是头疼,特别是喝过酒以后。

我问他,如果让你反思,你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?

他说,生活作息出了问题,常年熬夜,另外每天都要喝酒,经常被同事抬回宿舍,而且越来越容易断片。

他能治疗不?

治疗费对于他而言,是天文数字……

只能保守治疗,说得难听一点,就是等死,现在一天头疼20多次,我问他头疼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

他说,我理解了为什么有人会杀医生,因为太痛苦了,感觉自己生不如死,就想找锤子把头砸烂,想掐医生:你为什么不治好我?

人生,本身就充满着意外。

这些日子,全家人都买了保险,也算一丝安慰吧,媳妇的车我也给买了150万的第三者险,我叮嘱过她:无论发生了什么交通事故,不要争吵,不要理论,谁对谁错不重要,急忙打报警电话,同时联系保险公司到场,坐在车里静心等待就可以了,不要暴躁,更不要动手,无非就是赔钱的事,保险公司会理赔的。

可是,女人容易冲动。

那年,春节,高速路上车流量特别大,服务区加油要排队,总有人加塞,偶尔遇到强势的,我们抢不过就要让他,自然会接着刹车。

我右边有个车强行加塞,我不让,他硬加,前车启动时,我们俩几乎同步启动,但是他抢先了一步,把车头插到了我前面,我接着刹车,后车撞上了我。

一辆VOLVO C30,小女生开的,说是女生应该也结婚了,有娃了。

她急忙下车:对不起,对不起,您看怎么解决?需要赔您多少钱?

我一看,无大碍,说,算了,没事。

她态度很好,而且谁也不想发生交通事故,都是无意的,她诚恳一些,我自然会礼让一步,何况我讹她几百块钱也没意思。

加油时,她帮我刷卡,我没让,心想会不会一撞,撞出一段感情来?至少我对她蛮有好感,彼此留了微信,偶尔吹吹牛。

还有一次,我去顺丰拉货,手机响了,我去摸手机,抬头一看,红灯,我接着一脚刹车,后车顶上了……

是个新手,新车,还没挂牌,我一看,很高兴,你是无牌,其实你有没有牌也无所谓,我是被追尾的。

是个大妹子,30来岁,下来就审问我:你凭什么突然刹车?

我说,红灯呀!

她说,我是问你凭什么突然刹车,是突然。

我说,就是突然红灯了呀!

她问,你说怎么办?

我说,你修你的,我修我的,还能怎么办?

我的意思已经很诚恳了,我不用你修车,你自己修修就是了,当然她损伤比我严重,我是保险杠歪了,她的车整个前脸扭曲了。

她不同意。

打电话在喊人……

我打电话报了警,我要保护自己,真来人把我打一顿,我多疼?

警察叔叔、保险公司来了。

对方一班人马也来了,她老公也来了,蛮横的,上来就指着我问:你TMD怎么开的车?你看你给撞的,今天你不给个说法弄死你。

吓死宝宝了。

我说,让交警处理,怎么判,我怎么弄。

俩人难道都是法盲?

不知道追尾是后车全责?交警拍照纪录完毕,问我们是私了还是公了?

问我?

至少1000,若是让保险公司定损, 更贵,上次换过一次保险杠了,2400元。

他们只愿意出200元,还有一点,他们竟然没有商业险,修车要自理,我也终于理解男人为什么会发飙了,这应该是他们夫妻俩的第一辆小车,一辆POLO,还没上牌。

也就是交警执法松,若是认真执法,这车子是应该扣留的,无牌。

200,我不接受,那就走程序,把车子全部扣留,我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打车离开,其实我是没打算要钱的,只是觉得他们太嚣张了。

最终交警帮忙协商,500元。

给了钱。

他们两口子吵起来了,相互埋怨,我觉得蛮内疚的,过去安慰了一番,其实我是蛮理解的,第一辆车,男人无比的心疼……

男人貌似一肚子气,无处撒。

我走的时候,男人朝我吼了一顿:别让我再见到你,见一次打一次,我记住你车牌了。

我心想,何必下次,这次打多方便,少吓唬宝宝。

一场闹剧。

也许是开车久了的缘故,对于这些事故我真觉得无所谓,不就是刮了蹭了嘛,没人是故意的,多一些笑容,多一句SORRY,就多一份包容,反而换来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那两年,我跟着牛哥的时候,他总是教育我:做事不要有情绪,而是要以结果引导情绪,你想把事情恶化,你就使劲激怒对方,你想把事情抚平,就和风细雨。

在警察叔叔没有来现场时,我还真担心他们打我一顿,毕竟对方已经脑羞成怒了,他们已经不在意是谁的责任了,只是单纯的疼车,当时我给一个哥们打了个电话:林哥,我在东环路这边遇到了点事故,过来帮我处理一下?

他问,有没有伤着人?

我说,被追尾了。

他说,你别动,把自己锁在车里,等我。

林哥,是曾经的篮球运动员,1米95的个头,进过山东男篮二队,他有个女性朋友是我读者,我们就认识了,从而成了很好的朋友,他一直都希望我写写他的故事,辉煌的历史,不是打篮球的历史,而是打架史。

他退役回来时,专门找小痞子挑战,谁牛B他干谁,你想想他那块头谁是他对手?没半年就打出了名气。

年轻,气盛。

什么学散打学拳击的,滚一边去。

他打出了名气,但是这不是他的野心,他的野心是抢地盘,做矿,我们这边有石膏矿,他父亲本身就是做矿的,但是规模非常小,所以他做矿算是轻车熟路。

他抢到地盘没?

抢到了,这东西也不存在抢不抢,都不合法,就是硬开采,无非就交罚款就是了,也就是胡律师说的违法成本,一年赚600万交200元罚款,无所谓。(怎么用手机赚钱

他属于这个行业的新人,太年轻,镇上有个东北光头要吃掉他,也是做矿的,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,已经交火多次,各有输赢,他跟我讲,超过200万的利益,真的会死人的,也就是说,你死我活。

据说,运动员的脑子是最灵活的,他说自己天天在家研究法律,仔细研究策略,看看如何才能把有预谋的谋害变成临时性的冲突。

前者是刑事犯罪,后者顶多治安拘留。

找了两个外地的小伙,开车来本地,天天跟踪光头,然后制造了一起非常小的交通事故,故意激怒光头,光头是干啥的?在本地怕过谁?何况是外地车牌,就从后备箱里抄起家伙动手了。

这俩人都是职业训练过的,把家伙抢了过来,把光头打伤了,重伤。

正当防卫。

篮球运动员在干嘛?

正在外地陪家人旅游呢,什么事都不知道,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通话记录,案子也非常简单,俩人到本地来考察业务,发生了交通事故,挨打了,防卫了,就这么简单,最严重的后果无非是防卫过当。

他说,做老大有个重要的素质,就是要隐忍,能受得起委屈,不能在小事上栽了跟头,之所以这么对付光头,就因为光头脾气暴躁,忍不住。

讲了一个故事,他在吃拉面,往后挪凳子无意碰到后面一个纹身的小子,那小子朝他耍横,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道歉了。

他说,要是按照我20岁时的脾气,一拳就送他去姥娘家了,但是现在摊子大了,应该思考代价,要小心,谨慎,尽量地避免冲突,除非是因为利益关系,否则绝对不能惹任何事。

他希望我写部关于他的小说……

他现在整天读书,练书法,还搞油画收藏,平时还做义工,暴雨那天,我看他的车队出动了,无偿拖车。

我们相处其实蛮融洽的,我总感觉他很温顺,没啥脾气,那天追尾,他去的时候事故已经处理完了,我已经走了,在路上相遇了,我说:你来晚了,我挨了一顿打。

他说,路上耽误了一会,不好意思,其实我去了也没啥用,只能替你挨几拳,咱都是有家有业的人,谁还打架?

他知道我没挨打。其实,我也没指望他去帮我打人,只是去帮我防御一下,避免冲突升级,另外他见过世面,懂规矩,知道怎么处理这些事,越是道上的人越不会轻易擦枪走火。

前几天,偶遇,他永远都是那种很热情的汉子,很远就打招呼,要使劲握手,我问他最近忙什么?

他说,在筹备开餐厅。

我说,你钱又花不了,赚那么多干嘛?

他说,人呀,刚要了二胎,年轻的时候多努力,年老的时候就少受苦,年轻时喝的酒多了,年老的时候就喝不了了,现在努力是希望以后儿女不嫌弃咱。

我说,年轻时射的多了,年老时也软了。

他说,对,对,一切都是有定量的。

我说,打在别人身上的拳头,早晚也会挨在自己身上的。

他说,这是真的,咱怎么对别人,别人怎么对咱。

他最喜欢跟我讲故事了,总希望成为我笔下的主角,上次我问他有没有干过很后悔的事?

他说,我挖矿的那座山最初是两拨人,一拨是老宋,一拨是光头,我是抢了光头的一部分地盘,后来我和老宋联合把光头赶走了,因为光头是东北人,外来者,光头被赶走以后,我们跟老宋又成了竞争对手,表面上都很和气,私下里暗斗不断,也打过,也抢过,相互试探想吃掉对方,最后发现谁也吃不了谁,也就默许了,偶尔有冲突,但是见面依然是好朋友,有时我跟手下的兄弟讲,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弄死了,肯定是老宋干的。

我问,真的会杀人吗?

他说,真的会杀。

我问,不怕坐牢吗?

他说,未必是谋杀,撞死可以不?工程车迎面撞上了你的小轿车,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。

我问,你害怕吗?

他说,谁不怕死,我怕老宋,老宋也怕我,彼此都提防,08年以后,矿上生意不好,我把设备和场子卖给了他,我占股份,我们又成了合作伙伴,我亏点,但是我是这么想的,我们俩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伙伴以后,我就等于跟死对头握手言和了。我主要是不想给家人添乱,因为现在混社会的小孩手上没数,什么都敢干,甚至打孩子的主意。

我说,相当于你和敌人成了好朋友。

他说,可以这么理解,其实老宋也希望这样,年龄大了,都想安稳一点,这样可以彼此打消顾虑。

我问,还得罪过谁?

他说,光头在本地有个保护伞,当年我让他好折腾,他手下把我铐在暖气片上打了一晚上,光头在本地牛B的关键因素就是因为有他这个保护伞,他跟光头是四六分,我把光头办了以后,实名举报了这家伙,前年刚放出来,现在在一中门口做小饭桌生意,真把他送进了监狱我又后悔了,感觉为自己埋下了炸弹,他在里面多一天就滋生一天怨恨,最终都会到我头上,他出来以后,我主动去找过他,他没了当年的锐气,有些怕我,我向他道歉,他拒绝接受,意思是不愿意跟我们有任何来往了,感觉我们都是一些混混,我给了他10万元,他没要。(轻轻松松玩游戏赚钱

我说,他是怕了。

他说,不是怕我,而是怕事,怕我们再纠缠他,其实我是怕他的,没想到他在怕我。

我问,把一个人送进监狱是什么感觉?

他说,初期蛮有成就感,后来就是内疚。

我问,多久没打架了?

他说,年轻时的确喜欢打架,过了30岁几乎不打架,而且厌恶打架,但是我干的这个生意又必须打,别人有小弟你没有,那么你就被吃掉了,就跟国家发展军事是一回事,但是有了小弟不代表就会打架,打架处理起来非常麻烦,现在到处都是监控,你往哪跑?更多的是震慑,就是撑场子,获取谈判权。

我问,有没有人找你摆平一些事?

他说,每个人都可能被混混盯上,例如一些领导,他们通过正规渠道没法弄,领导就需要找到咱,咱去给谈谈。

我问,一定给搞定吗?

他说,一定,找到对方,问愿意不愿意给个面子?若是愿意,这个事就到此为止,若是不愿意给面子,那就试试,试试的结果要么是咱把他治服气了,再去问:能给哥个面子不?肯定的。

我问,若是被人治服气了呢?

他说,那咱就要服软,问问对方开什么条件,咱替哥哥买单。

我问,为什么要替他买单?

他说,因为他是哥哥,哥哥能找你办事,就是要求你必须办到,不惜一切代价,你办不到,哥哥会收拾你,你办到了,哥哥会表扬你,所以哪怕花100万也要替哥哥摆平,哥哥会记在心里的。

我问,你觉得自己能吃的开的根源是什么?

他说,我懂规矩,说一是一,从不食言。

我们第一次认识时,在一起吃饭,他接了个电话,对方是个行长,貌似贷款出了点意外,对方有个特殊背景的保护伞,还威胁他。

他说,哥,你别急,我先问问,应该问题不大。

挂了电话,他给亲信打电话:XX街上有个叫XX的?打听一下,看看有没有认识他的,约着吃个饭,谈点事,你安排一下。

原来,黑道小说不是编的呀?!
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 玩游戏赚钱 手机赚钱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1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