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国际情怀

车友买了一辆拖挂房车,二手的,2013年上牌的,当时上路价35万,卖给他19万,这个房车特别新,据说一共住过七八次而已。

房车在国外很火,为什么在中国一直不温不火呢?

制约中国房车发展的根本是什么?

第一、消费意识问题。

第二、法律问题。

关于房车上路的法律问题,一直都是个真空地带,到底要不要上牌?怎么上牌?上高速怎么收费?拖挂房车时对驾驶证有什么要求?

每个地方标准不同,很乱。

性感美女,露点女孩

消费意识的问题根本是什么?

是我们接触汽车的时间还太短,复旦有个校友叫章瑞平,他曾经谈过一个观点,中国的汽车文化还处于幼儿园阶段,我们对汽车的定位还是:财产+身份。

汽车最核心的价值往往被弱化了。

其最核心的价值是啥?

代步工具!

所以,“共享”经济时代会来临,前提是人们的思想先解放,就是我喜欢喝牛奶不一定非养奶牛,例如青岛有超跑俱乐部,但是不需要你有超跑,你只需要交纳高额会费即可,你喜欢什么车就可以从俱乐部租到什么车,全是超跑,你甚至可以每周换一辆,这周开法拉利,下周开帕加尼……

你不拥有,但也拥有!

你能用,不就是你的吗?

笑笑有计划做越野车俱乐部,我曾经谈过一个观点,要做无车人的俱乐部,就是他喜欢越野,但是他没车,他愿意出钱,例如他喜欢穿越四大无人区,那无妨,你给配上车,你给组上队,你带上保障技师同行,肯定火,类似的车友俱乐部已经很成熟了,典型的共享经济。

会费要足够高。

又有谁舍得拿自己的车子去沙漠,去戈壁?奔驰G在沙漠里使劲浪,没浪多久,排气管都颠掉了,穿越无人区是需要带电焊的,前些日子我看了一个纪录片,是穿越内蒙古草原的,一共600公里,底盘螺丝都颠松了。

可以这么讲,再好的越野车,只要做过深度越野,再回到公路,它都不是原来的那辆车了,总有些别扭。

奔驰G硬派不?

若是走上几天搓衣板路,也会颠坏的,我不是危言耸听,有图有真相,不信可以搜索一个视频:G级澳洲穿越。

民用版没有一辆挑战成功,全部颠坏了。

唯一成功的是军版,叫G300,这个车国内很多玩家,现在已经停产了,拿钱都买不到,最初卖130万,现在二手的也卖130万。

为什么很多人玩过深度穿越以后就卖车?

就是感觉它不再是从前的它了。

这个问我就行了,反正车子只要有一点点异样的感觉,我就想卖掉它,不喜欢了,总觉得别扭,不安全了。

笑笑前些日子开了一辆新车去西藏,回来以后我问他,他自己就说,就一个感觉,不想开了,不是原来的车了。

那天,我遇到了蝉禅的GL8,这是一辆专门为跑西藏而买的车,一共跑过两次,也算新车,蝉禅感叹:妈的,成拖拉机了。

那声音,突突突……

所以,我对共享经济的看法是,要进军小领域,小分类,例如越野车、超跑、房车,谁会为了体验一下房车而花个上百万?你喜欢房车是不是?不要紧,我租给你!

这绝对是一个风口。

你看我的D22,从买来到卖出前后不到12个月,我亏损10万元,我拿10万元来租车呢?我能租到上百万的车子,何况我不是每天都需要,我只是出行的时候才去租而已。

看似车子属于我,其实也是“租”,这些年我买过这么多车,貌似最终都又卖给了别人。

我们只是太想控制,太想拥有。

以为挂在自己名下就是自己的,那都是暂时的……

我们死早了,老婆都是别人的。

本地买房车的这个哥们叫大胖,本地玩越野的基本上都认识他,200多斤,关键是个头很矮,他是请我试睡,让我们一家三口去体验一下。

他在城北有片核桃园,面积很大,属于山地,房车就放在了半山腰上,旁边有个简陋的厕所,里面有热水器可以洗澡。

房车感觉怎么样?

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,老婆孩子都觉得蛮有新鲜感,我们自己带着被子去的,也比较暖和。

胖子的意思是想与本地旅游部门合作,建立房车基地。

这个是趋势。

但是这玩意投资也蛮大的,回本比较慢,只能说是先把这个坑占下,我们本地倒也有优势,就是本身属于旅游城市,客流量比较大。

他的意思是问我有没有兴趣?

我没有,我对这个市场并不熟悉,所以不能盲目参与,而且我能拿出来的投资无非是三十万二十万,对于你们这么庞大的项目而言,完全是杯水车薪。

原本,我加入本地车友会,是为了多一些朋友,毕竟咱在这个城市生活,需要织一张人脉关系网,按照牛哥给的建议,要有医生,有律师,有警察,有工商,有税务,有土豪,有玩伴……

其实,后来我仔细想想,真没必要,因为我们这个地方太小了,认识一个人就全认识了,而且我办事的思路比较简单,我不喜欢用人情换人情,我就直接明码标价,你帮我办这个事多少钱,怎么办的我不管,你们怎么分这个钱我也不管,我只买结果。

例如帮孩子选学校。

找来找去,太麻烦,我就直接悬赏,我愿意出多少钱,谁来帮我办?

车友聚会,我参加了两次,真怕了,他们喝酒太厉害,而且一个个都戴金链子,我最初是在霸道车友会,全是这个类型的,我在里面属于年龄小的,全要喊哥,哥喊我喝酒,我能不喝吗?

喝的真跟死猪似的被送回家。

他们要么是做工程的,要么搞矿的,全是这个类型的,后来我调侃了一句,开霸道的都霸道。

我与霸道一点都不沾边,算了,我还是去混文雅一点的圈子吧,后来才去学了羽毛球,自从有了羽毛球,我发现办事就更简单了,每个部门都有喜欢羽毛球的,而且还都属于比较有能量的,打球跟玩车不同,打球是天天见,而且是需要默契的配合,自然关系越来越亲近。

其实咱平时也没啥事求大家帮忙。

胖子为什么找上我,就是因为我很喜欢他的那片山。

他一直都想卖给我。

若是只卖地,我是乐意的,但是他总是计算上他的核桃树成本,而这是我不能接受的,我只是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庄园,而且我也不喜欢核桃。

我认为种核桃一定是亏损的。

理由?

这还需要理由吗?我去新疆,去宁夏,去青海,见了太多的核桃树,你能跟他们比土地成本吗?

我们种出来的核桃,成本高、口感差。

与品种无关。

与地域有关。

我跟胖子谈过庄园观,若是你的庄园最终定位成了农业,而且是输出农产品,最终是很难赢利的,因为与你竞争的是中国庞大的农民伯伯,你比他们有什么优势?他们在计算成本时是不计算人力成本的。

而你最大的成本就是人力成本。

怎么比?

要想把庄园玩好,必须要升华,玩概念,而且是能上升到国际高度的,例如:清迈PUN PUN有机农场。

农场主在TED做过演讲,从而有全世界的义工纷纷赶来。

可以去网上搜索一下游记,这个农场是很牛B的,义工来了是做农民的,没有报酬的,饭要你自己做,活要你自己干,关键是不会给你发工资的,不仅仅如此,你还会主动投资农场,不要回报的,这个农场已经成了体验、修行的平台,农场输出的全是有机食品,并且开发了一系列的有机产品,包括洗发水、肥皂之类的。

例如,你把你的这座山重新规划一下,有农田,有果园,有民房,谁想体验农民生活谁就来,例如我也很想体验,那我就去,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但是我要跟着一起劳作,跟着一起体验……

至少,我是乐意的!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38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