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谈谈喝酒这件小事!

喝多了,特难受。

想起了很多酒事……

那年,有个小伙子过来找我道歉,他犯了什么错?鸡毛蒜皮的事,就是他写过一篇关于我的文章,以此来吸引眼球,这些我都是理解的,例如有人最近注册了:懂懂笔记,貌似还搞的蛮不错的,我未必是支持的,但是是理解的,无妨,名字嘛,谁都可以叫。

女孩子喝酒

这个小伙子也是山东人,说是小伙子,其实比我大,是70后,他说自己是来负荆请罪的,那自然要喝点,跟我讲了内幕,是别人怂恿他这么干的,而且文章不是他写的,是别人写的,用他的帐号发的。

这些,我都信。

只是我有些意外,你们平时跟我屁股后面那么老实,咋背后还总时刻算计我?

当然,我也理解,若不是为了使用我,谁又愿意跟着我呢?人际交往的本质就是价值交换,你照顾我,我照顾你。

这小子为了表达诚意,白酒,一杯,2两2,直接干了,咱感觉他是有酒量的,毕竟不是谁都敢一口闷,至少我在酒桌上从来没见过一口闷这么多酒的,只是听别人讲过,我觉得若是这么拼酒,过了。

他干了,我没干,因为我喝不了这么快。

他连干了三个。

高潮开始了……

他开始打自己,打耳光,打的啪啪响,我们就拦着他,他不让拦,坚持打,当时我喊了一个大哥帮着陪酒,大哥给我使眼色,意思是早点结束吧,他已经失态了。

当时,我们不是在包房吃的,就是在烧烤摊,别人看我们就跟看精神病似的,又喊又叫。

次日。

我去宾馆找他。

他问我:昨天我没失态吧?

我说,没有。

喝酒卖疯的事,我也干过,有次,我和媳妇去跟一个大姐吃饭,我喝多了,我抱着大姐说:我爱你。

那个大姐是信佛的,平时特别温柔,那天她也喝多了,回应了我一句:我也爱你。

媳妇气的要命,你们这对狗男女,但是她知道我们是喝多了,也就饶了我们,事后嘲笑了我几天,这个事就翻过去了,关键是我自己啥事都不记得了,断片了。

次日,大姐去我家道歉了,急忙解释。

哈哈一笑,就过去了。

我单身那几年,喝酒特厉害,有时会遇到外地来挑战的,往往会拼酒,那时我们都年轻,彼此不服气,我经常喝断片,有次我打出租车回家,直接给了出租车司机2000元,说不用找了。

事后,找不到钱了,仔细回忆一下,仿佛是有那么一个细节,据说那晚我们喝了酒又去唱歌了,唱歌后又去洗澡了,其实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记得晚饭吃的海鲜,后面的事,都很零散。

据说,我还唱了一首歌。

我心想,断片真可怕,做过什么,一律不记得了。

北方请客,喜欢一条龙,就是吃饭、唱歌、洗澡,循序渐进,怎么算是关系好?一起找过小姐,业务往往就成了,有时为了寻求刺激,会去枳沟镇找,那里很乱,属于三不管地带,从业人群年龄比较小,而且组合很有特色,全是家庭式的,甚至母女同台共舞……

我有个同事,喝了酒,去枳沟找小姐,回到家,躺下就睡。

警察找上门了。

咋回事?

他在路上撞死了一个人,他压根什么都不知道。

北方酒席有一个习惯不好,若是有人带着女人,而且有想泡的意思,那么大家会集体来成全他,会帮着拼命地劝酒,上次有个女读者过来找我,那个女读者是做酒店管理的,有那么一丝江湖气息,频繁敬酒,大伟也在场,他以为我想好事,想成全我,就拼命地敬她,大家轮番地敬,大伟喝了10瓶啤酒,喝不动了。

关键是,人家压根没事。

所以,我经常跟媳妇以及身边的女孩讲,不要轻易喝酒,因为一旦你开喝了,总有人能让你喝醉,而且是不怀好意的。

北方的酒文化,有那么一丝恶毒。

我去潍坊,偶尔被灌醉,然后被送去医院,一边打针一边吐,他们几个请我吃饭的,拿盆子接着,还流露出很满意的眼神,意思是董老师这次是真喝好了,我们招待的很合格。

潍坊的酒文化,我是真怕了。

我们圈内最能喝酒的有两个人,一个是牛哥,但是牛哥现在不喝了,一个是王哥,王哥说戒酒不下100次了,他经常是怎么回事?在我这里喝了酒,我安排他去宾馆,结果我去宾馆发现他不在了,第二天我才知道,他竟然开车回家了,我问他怎么回去的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四五百公里,过了几个月跟我讲,六个超速,最高时速190。

有时,大家过来找我,总喜欢敬酒,意思是要陪董哥好好喝点,关键是我不喜欢喝酒,我是为了陪你,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的酒量,《知音》杂志有个编辑,过来采访我,应该是2007年左右,她频繁地敬酒,我以为她蛮能喝的,我们俩喝了1斤白酒,我去结帐,回来发现她已经躺在桌子底下了,她是长头发,一边吐一边滚,头发上全是,那味道太消魂了。

那咋办?只能把她送医院了。

在医院,她从床上滚到地上,从地上滚到门口,衣服也滚开了,她不是那种魔鬼身材,而是有那么一点点胖,看起来不胖,其实肚子上蛮有肉的,女人有肚子和男人有肚子不一样,例如我也有肚子,但是很结实,她有肚子,那肉就跟会流淌一样,一翻滚,就流淌成一滩了。

我们是中午12点喝的酒,下午4点她才清醒,是瞬间清醒。

看到自己这个状态,她很尴尬。

连夜走了。

从那以后,再也没联系过,采访还没开始呢?

送医院的,还遇到一个,是一个东北哥们,个头1米8以上,特种兵出身,很壮,过来找我玩,他肯定能喝,东北人嘛,而且他懂酒场规矩,频繁地敬我们,我们四个人喝了2瓶茅台,茅台是复旦胡老师拿过来的……

中间,东北哥们去上厕所了。

时间稍微有点长。

心想,肚子不舒服?我们吃的是海鲜,有这个可能。

一会,老板跑上来了:快,快,不行了,你们的人在厕所里不行了。

我们跑过去一看,吓死宝宝了,那么平静,没有半点意识,呼吸也很弱,他接近200斤,加上老板,我们四个人才把他抬上救护车。

接着抢救。

抢救了半个多小时,醒了,恢复意识了,他还真不是喝多了,因为我们喝了没多少酒,他最多喝了半斤酒。

那晚上,抢救也花了不少钱。

我们都在自责,我是真吓坏了,当时看到他的那个状态,我以为已经死了,我们去抬他时,就是一摊泥的状态。

貌似喝酒出丑的,事后都不再联系了,这哥们也再没跟我们有过来往。

还有一次,在格尔木,是我们从拉萨回来,感觉放松了,喝点吧,牛哥在,大家肯定要陪他喝好,我们每个人喝了差不多2斤白酒,那酒是用水果泡的,所以感觉不到度数,很甜。

回酒店后,蝉禅说手表丢了,大家回去把饭店门又给拍开,把垃圾桶都给翻了个底朝天,结果呢?

第二天早上发现,手表在他手上,蝉禅也是喝迷糊了。

我们原本是能喝到天亮的,因为我们到格尔木已经凌晨1点了,一直喝一直喝,到了三四点,不喝了,为什么?有个队友吐了,而且是喷射式吐的,吐了一桌子,所有菜上都是。

那小子是南方人,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。

所以,南方人要是遇到了北方人,一旦按照北方规矩来,肯定醉。

我一直吐到了次日午饭。

吃了午饭,我又吐了。

牛哥呢?

他一直到了次日晚上才醒。

那是我们喝的最疯狂的一次,也是最过火的一次,好在没出事……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22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