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

原创 逸影网  2017-04-20 16:04:48  阅读 6448 次 评论 0 条

我对年,没有一点期盼,反而觉得有些烦。

但是,没办法,必须过。

为什么没期盼?

咱不用长途跋涉就可以回家,对于父母而言,咱就是大宝,天天见,他们也不盼咱,咱也不盼他们,都没盼头,自然少了惊喜感。

所以,我们几个小伙伴聚到一起,纷纷声讨年,妈的,没年味。

什么是年味?

漂亮女孩,新衣服

我也描述不出来。穿新衣?戴新帽?吃饺子?有点类似孩子们期盼圣诞节,因为会有圣诞老人给自己带来惊喜,我们小时候盼着过年,就是图身新衣服,吃些好吃的。

如今,天天打着饱嗝,也就没啥盼头了。

农村,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就有年味了,村里就开始热闹了,最热闹的就是杀猪,男女老少一起围观,那猪肉要抢,拎回家还热乎,甚至那猪肉还局部跳动……

我爹喜欢领着我娃去看杀猪的。

娃也喜欢看。

我从小也喜欢看杀猪的,可是长大了,我就在反思一个问题,杀猪是一件很残忍的事,为什么我们这么热衷于围观呢?

若是杀人呢,会不会也有这么多人围观?

应该也会,若是人肉可以治病,还会抢肉吃,莫言《檀香刑》里有这个情节,不过不是人在抢肉吃,而是一群野狗。

所以,我爹再提议领我儿子去看杀猪时。

我是拒绝的!

我以前养过猛犬,罗威纳、马犬、比特,自然要混猛犬俱乐部,男人内心深处多有养猛犬的基因,就如同阿拉伯土豪养狮子养老虎是一个概念,总觉得身边有猛兽有安全感,喜欢那种驾驭或驯服的快感。

玩猛犬的也分两派。

一派是战斗派,主要是斗犬,以比特为主,河南特别多,而且延伸成职业了,那些比特接受的训练有点类似专业运动员,每天要接受跑步机训练,还要接受背负训练,那咬合力是惊人的,能把牛骨头咬碎……

我们临沂这边也很多玩斗犬的,郯城居多。

失败者,可能现场就被咬断喉咙了,胜利者也不会全胜而归的,可能牙齿掉了,也可能下颌反了,反正很吓人,甚至已经成了独眼龙,那这狗养着还有什么意义?

当然有,它可以卖交配权,冠军的后代嘛!

我去看过现场版的,觉得残忍。

我去过古罗马斗兽场,当时我就在想,人性内心是有血腥欲的,那么大个广场,有点类似今天的体育场,把奴隶放进去,然后再放野兽,多么残忍。

假如咱是古代皇帝,是不是也会这么残忍?

我们有没有放老虎咬死敌人的冲动?

有的话,自然就滋生出了斗兽场,甚至可以卖门票,比周杰伦的演唱会还火……

斗狗远比想象的残忍,YOUKU上很多视频,不害怕的可以去看看,你可能会好奇,为什么这些狗这么有战斗欲?

这是物种决定的,比特犬天生就有袭击欲,见狗就咬,这就是它的天性,而且喜欢窝里斗,所以有人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比特犬与中国人。

斗犬,主要是在农村。

城市对这些是比较排斥的,看YOUKU上面的评论就知道了,一片骂声。

玩猛犬的还有一派,只是当宠物养着,但是内心又希望它有野性,例如能护主,敢咬人,甚至能打猎,那咋办?也需要训练。

去哪训练?

去山里。

这些玩家多数是城里人,而且有头有脸,有豪车有美女,每次聚会都很高大上,怎么玩呢?

一群人凑钱买只野猪,活的。

然后呢?

把猪拉到山上。

放狗!

放单只狗行不?

不行,一只狗对付不了野猪,而且连上都不敢上,狗跟人一样,一条狗的时候一个样,一群狗的时候另外一个样,放三五只以后,狗们也有斗志了,野猪开始受不了了,耳朵被咬了,屁股被咬了,但是还不至于致命。

狗越放越多。

最终被咬死了。

叫好的叫好,录像的录像……

回家的路上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是说杀猪宰羊迎新春,我在想,让佛教徒听了该多难过,难道一到过年就该杀生吗?

作为我们老百姓,有没有杀人的欲望?

也有!你看刘震云的作品,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,李雪莲想杀自己的丈夫,想杀那些当官的,她是真想杀,找自己的弟弟帮忙,甚至找屠夫帮忙,屠夫提出要杀人可以,但是要来一炮,来一炮就来一炮,但是你必须帮我杀人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属于小型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要说刘震云的巅峰之作,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才是,你看看人物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错综复杂,一气之下想杀人的情节不下七八处,是真的想杀人。

想杀小舅子,想杀老婆,想杀情敌……

而且提着杀猪刀就出发了。

不过,最终都没杀成。

上次在济南,我们去参观女子监狱,一进去,门就关上了,仿佛我们也被关进去了,老师就跟我们讲,看到没?这就是失去自由的感觉,你们别觉得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,每个人都可能在余生中经历牢狱之灾。

的确,看看她们的故事。

都是一念之差!

范冰冰演的李雪莲如何?

我觉得很业余,不是演技问题,而是口音问题,她讲的江西话太不地道了,从而使人产生跳戏的感觉,另外她没有演出那种泼妇的感觉……

但是,她的形象使我坚信了一点。

钱是最好的化妆品!

她在农村种地,就是电影里的感觉。

看了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很压抑,写的的确很真实,每个人的媳妇都可能出轨,每个人也可能跟别的女人出轨,例如牛爱国的老婆跟别人好了,牛爱国就是个老实男人,忍气吞声,一直试图用爱感化,却没有换回自己老婆的回心转意,而且俩人没话说,而自己的媳妇跟情人呢?有说不完的话。

牛爱国本身也是个闷葫芦,结果他在饭店无意睡了老板娘,俩人一晚上要干三次,干完了还要再找点话说说,有说不完的话。

原来,人不愿意说话,只是因为没找到那个想说话的人,每个人都不是闷葫芦,闷葫芦只是不愿意跟你说话而已!

这个观点贯穿了整本书。

感情,聊天

还有就是无论是什么感情,都是分分合合,二十年的好朋友,可能因为一句话,马上翻脸了。

为什么叫一句顶一万句?

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,有时经受不起一句话!例如,有小伙伴在这边,别人问他在这边干什么?他说照顾懂懂。我听说了,我无意说了一句,少来了,对于我而言就是个累赘。我只是句玩笑话,话传到他耳朵去了,翻脸了,走了。

如今,回家过春节,就是走走仪式,回家上坟,贴贴对联,走走亲戚,就没事了,在我眼里很多形式已经是陋习了,但是我不能去规劝父母,毕竟他们已经经历了接近60年的洗礼,有些观念早已根深蒂固,是不可能被扭转过来的。

例如,要祭车。

就是把车当神仙去对待,每到过年,我们县城各大路口都在排队祭车,在桌子前摆上酒席,给车神吃,然后要烧上元宝。

我能说不行吗?

什么时候要祭车?

买了新车要祭,逢年过节要祭。

交警大队每年都挂横幅宣传,要求大家别在路口祭车了,哪有人听,这是信仰问题,出过两个很经典的事故。

一个是一家人祭车,被大货车全撞死了。

一个是祭车时,把车点燃了。

去上坟,要拼谁更孝顺,要看谁家礼花放的多,谁家烧纸烧的多,我在想,何必花钱买假钱,直接烧上几百块钱不是更好吗?

我这些想法,都是应该被枪毙的。

我在想,什么时候我们能捧着一束花去墓地,就说明我们进步了,当然这一天会到来的,因为人们越来越理性。

过去,上坟要使劲放鞭。

如今,就已经进步了很多,鞭放的越来越少。

有时我还在想,假如我死了,连墓地也不用给我,我死了就说明我在地球上的游戏已经结束了,何必非要拉着我不让走呢?我死了,就死了,这个世界就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,不需要纪念,你真的想我,偶尔在心里想想就行了,时间长了也就不想了。

都是演戏给活人看的。

贴对联,现在越贴越早,甚至有提前一天就贴上的,过去贴对联是有讲究的,必须是除夕下午,至少也要过了十二点。

现在?

哪这么多讲究,吃了早饭就开始贴了。

贴了对联有什么好处?

有个说法,贴了对联就不能进门要帐了,贴完对联就是下一句歇后语:大年三十关上门吃饺子——没外人!

从农村回城市,路上几乎没车了,大家都在家里了。

媳妇在准备晚饭。

我没事干,决定出去走走路,好久没打球了,前些日子喝酒摔着了,暂时不适合剧烈运动,2016年我够倒霉的。

围城转悠了一圈,几乎没有一家店面是开着的,包括银座都关门了。

这是北方的年。

南方的年呢?说四川,人家越到过年街上越热闹,大年三十那晚上,几乎全民上街,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路上,我看到有人拎着大包小包到我们小区送礼。

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我忘记给妞妞送礼了……

给她准备了年货,但是她没来拿,我要是不给送去,总觉得做错了什么,因为大家都拿了,只有她没拿,而且她属于很内向的姑娘,内心活动丰富,会瞎猜。

她家在城北30公里处,属于山区,现在有高速可以直达,那里是标准的沂蒙山革命老区,真穷。

我急忙回家开车,去办公室拿了东西,去她家。

她家已经贴对联了。

咱是来送礼的,不怕贴对联。

她娘在厨房里做饭,人家不会留咱吃饭的,大年三十嘛,不会留外人的,咱只是参观一下,看看与我们那边风俗有什么区别?他们这里喜欢炸肉,各种炸,丸子也炸、肥肉也炸……

我们那边也有炸的,但是一般是炸萝卜丸子,要么是豆腐,炸肉很少。

她家买了100斤猪肉。

我靠,这么多?

我们那边一般就是一家割10斤猪肉,这算有钱人家,没钱的就割5斤。

桌子上的菜,全是肉。

这个我倒是理解的,因为我来参加过婚宴,全是肉,十几个肉,整只的鸡,整条腿的肘子,整个猪脸,整条鱼,大块的肥肉,菜?最后会上一两个青菜,点缀一下。

这才叫大餐。

还有就是妞妞家买了二十多个大礼花,准备过年放的。

她问,你们那边不买吗?

我说,以前很多买的,现在很少。

她说,我们这边都攀比这些。

我坐了十多分钟,准备回去,妞妞起身送我……

我问,是不是回到农村,八卦新闻特别多?

她说,超级多。

我问,谁家小媳妇跟谁家男人跑了,是不是?

她说,这样的不多,就是我们村有个小姑娘学坏了,让一个老头包养了,全村都在议论这个事。

我说,那人家咋好意思回来过年。

她说,她家就当什么事没发生。

我说,明年就有人议论你了,说你在县城给别人当情人。

她说,那倒不至于,我在我们村一直都是比较正向的形象,真有人乱传,我也没办法,也没经历过,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,会不会选择上吊。

我说,你有自己的道德标准,倘若这个道德标准又在法律准则之内,那么你坚持自己的标准就可以了,没必要在意别人说什么,别人说了又不疼。

这么安慰自己可以,真听到了风言风语,内心还是不舒服的,可能因为一句话,朋友就翻脸了,甚至亲戚也翻脸了。(说个题外话。上次你推荐的那篇文章提到,每个时代都有作品被后世奉为经典,那么为什么非要学那些老掉牙的国学经典?为什么不干脆学莫言呢?我现在觉得,经典就是经典,虽然不排除有些糟粕观点,但是总体价值还是不可否认的。莫言再厉害,他有多少思想是超越了古人的呢?就像今天的文章,我一边看,一边脑子里就不由地浮现出一些语句,例如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”,例如“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”,还有你认可的成语中的智慧,那都是古人思想智慧的结晶。可能我们又是摆事实又是举例子,分析了一大通,才发现古人早已一语点破玄机。才真是“一句顶一万句”。)

最伤人的未必是拳头,可能只是一句话。

别人的一句话就这么重要?我们能不能做到对他人的评论完全不在意呢?那得看对方与我们之间的关系远近、层次高低。例如我们怎么评判范冰冰,她是不在意的,而且她压根听不到,但是冯小刚怎么评判她,她是在意的,也许因为冯小刚一句很无意的玩笑,俩人就翻脸了。

例如,我们怎么说马云,马云是不会回应的。

但是,宗庆后说马云,马云马上就回应了。

说明,他很在意。

村里人怎么议论我,我都不在意,因为我有俯视的感觉,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只要你们开心就好,关键是我觉得你们也不懂我,我也懒得解释。

所以,避免被中伤有个好办法,就是使劲飞,飞得听不到下面的人说什么,即便听到,也是一笑而过。

现在,我反对烧纸,反对放鞭炮,不是说我信基督了之类的,而是发自内心地感觉这是一种污染,噪音污染、环境污染,另外有陋习的感觉。

这说明我觉悟了,成长了,当然只是初级阶段。

对于别人热衷于烧纸放鞭炮,我也不反对,毕竟每个人的认识不同,若是我试图去统一他们的思想,只能是我被打败,例如被贴上不肖子孙的标签。

从妞妞家大放烟花,到我们家少放鞭炮,到小区里禁止鞭炮,到大都市反对鞭炮,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慢慢觉醒。

不能强扭!

例如,我把我爹我娘扭过来了,但是他们依然会去门口的马路烧纸放鞭。

小区里不让放,他们会跑到小区外面。

平时看新闻,我喜欢用百度新闻,浏览器我用UC浏览器。

UC浏览器上的新闻,完全可以用垃圾来形容,很多新闻都存在常识性的错误,甚至让人感觉UC浏览器的新闻部门很业余,基本上都是标题党……

每条新闻下面,都有人在骂小编。

是真的太业余了,很多是关于汽车的,有时我读读,里面都犯了常识性的错误,例如提到路虎卫士是分时四驱,其实是全时四驱。

UC浏览器有流量入口,但是没有好的内容,甚至拉低了自己的层次,全是一些很低俗的新闻,多是人身攻击性的,例如那英怎么风骚了。

有点类似过去的野杂志。

全是荒唐事。

百度新闻会不会好点呢?

前面几十条新闻是没问题的,下面的新闻就乱了套,没法看。

显得很低俗。

咋?你一个低俗的人,还嫌我们低俗了?明明是这届网民不行~~

我去哈尔滨,看了一场二人转,在新闻电影院,很出色,很搞笑,感觉时间过得好快,一眨眼,演出结束了,还没看够呢,这些演出能登上春晚吗?

不能,低俗,就是那种咱能接受,但是也知道上不了电视的低俗,其搞笑内容离不开屎尿屁……

再看赵本山的小品,基本上就是从二人转里演绎出来的,但是是提纯过的,既要保留原始包袱,又不能显得很低俗,赵本山前些年的小品剧本是很有高度的,何庆魁是有两把刷子的。

少了何庆魁,赵本山的小品质量下降很明显。

再后来,基本上就是拼演技了。

宋小宝

不是不想演好,而是无戏可演,宋小宝今年演的小品是《烤串》,据说全程爆笑无数次,我也看了,也笑了,但是我觉得对于宋小宝而言,如果一直这么演下去,终究会把观众演烦的,会成为下一个小沈阳,就如同冯巩一出场就是那句:想死你们了,喊多了,大家就麻木了。

宋小宝惹大家笑,是大家看到他就想笑,而不是说小品很搞笑。

说的准确一点,《烤串》那就称不上一个完整的作品。

那郭德纲呢?

我觉得郭德纲是蛮有才华的,他懂人性,敢于颠覆,当大家都在很正经地说相声时,他不那么正经,很接地气,有点类似东北二人转,把大家私下里讲的一些段子搬到了舞台上,大家笑得前俯后仰。

不是说传统的相声演员就达不到这个效果,济南很多小剧院有那种黄段子式的相声,比郭德纲还火,人家讲的那才是搞笑呢,有点类似东北二人转,是可以动手动脚的。

前几天,我看了郭德纲在澳洲巡演的作品,我个人感觉是蛮失败的,貌似是在悉尼歌剧院,观众不少,但是全程笑声很少。

为什么?

我觉得那作品,低俗了。

例如医生把病人P眼给缝上了,于谦老婆说我不如从前了……

什么是俗?什么是雅?

再谈周立波,大家是蛮讨厌他的,他自称他是高雅的,北方艺术是低俗的,他这样说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别忙着骂他,你想,他能征服上海人,这不简单。

对于UC浏览器而言,对于百度新闻而言,低俗一点、恶毒一点的新闻没啥,反正有人看,而且中国网民多数是草根,大家就喜欢八卦这些,满足我们窥探欲很好,正好可以让我们发泄一下情绪,总而言之一句话,名人没个好东西,全是差劲的,可以助长我们的优越感。

对于郭德纲、宋小宝而言,起步时低俗一些无所谓,老百姓仿佛也很愿意买单,倘若想进一个层次,还是需要从剧本上下下功夫。

昨天,我听了郭德纲跨年相声,真的很一般,这次没说P眼,说的是屁,各种屁,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,若是登上了CCTV,你还能带这个剧本去吗?

为什么郭德纲一登陆大型舞台,相声就不是那么好听了?

因为,剧本不行了,段子不行了。

郭德纲极力反对“相声要有教育意义”主张。他的信条是:能给观众带来快乐,让观众笑,这是相声的第一要义,观众喜欢的就是好相声,其他都是扯淡。

观众貌似也认可了这一点?

我很喜欢郭德纲,我写这些不是批判他,而是一种期盼,就是这么多年了,咋还在说那些低俗的相声?我就够低俗了,我都听不下去了。

这是需要郭德纲思考的问题?

就是有没有更新鲜一点的剧本?有没有上档次的剧本?例如郭德纲单口相声《济公传》就很有高度。

这不仅仅是郭德纲需要思考的问题,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就是我们能否更上一层楼?

前几天,地主婆找我,谈到了一个观点,就是现在是不是进入了全民失业状态?

我告诉她,是!

而且,越来越加剧,越来越多的行业会被互联网、机器人革命,现在可能感触不深,总感觉貌似自己的饭碗也很牢固,实际上,这个浪潮越来越汹涌了。

不是转业,而是失业。

中介类的业务都会慢慢被取缔,例如现在装修,你完全可以在网上下单,线下直接有工人就帮你完成了,实体店你可以去可以不去。

你通过淘宝完全可以实现装修。

例如,你想想你多久没去过银行柜台了?但是影响你转帐了吗?影响你存款了吗?影响你取钱了吗?

从济南东上高速,ETC都堵车了,另外两个口也是自动发卡机,多少收费员要下岗?

我去工商办理业务,工作人员还不是那么温柔,无所谓,你们也会被优化的,说的简单一点,我们申请个QQ还需要现场填单吗?未来,所有的业务都可以实现无纸化,我们可以在网上实现公司注册、纳税……

没有真正的铁饭碗。

公务员终究也会出现大裁员的,这是必然的,因为政务是最容易被信息化和无纸化的,说的简单一点,阿里巴巴、腾讯都算得上一家政府机构,你在上面办过不少业务吧?你去过他们的柜台吗?

这就是先驱者!

那我们做工厂,是不是就会避免被淘汰?

不是,因为互联网可以加速全球化,同样是卖运动手表,过去你是和国内同行竞争,现在不是,是全球在跟你竞争,苹果、松拓都在跟你竞争。

所以,互联网会有两拨比较大的机会。

一拨,互联网相关的理财,因为50后、60后、70后也想进军互联网,但是他们只想做投资者,所以针对他们而设计的理财项目就随之产生,例如临沂这边很多做返利网站的,就是盯上了这个群体,随便忽悠个概念,就是上亿的盘子,甚至网站都百度不到,就这么牛B。

踩准了点。

一拨,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培训,例如教人怎么开顺风车,教人怎么做外卖,就是教人怎么把传统业务与互联网结合在一起,有人写过一篇文章,写的北京开豪车做专车司机的群体,他们不是体验人生,而是真的以此为生了,因为变天了,他们提前失业了,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找份什么工作……

电商成交的业务量越大,实体越萧条,因为它没有凭空创造什么,只是聚集、垄断了什么,例如过去机票都是通过线下代理点卖的,如今呢?全是通过网上卖的,你可以宣称平台机票成交量几百个亿,但是有没有想过,过去这是上千个亿,是你的低价与垄断革命了无数人,滴滴专车也不是凭空创造了这么多岗位,创造多少岗位就意味着出租车司机失去多少岗位。

汉庭、如家的入住率高了,难道住宿的人就多了吗?不是,而是这些客人原本住五星酒店或小旅馆,如今选择了你。

我们没有因为互联网的出现而多花钱,但是我们的消费模式变了,从线下到了线上,于是,越来越多的人会失业。

这个失业不是说可以从头再来。

对不起,这次是真正的失业,因为你回不到从前了,回不到过去中流砥柱或白领阶层,因为这是信息化的时代,掌握信息者才是王者。

适者生存,不适者被淘汰,有篇文章写的很好:《感觉不到的危机!你以为只是换工作,其实是失业》,有兴趣的可以搜来读读。

积极拥抱互联网,这是一个弱者可以逆转的平台,你看《一句顶一万句》里没有一个逆转的,爷爷是穷人,孙子依然穷,因为那是一个很平顺的年代,没有机会,一切都会循序渐进,阶层只会固化。

若是没有互联网,我哪有资格写这些?父母哪有资格进城?这一切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做到的,而是时代给我们80后、90后的恩惠。

但是,阶层也在固化,而且是加速固化,你想想,近5年有没有出现过一家知名的互联网网站?

几乎没有,出来,马上就被收购了,未来的创新模式都会在大型平台上诞生,因为他们有庞大的用户基础,这就如同微信是出自腾讯而不是出自某个创业团队之手是一个道理。

是时候想想未来了……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3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逸影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