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回想往事,感叹人生不易!

我小时候,我爹在菜厂工作。

菜厂是村办企业,给青岛一家蔬菜公司做代工,出口日韩,说起来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,当时这个项目是怎么引进的呢?我们村有个当兵的,他退伍回来集资创办的,青岛那边是他战友的资源。

菜厂,伙房很奢侈,经常炒大米干饭。

大米?

奢侈品!

80年代的菜市场

他们不仅仅吃大米干饭,偶尔还吃肉冻,不过仅限干部们,我爹属于车间主任的角色,他们每年还发奖状,还搞合影,还搞乒乓球、篮球比赛,准确地讲,厂长是把部队那一套都弄来了……

如今,我能找到我爹年轻时的照片,基本上都是在厂里当领导时拍摄的,多为合影,这些合影的人,命运不一,有的一落千丈,后来外出打工了,有的平步青云,成了全村的首富,乃至全镇的首富,甚至后来成了县里数一数二的人物,他家也有三个孩子,我爹也有三个孩子,原本我们都在村里小学读书,如今呢?

天壤之别,他们留学的留学,创业的创业,从政的从政。

我们三个,都在县城里,我略好一点,我俩姐都是工薪阶层。

所以,父母的高度是孩子的起点。

厂长跟我爹关系很好,算是从小玩到大的,俩人差距越来越大,那时厂长家就有212吉普车了,家里还有电话,当时村里还没电话呢,那吉普车有专职司机,姓孟,偶尔我爹就喊孟师傅到我家吃顿饭,然后拉着我们姐弟三个去田野里溜达一圈。

我爹当时的年龄,跟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有越野车情结的缘故,我总想起小时候坐在吉普车里晃来晃去的感觉……

工厂越做越好,决定在隔壁村庄设立分厂,我爹这个人性格太保守,他不愿意去生地方,只想继续留在本村,他要求不高,当个副厂长就行,也不愿意去邻村当厂长,而另外一个人去了邻村,干厂长。

这个人,就是后来成为首富的那个,他开始单干以后,越干越顺手,后来直接独立出去了,并且自己联系了出口资源,他家有亲戚在威海港,慢慢越做越大,并且后来注册了自己的商标。

我爹后来,提拔成了副厂长,应该满足了吧?这就是他的终极目标,当时厂里有片柿园,属于山地,祖辈留下来的,柿子口感不行,属于老柿子系列,就是需要放到被窝里暖几天才能吃的那种……

厂长决定卖山,卖给开石头的。

我爹不同意。

俩人因为这个事就顶起来了。

不仅仅是我爹不同意,我们村的老党员都不同意,这是祖宗传下来的,你们咋能卖山呢?

我爹被罢免了职位,当时厂里基本上就是一言堂,厂长说了算。

俩人翻了脸,还差点动了铁锨,我爹呢,也有我爹的资源,就是他兄弟四个,两个在外面当官的,我爹觉得委屈,你看,咱一心为厂子着想,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还差点让人家打了……

那咋办?

告!

村办企业,属于集资创办,说白了,这是集体财产,虽然你占股份大一点,但是也是全村的事业,我爹属于厂长的贴身管家,自然对财务了解得非常清楚,厂长拿了多少钱,他也清楚,一告一个准。

厂长,就这么被赶走了。

他那么先进的人,再也没有东山再起,后来也做过小生意,但是没有大的起色,后来酗酒,50岁左右的时候做过一次支架手术,过了没几年,喝酒醉死了,他一辈子都觉得心里有恨,当然不完全是恨我爹,还有别的事。

20多年,没跟我爹说一句话。

是两家人都没说过话。

赵老师在写沂蒙山乡村生活时提到过一点,在农村,不搭腔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关系。

就是两家人见面不说话。

形同陌路。

你说咋忍住的?

后来,我爹当了厂长,我爹在我眼里,在我爷爷眼里,在他的兄弟姐妹眼里,都是一个很正直的人,大家对他都是充满了期待,认为他会把菜厂办好,至少不会在钱上犯错误,因为当时我们家还有养猪厂,在80年代的时候,一年就能赚1万多,那时很流行万元户,我们家就是。

当时村里团购电视机,别人家都是12的,14的,我们家是17的,算是村里比较富裕的。

村里,原本墓地都是随意选,一般都是选在自家地里,后来统一规划公墓,但是死的人越来越多,书记就提出,要把柿子山收回去,反正是山地,也不能种,柿子效益也不好……

我爹不同意。

但是书记决定拿地换。

我爹同意。

找人看风水的人越来越多,都说柿子山那个地方风水好,而且来看风水的城里人,普遍想要棵柿子树,那些树动辄就是二三十年了,因为属于山地,树不高,但是造型非常别致,每个都是很独特的,最初有人要,一般送我爹两盒烟,他就答应了。

虽然地方是划为了公墓,但是树还是菜厂的。

后来,我爹慢慢搞明白了,这些人要树是用来做绿化的,这已经是90年代了,城里已经开始流行古树绿化了。

农村哪觉得树值钱?

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都拿柿子树烧火,因为我爷爷在山上开荒,砍回来很多柿子树,没人觉得那是好玩意。

我爹就跟书记商量了,决定让村里发公告,说把柿子山改为公墓,编号抓阄,同时把柿子树全部砍掉,换成松树。

柿子树多少钱一棵卖了?

300元!

当年,绝对是天价,这个钱入帐是100元/棵,给书记是100元/棵,我爹自己拿了100元/棵,当时全是现金交易,没有帐,而且村里人觉得100元/棵已经是天价了,一棵老杨树才卖多少钱?

这些事,我们都不知道,谁都不知道,包括我娘。

我爹一共拿了六千多块钱。

说个题外话,去年邻村有一棵柿子树要卖,30年了,树形非常好,还被雷霹过,唯一的不好就是从棺材长出来的,我让我爹去谈的,我出价8000元,后来被人1万买走了,老树很多,但是造型好看的不多。江苏有个园林基地非常牛B,占地7000亩,你想想一个镇才多少亩地吧?里面搞了很多老树,就是承包了一些山,然后把树挪下来了,然后慢慢的卖,谁有这么好的头脑?这个园林公司是复旦EMBA同学会搞的,可以百度一下,我去参观过,里面30年的树不算什么稀罕的,一抱都抱不过来的树都很多,这才是不可再生资源呢!

继续说我爹,后来,书记出事的时候,把我爹供出来了,我爹被喊去,还没开始训话,自己就招了,镇上办这些案子,一般不会说把人抓起来,就是把人给撤职,就放了,我们家交上钱,就放了。

这个事,我们才知道。

我两个姐对我爹有成见,就是在这一刻,因为我爹的形象在她们心目中太完美了,是一个幽默、优秀、有才的魅力男子,咋能贪污呢?

当时菜厂已经私有化了,属于我们自己家的了,所以也谈不上撤职的问题了,只是业务慢慢淡化了,我爹不想做了,毕竟丑闻已经传出去了。

另外,竞争也越来越激烈,也都开始纷纷跳开中介了,直接做外商出口,现在我们附近村庄还有很多做的,主要以地瓜干为主,你们在淘宝上买到的地瓜干,基本上都是我们这里产的,而且多是筛选下来的,最好的肯定都出口了,你问我咋知道的?

因为,淘宝大户,多是我给联系供的货,因为这些资源都属于垄断式的,是不允许私下零售的,必须熟人带着去才可以。

淘宝一般卖8元/斤,批发价?

3块左右。

这是两三年前的价格,最近几年,我很少回农村了,不了解行情了。

前几年,村里出现过没有村领导的局面,我想当,我爹我娘极力反对,其实我知道他们怕什么,他们是怕我贪污,我心想,就我这个收入我还可能贪污吗?我一个人的收入比我们全村财政收入都高,我甚至可能会反哺,例如我设立老年人大病基金,邀请各界人士捐款,每年用大巴车带大家去体检,该住院的住院,该手术的手术,全部村里报销……

不好吗?

不好!

我爹跟我讲,人在那个位置上,哪怕便宜再小,也想占,因为没有监管,谁当官都会拿的,清官与贪官的唯一区别是运气,不是作风!

后来,大家极力反对,我也就放弃了。

想想,也真没意思。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45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