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人之性本羞涩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在医院没事,我就挨着逛。

逛到了流产区,还要排队,有年龄大的,有年龄小的……

学生一直都是流产的主力军,根本问题就是她们不懂得保护自己,另外也不可能把孩子生下来,只能选择流产。

西方,流产很少,为什么?

第一、性教育比较完善。

第二、宗教反对流产。

刚谈恋爱时,不懂得戴套,总觉得那玩意不舒服,也让女友怀孕过,害怕,咋办?急忙药流了,双方都觉得松了一口气,我不影响读书,她不影响工作。

内疚吗?

即便内疚,也只是觉得她受了苦而已,从孩子的角度?

没想过这些问题!

那哪是孩子?没成型。

2009年,心理学老师去青岛玩耍,她给我讲了关于流产的一些故事,怀孕那一瞬间,上天就分配了一个灵魂到孕妇的肚子中,若是中途夭折了,那么这个灵魂既不能上天,也不能下地,成了孤魂野鬼。

为什么有些人流产后运气不好?

小鬼们一直跟随着你,他们身上有怨气。

她这么一说,我还是蛮害怕的,急忙问怎么解决?她给了一系列的解决办法,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: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,都过去了,从现在开始,尊重自己,尊重对方,尊重灵魂。

要么,做好避孕措施。

要么,就生下来。

这个事对我触动是最大的,而且后面还发生过更灵异的事,就是媳妇怀孕超期20多天,没生,我们又着急了,咋回事?

心理学老师的答案是有东西在作怪……

急忙打点了一下,结果?

第二天就生了。

事后,我问心理学老师,是真的?是假的?

她说,鬼在心中!

我现在的观点是,只要有了,就要生下来,无论什么理由,都无权扼杀他,那样岂不是成了刽子手?但是有些时候,的确是左右为难。

记得我同学不?结婚N年没孩子,同学聚会后,一次怀了俩,另外一个男同学说什么也让她流产,她死活不流,她是母性迸发了,什么离婚,什么挨打,什么身败名裂,都无所谓,只想生下这两个孩子……

最终,生了。

孩子的亲生父亲,已经很难联系上了,他不是不想负责,而是负责不起。

从信仰角度,我是支持生的,但是从家庭和现实角度,我是建议她接受流产的,毕竟你们都有家庭,这一切都是意外,你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?

她豁上了。

如今呢?

家庭还是蛮和睦的,邻居都说孩子长得像爸爸,作为爸爸,不知道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糊涂,反正从来没质疑过什么。

挺意外?

这类事不稀罕,亲子鉴定结果里,近三成非亲生,你想想每天有多少人去做亲子鉴定。

作为外人,我们都接受不了这些,戴绿帽子还了得吗?其实呢?我们什么都能接受,只是我们没有进入那个环境,没有进入那个磁场,我有个读者,她大儿子是跟丈夫生的,二儿子是跟同事生的,老公抱着二儿子去找过同事,协商要10万元,未果,如今呢?就当亲儿子养着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这样的故事,不用说远了,每个镇上都有。

什么时候,对流产更加的厌恶了呢?

就是有了孩子以后,你要这么想,当你有流产的念头时,无异于你要掐死自己的孩子。

我读高中时,我同学的姑姑跟男朋友在学校旁边住,他们俩住在一起,但是没领证,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城市人咋这样?不是说非法同居吗?你们这样在一起是要坐牢的……

我觉得还是农村人比较老实,至少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我读《白鹿原》也觉得丑化了农村人,鹿子霖咋可能在农村还有相好的呢?竟然还有私生子?

太乱了!

如今,我年龄大了,慢慢也知道了一些事,其实农村比城市乱得多,只是一切都发生在夜幕,没人知道而已。

如今有了避孕,有了流产,所以私生子产生的概率是很小的。

而在过去呢?

偷情了,怀上了,生了就生了,我们老家那边有个更奇葩的,老书记姓孙,新书记姓张,一看就是亲爷俩,新书记就是老书记播的种,大家都默认了这个事实,只是偶尔瞎胡闹的时候调侃一番,想当年,书记在村里权力大于天,睡个女人不是太容易了嘛!

真相也是一种正能量,是用来鞭笞我们的,让我们知道底线在哪里,别看我们拍着胸脯很自信,其实关键时刻,我们往往会深陷其中……

我有个读者,叫小惠,在地产公司做会计,颜值85分,有家庭,有孩子,闺女比我儿子大两岁,同在一个学校读书,我们是在逛公园的时候认识的,她看我说说上经常晒公园的照片,就认出了我们。

小惠不是本地人,家是淄博的,跟老公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一起过来的。

我们关系还算不错吧,每天送完孩子一起散步、聚餐,不是跟我,而是跟我们一群人,她跟我媳妇表面关系很好,但是跟我关系更好,属于比较正常的关系。

她怀孕了。

不是我的,也不是她老公的,她犹豫了,是生还是不生?我是主张生的,但是若是生,就是大地震,对方是不愿意让她生的。

那需要流。

小惠属于那种比较闭塞的人,基本没啥同性朋友,那个男人是一家炒鸡店的老板,不知道怎么认识的,反正就在一起了。

应该这么讲,小惠跟对方都是正经人,不知道怎么摩擦出火花了,还有了意外。

她要去流产,不想让人知道,让我陪着去。

我不愿意去,又不是我搞大的,凭什么让我陪着去?她认为找任何人陪着去都可能有被出卖的风险,找我比较安全,因为我懒得去八卦这些事。

我的意思是让她自己去。

她害怕。

她最害怕的其实是留下信息,我懂她的意思了,是想走VIP通道,意思是不挂号,不登记,直接去做流产,一分钱不用花,就是找朋友给做了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这个事,我倒真是有资源,不过要去乡镇医院。

我又解释了半天,不是我搞大的,我朋友,反正帮着做了吧。

乡镇医院,人比较少,另外比较容易操作,只是手术台太简陋了。上的全麻,事后,喊她她也不醒,用力拍了拍她的脸,才略有点感觉,医生把我喊过去,让我帮着提上裤子,她整个人被分成了一个“大”字,下身还有血,看了真难受,心想,千万别让女人流产,多恐怖?

帮她整理好衣服,把她架走。

她直不起腰,只能弓着身子……

下午2点去的,在医院坐到了5点,她还是没精神,但是她必须回家,因为要给老公和孩子做饭。

把她送回去了。

晚上9点,我问了问她:怎么样了?

她说,还好吧,只是有些虚,他晚上有应酬没回来,我给孩子叫了份外卖。

过了几天,我专门跟妇产科的大姐解释了一下,真与我无关,让我去帮她穿裤子都是错误的,我们只是朋友,甚至我都不知道她真名叫什么,大姐说,看出来了,很正经的女孩。

一切都是意外。

又不意外,只要是一个老板愿意用心去追求一个白领,失手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,哪怕她像刘胡兰一样忠贞不屈……

势差!

人,真正的成长还是要靠经历,没体验过,总会蠢蠢欲动的,另外胆子足够大,人越活胆子越小,例如年轻时,喝得不省人事很正常,豪爽,哥们,义气,不 用说太大的年龄,就跟我似的,已经几乎不喝酒了,因为我知道喝了对身体没好处,另外哥们关系好就要喝酒吗?好好的人为什么非要进入晕乎乎的状态?

势差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,这几天我认识了一个病人,乳腺增生,姑娘个头蛮高的,比我还高,假小子打扮,胸不如我的大,哪来的什么增生?

第一次认识,是她拿了很多东西,生活用品,提不了,我帮着提的,我们进入同一个楼层。

第二次认识,是在二楼餐厅,我早上5点就起床了,无处去,就去餐厅发呆去了,她也在。

我一直都怀疑她是拉拉,因为她穿着打扮太男性化,另外应该也是良性疾病,因为她一头乌黑的短发,很健康的感觉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问她为什么来?

她说,单位体检,查出增生,就来了。

不是本地人,从衣着打扮就可以看出,她至少是在大城市待过的,很有范,与整个群体明显的格格不入,我们越聊越有意思,她无聊,我也无聊。

而且,属于那种见过世面的女孩,谈过混血儿男朋友,还谈过健身教练,看来不是拉拉,只是喜欢那种假小子的打扮?她说自己喜欢身材好的男生……

我问她住院多久了?

她说,这是第二次,准备手术了。

后来,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医患关系,我们与医生到底是应该保持对立还是中性还是绝对信任?的确有医生在推荐一些药,进口药,自费的,一支就200多,让患者试试。

别的科室的医生跟我讲过,有些疾病,进口药比国产药强了太多,但是对于术后护理用药,国产与进口差别不大,没必要追求进口。

我们邻床原来住了一个青年,很健壮,耳鸣,住院N久了,没效果,医生就推荐给他进口药,让他试试,不知道他有没有相信医生,反正谈了很久。

待了两天,小伙子出院了,可能觉得没啥意思。

我也耳鸣,我觉得无所谓,习惯就好。

继续说假小子,假小子说自己对医生是绝对信任,因为医生关乎着自己的性命,我提出了一个问题,若是医生提出过分的要求呢?

她说,我会答应的。

然后,她哈哈笑了。

我问,为什么?

她说,医生对于患者而言,是介于男友与父亲之间的一种角色,你对他是绝对依赖的,仿佛自己就是他的孩子。

当然,我们只是探讨。

那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呢?就是家属跟护士产生了感情?从我自身角度而言,我觉得是可能的,至少我就把一个小护士哄得团团转,非让我给买冰淇淋,实习生,不知道是哪个医学院的。

我挨着楼层逛,我喜欢看宣传画,看看业务介绍,其中里面有特级护理、一级护理、二级护理,例如我儿子进入ICU是特级护理,进入普通病房是一级护理,一级护理是上心电图、氧气,每小时巡视一次,还要家属签字、画押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麻醉师问要不要止疼泵?

是自费项目。

咱肯定要,怕孩子疼。

这玩意能用三天,可是我觉得小孩子抗疼能力是一流的,应该不疼,另外止疼泵对身体是有副作用的……

要了。

我爹的意思是,要了,一天后取掉。

结果呢?

我们家的止疼泵设置错误,压根就没运转过,儿子也没喊过疼,第二天直接撤了,这个事奇葩不?上了个心电图机器,护士图省心,只检测血液氧气浓度,不检测心跳,出现了什么情况?就是一条直线。

病人是很忌讳这个的。

但是,她貌似是老油条,已经知道如何跟家属周旋了……

让我把她说了一顿,她想给换成那种小的,用电池的,但是说没有电了,她在班上没空买电池。

我说,我让人去买,你说用几号就行了。

她说,5号。

我一直在想,有优秀护士评选,咋没有最差护士评选?对我们还属于稍微热情一点的,她训那些老病人就跟训孩子似的:把病床给我推过来,快!

我看医院的护理级别划分,这些护理里还有什么?

擦身体,擦会阴处。

我在想,这些护士太了不起了,护理这么仔细,特别是ICU病房,吃喝拉撒全在里面,护士要给擦身体,端屎端尿,还要帮着刮胡子……

一个月给你4000元,你干吗?

我专门咨询了ICU病房里的小护士,她说是真的,真是要这么护理,我调侃了一句,那岂不是你阅J无数啊?

她说,在我们眼里没有男女,只有病人。

很多人不愿意去做外科手术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想备皮,小护士要拿刮刀把体毛给刮掉。

害羞。

我去痔疮病房转悠了一圈,早上换药,排成队,每个人带个毛巾,我心想,还要用毛巾捂着呀?

不是!

那是咬着的,据说比杀猪还疼!

痔疮需要治吗?

需要!我也专门了解了这个领域,痔疮不及时治疗会形成肛瘘,肛瘘只有手术治疗一条办法,而且肛瘘手术非常痛苦,大家可以提前百度一下,做好准备工作。

我们害羞,不好意思,所以我们拒绝治疗,其实越拖延越容易出问题,我们这边种地的比较多,还容易得什么病?

静脉曲张。

轻一些的不需要手术。

严重一点的,必须手术,否则就成了老烂腿。

我父亲就有静脉曲张,常年穿着紧身袜,他自己重视吗?不重视,依然下地干活,农村人的想法就是拖延一天是一天,总觉得去了医院就回不来了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人上了60岁,这病那病的少不了,把我们的父母送到医院,基本上都够住院的标准了,可是他们不住,喜欢硬挺。

你要这么想,车子修理一下,也许能多开几年呢?

为什么不修呢?

我们过不了“羞涩”关,朋友的妈妈昨天静脉曲张手术,她一直都是拒绝的,医生让她去看了老烂腿,想做手术医生都无法给做,让她去看了已经做完手术等待出院的患者。

她觉得手术太恐怖了,要把人脱光,跟牲畜一样推来推去,还把毛给刮干净了,关键是医生还是男的……

这有啥?

忙活完了儿子,又该忙活父母了,在医院越久,我越觉得有些东西刻不容缓了,否则他们一个跟头下去,就再站不起来了。

拖了再拖,最终把自己拖死了。

手术不可怕,孩子不是活蹦乱跳的了吗?

但是,话又反过来说,任何手术都是大手术,扁桃体手术也会死人的,最严重的并发症是大出血,特别现在使用离子刀,很容易割到血管,有的当时就会,有的是推到病房以后才会,有的呢?则是迟发性的,例如4~13天才出血。

微博上有个耳喉鼻科的大V,叫:耳科赵医生。

我在想,其实他是很值得医生们学习的,他喜欢写文章,喜欢互动,从而成了大V,我们原计划是做了手术待两天就回家的。

但是,他建议让我们继续住院观察,防止迟发性大出血,并且举了两个例子,大出血的比例约为千分之四。

出血的成因有两类。

一类是术后感染。

一类是术后进食硬物,例如水果、煎饼……

昨天,看了朋友母亲手术,我在想,我要抓紧把我爹抓来,让他接受手术,否则他会一直拖延下去,一直拖延成老烂腿,他总觉得医生治不了,咋可能呢?医生什么病例没见过?

我爹接受过治疗,什么治疗?野医生给打的针,没啥用。

他还给出了一些反面的例子,XX村的XX去医院做了手术,白搭!

我跟我爹说,趁你们还年轻,趁你们还能照顾自己,抓紧把自己修理修理,逃避不是办法,积极面对,但是常年在农村生活使他们惧怕都市生活,更惧怕医院,生怕医生高高在上不愿意搭理他。

咋可能呢?

做父母的,总觉得好好攒点钱就是对孩子好,却不知道,能把自己的身体搞好,比给孩子几十万还重要……

你躺在床上,指望我们每天伺候你?

还是腿烂得没法看了,截肢了,指望我们每天推你出来散心?

老糊涂,人老了就糊涂了,跟个孩子一样,害怕。

健康市场越来越大,我觉得“科普”越来越重要,为什么我们在努力地逃避大医院?而选择了神医?

是因为我们自己愚昧了。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接受了愚昧的教育,你真的相信一个神医能顶一座医院吗?医院里有多少专家?难道比不过一个没有上过几天学,只是读过几天古书的神医?动不动就开个药方给你调理调理。

这都是“科普”没有跟上的缘故。

例如我大姐刚生了娃,有黄疸,去接受治疗吗?

不接受,在家用艾草煮水给喝……

这样的愚昧不仅仅体现在居家,产房里也有,有人在走廊里用炉子烧艾草水,我都想批评批评他们了。

科普,不代表就过度治疗。

我们只有知道了事物的本质,才能正面地去对待,我们同病房里一个小孩,他比我儿子大一个月,重20斤,俩人站在一起,一个是巨无霸,一个是小不点, 但是他抵抗力跟我儿子没法比,我儿子手术当天就清醒了,次日就正常了,能跑能跳了,他在床上躺了两三天,还有一点,就是他妈说起他来,那真是一把鼻涕一把 泪,这个孩子几乎每个月都要发烧、感冒,动不动就打针、吃药。

不打行不?不吃行不?

不忍心。

我儿子这是第二次打吊瓶,第一次是怀疑得了手足口,挂过一次针,平时感冒发烧我们基本不管,别说打针了,药他也不吃。

另外,几乎不感冒,不发烧。

有些疾病,我们要相信孩子能战胜。

有些疾病,我们要相信不借助外力战胜不了。

这些只是我个人最近思考的一些东西,不代表专业,最专业的还是医生他们,多与他们打交道,别排斥。

每个人都是片面的,包括医生。

我以前说过,中国人一定会争论的三大问题之首就是对待中医的态度,即便是在医生领域,也是两极分化,有人信,有人不信。

神药最多的地方是哪?

朋友圈。

现在概念越来越多,一会是什么离子,一会又是纳米,很多做微商的朋友送我这些东西,我顺手就扔了,在我看来就是三无产品,我只是会反问一句:你的东西这么好,为什么范冰冰不用?

难道是范冰冰太愚蠢?

你的模式这么好,要颠覆阿里巴巴,那马云为什么没感觉到战栗?

有时,我赞美微商、认同微商,其实我是有话外音的,微商走到今天,你能说出一个从微商走出来的品牌吗?

能经受得起放大镜的推敲吗?

工薪阶层多数蠢蠢欲动,想做微商,其实结果只有一个,就是炮灰,决定你收入的不是项目,而是你的整体情商,你月薪3000元,想靠一个项目蜕变到月收入3万,几乎不现实。

家里媳妇做微商的,你可以跟着去参加一次微商大会,保证你再也不让媳妇做什么微商了,自从媳妇做了微商,你发现她的焦点朝外了,一会跑杭州了,一会跑北京了,一会跑广州了,整天跟打了鸡血似的,其实是真打了鸡血,只是你不知道谁给打的而已,但是媳妇知道。

但是,这个事,可以反过来思考。

就是我能不能让别人当炮灰?

那你就成了大V。

有时我看战争片就觉得蛮有意思的,你说冲锋陷阵的人是他们,他们付出了生命,而啥也没得到,而有些人却坐享其成。

江山是别人打下来的,但是是咱坐的。

一将功成万骨枯!

做微商的人,也是等级制,最初是别人的炮灰,然后就想做高级一点的代理,再做合伙人,最终自己操盘了一个品牌,然后让别人成为炮灰。

多是这个路线。

那么这些人会不会内疚呢?

不会!

人什么时候道德最高尚?

就是什么都不做的时候!

一旦做事,就会计算道德成本、违法成本,底线也会不断地突破,因为自己会劝自己,最终成功把自己说服,你觉得诈骗之乡的人生下来就全是坏蛋吗?

逸影网-人之本羞涩!

不是!

今早看了一篇新闻《福建“诈骗之乡”:整个村行骗 以骗不到钱为耻》。

你去他们村看看,跟我们普通村子没有任何区别,是氛围影响了他们,让他们发现,原来这么搞是可以搞到钱的,貌似也抓不到,为什么不搞呢?亲戚朋友都在搞,你咋可能不搞呢?

换句话说,如果我们村90%的人都在搞电信诈骗,我爹我娘也会搞,这个很容易理解,这说明我爹我娘天生就坏?

非也,环境使然!

微商也是这么一个能染人的环境。

有些人,是这个行业比较早的,已经赚了足够多的钱,他们已经意识到了一点,洗盘是早晚的事,能否在这个行业存活的关键是:产品是否正规、是否能产生回头客。

于是,他们提前布局了。

所以,他们的焦点已经不在发展代理上了,而在产品线上了。

你就相信一点就行了,神药都在朋友圈,神医都在农村。

有些产品,看似是不符合做微商的,例如图书、油画、茶具等,理由是利润太少,给代理的回扣太少。

其实,恰好相反,这类产品有一个最核心的竞争力,那就是产品本身是无害的,不坑人的,是高大上的。

那么想做代理的人,层次就会高,大家也不会当主业去对待,只是出于好奇、兴趣,而不会有多么迫切的赢利需求。

反而能把代理队伍壮大。

当然,做了炮灰也是成长,所以我也不规劝大家,大家该尝试就去尝试,该去体验就体验,这东西就跟生病一样,不经历感触不深。

另外,大家无论看病与不看病,选择中医还是现代医学,都要遵循自己的内心,不要为我左右,我只是谈了个人看法。

一家之言~~~

逸影网推荐:能赚钱的试玩游戏推荐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101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