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心灵守旧

逸影网

我,很狭隘。

过去,更狭隘,别人一说自己是做直销或保险,我总戴有色眼镜看人家,或多或少的表示不理解,干点啥不好,干这个?

谈起直销,也是一套一套的,好是好,只是你能忽悠到的人,都是最相信你的亲戚朋友,不是把大家往火坑推吗?牺牲众人,成就自己?

我们的亲戚朋友,多是老百姓,老百姓平时看起来挺正常的,其实是没有经历过太多心智模式训练,一旦有人给吹吹风、点点火,就洗脑了,从此进入了癫疯模式。

我们是不是觉得自己意志力很坚强?

别急,不是有个成语吗?

神魂颠倒!

白孝文比白嘉轩还正直,田小娥看戏的时候捏了捏白孝文的裤裆,白孝文就跟着田小娥走了,无论小说里的白孝文还是电影里的白孝文都进入了癫疯模式,卖房卖地,供田小娥吃喝玩乐……

我们每个人,都有这么一个软区,只是攻破的难易程度不同而已,即便是马云这个级别的,还有王林大师等着他们呢,无论你站的多高,总有人能轻松使你神魂颠倒!

或钱,或色,或权,或毒。

大约是2006年,有个读者找我,黑龙江那边的,过来找我玩,他是第一次见海,还用塑料袋装了一包沙,说是回去给父母看看,孝子。

家里有俩娃。

他离婚了。

我很好奇,为什么离婚呢?我不仅仅对直销、保险戴有色眼镜,对离婚也戴,认为好人没有离婚的,一个巴掌拍不响,家庭不幸福的人,肯定人品不咋地。

他说,她出轨了。

我问,出轨就要离婚吗?

他说,我在深圳打工,她在家照顾老小,即便是真出轨了我也能原谅她,但是我接受不了她把俩孩子锁在家里一整天,就让吃方便面,而她去约会去了,我觉得女人犯错是可以理解的,怎么能失去母性呢?

这些年来,一想起他,我总有凌乱感,你看他对父母多么孝顺,抓把沙带回去,就为了让父母感受一下大海,但是他还有另外一面,就是聊起了东北的大炕,当时有篇东北大炕很火,是XX小说。

我就问他,真的有在炕上乱搞的吗?

他说,我们年轻的时候,一群小伙伴就在大炕上比赛,谁先缴枪谁负责请客喝酒……

我心想,那多尴尬。

我不是不理解这个事,只是无法与他那憨厚的脸联系在一起,类似的事我听本地一个开KTV的东北哥们讲过,他也是这么跟我描述的,但是我觉得他做啥我 都理解,因为他从初中就开始抽烟喝酒谈恋爱,打架斗殴样样精通,家里有老婆,外面有情人,老婆跟情人一起逛街,这些我都知道,也不用求证,就发生在我眼皮 底下。

那小子有一种病,就是吃什么都没味,这种病叫啥病?

应该是味觉出了问题吧。

人生也挺没意思的,酒好不好喝,不知道,饭好不好吃,不知道,女人有没有味道,不知道……

也挺好的,至少不会干呕。

十年过去了,我回头想他的媳妇,我觉得就是鬼迷心窍了,遇到了使她神魂颠倒的人,女人一旦坠入了爱情,真是什么都敢舍弃,包括孩子。

当然,若只是假设一下,女人肯定认为孩子是最重要的。

夫妻双方离婚时,女人多数选择放弃孩子!

2007年左右,我谈了一个乖乖女,在银行上班的,她爸原来是银行的中层,退休后在村里当起了书记,城中村,靠近海边,当时正在搞房产开发,村里抢着当官都火拼过,后来想来想去,把她爸喊回来,他有这个气场。

她是真乖,家教非常好。

认识我,她也算鬼迷心窍了,当时我住单位家属院,家属院有个大铁门,晚上10点就关门,我们俩爬铁门回去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脑海里总浮现出她爬铁门的场景,一个如此乖的女孩做了一件如此狂野的事,我无法把她爬铁门与她的日常联系在一起。

我们不是不会癫疯,而是没有遇到那个人而已。

以前,我Q是24小时在线,总有人认错人,特别是女生喝多了酒,容易认错,以为我是她的XX,这样的事我遇到过两次,一次是喝多了酒的,一次是吸了毒的,喝多了酒的那个是把我当成了她同事,讲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话,是她正常讲不出来的,例如XX时我总把他想象成你。

吸了毒的那个呢?

她是在校学生,她是真认错了人,我删了她一次,她又加上了,我说我不是XX,她不信,反复的道歉,意思是不能躲着她,咋连电话也不接了,也不见面了?

通过她的描述,我判断是:“我”是一个地方官员,还上过电视,她在电视上经常见到“我”,我们一起吸过,还搞过群吸,在酒店里,也有过关系,当时她是别人带去的,“我”带去的是另外一个女生。

逸影网

使我认识了另外一个世界,原来大学生也是毒品泛滥,而且还是我母校,这个事我后来越想越觉得蹊跷,说明一个问题,是这个男人把我的QQ当自己的QQ给了对方,从而使她坚信我就是他。

通过跟她聊天,我知道了太多内幕,包括陪吸群体……

如果我把这些聊天信息发给女孩子的父母、亲戚朋友,他们肯定都觉得这不是她,她那么乖,咋可能如此的疯狂呢?还同时跟几个男人一起开房。

这个事,说起来也有四五年了。

去年,我跟看守所的朋友闲聊,谈起了毒与黄,他说这两者是不分家的,咱这边能占到3成,若是南方呢?毒能占到6~7成,就是说关了10个人,6个是吸毒的,北方这边最多的是信用卡诈骗。

毒品,就在我们身边。

很简单的一个问题,你觉得你身边有人吸毒吗?

应该没有吧?!

其实!

我儿子特别喜欢玩“饥饿鲨鱼”,在医院天天玩,小护士也喜欢玩,她们还跟我儿子交流心得,为了跟小护士有共同话题,我也下载了,大家喜欢用时间换等级,我的策略更简单一些,直接充钻石就是了,我冲了1600块钱,解锁了几个大鲨鱼,当你什么都能吃时,也觉得没意思了。

大海里有很多旋涡,一旦走入旋涡,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我就在想,其实我们大脑里,也有这么多旋涡,一旦触发,我们就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,例如有人很容易出现臆症,例如腚疼喝多了酒说他爸有5000万,他在家有四个保姆伺候着,住别墅,开宝马6系,这些都是另外一个他,是正常状态下的他也无法理解的。

有人可能因为一句刺激的话就进入了这个状态。

有人可能喝了酒才进入这个状态。

有人吸了毒才进入。

但是,这样的旋涡,人人都有,刘震云有部小说《我不是潘金莲》,里面的法院院长给自己规定周一到周五不喝酒,与工作有关不喝酒,在本地不喝酒,这些规定貌似有交集,反正就一个意思,人前不喝酒。

为什么?

因为,一喝了酒,他就进入了另外一个状态,他不想让外人看到。

不是所有人喝了酒都会进入这个状态,济南峰会上我认识了一个朋友,北京来的,他喝再多酒也很安静,而且酒品很好,让喝就喝,白酒一直喝,没中断过,从晚上8点喝到了凌晨3点,从酒店喝到了烧烤摊,当时济南正在挖供热管道,我们桌子就摆在旁边,去撒尿回来发现他不见了。

去哪了?

掉沟里了。

人家这点挺牛B,喝酒时非常清醒,哪怕喝多了,掉沟里了,也不喊,也不叫。

赌,也很容易让人进入癫疯状态,阿俊姐跟我讲过,我们都是意志力非常薄弱的人,自己必须要清晰认识这一点,所以要给自己编好笼子,什么能碰,什么不能碰,自己内心必须要有数,而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试一把,例如去赌,去吸……

什么人最终深陷其中?

坚信自己不会上瘾的人!

我有个大学同学,叫X美,生了娃以后最初做微商,现在做直销,过去是个很文静的女孩,现在整天约我们,一会约我们去苏州听课,一会约我们去烟台参观什么体验店。

我在想,我会不会也变成一个这么主动的人?见了人就推销业务,当然会,因为我们的硬件是相同的,给我们装上什么操作系统,我们就会进入什么模式,为什么搞直销、保险培训的往往要求大家去十字路口读书?

意思是,压力测试,你看,没人在意你吧?你以为无数人会嘲笑你,谁嘲笑你了?无非就是多看了你几眼而已。

上周,刚认识了一个球友,做直销的,不知道谁给她吹了什么风,她盯上我了,昨天来我办公室送了一大包东西,说是给我父母的,又是软化血管,又是提高免疫力……

我跟她讲,你突然对我这么好,我害怕。

她说,不是给你的,给老人的。

我说,主要是以后我也不会消费的,所以你送给我就是肉包子打狗,没有任何回报,另外我父母也不吃这些,给了他们也是浪费。

她让我说的有些难堪。

我说的也是实话,若是初识状态下,一个人突然对我很好,我立刻就启动了免疫模式,说明对方有事找我,没事找我不会对我这么好的,你咋不对你爹你娘好?我爹我娘又不是圣人。

逸影网

我这么直接,就是断了她的念想。

现在说不,是为了防止以后撕B,这样我们一起该打球还打球,该玩还玩,但是你别再提什么保健品了……

否则,你总试图把我们拉下水,久而久之,我们全部提防你,还会给你贴标签,要么我们就有了坏心眼,例如骗个炮啥的。

有些编剧,脑子是让驴踢过的,例如《百鸟朝凤》这部电影里有个镜头,焦师傅在给一户人家吹唢呐,那户人家办丧事,所有家属跪下来求焦师傅给吹一首《百鸟朝凤》,焦师傅当场拒绝了,还说了拒绝原因,意思是这个村长品行一般,配不上。

你想想,这符合常理吗?

不被家属打爆头才怪呢,何况你是服务商,客户提出要求,你摆什么谱?非要把一首曲子给升华,更有意思的是非说《百鸟朝凤》是哀曲,只有德高望重的人才能吹,能不能别这么幽默?

大家去搜搜这首曲,你听着像哀乐吗?多么的欢快……

都说《百鸟朝凤》是吴天明的绝唱,只能理解为“遗作”,这部作品真的太一般了,吴天明的离世被各种不经意或别有用心地抬高,却忽视了电影本身的低水准,也是国内艺术电影宣发上一个颇为扭曲的风景。

导演突然去世了,他的电影我们就应该好评?

假设剧情是真的,这部电影里很多情节我是不认可的,假如我孩子想学唢呐,我会送他去专业的音乐学院,而不是相信一个老艺人,高手在民间是胡说八道,从音乐学院里随意摸出一个专业的唢呐老师都能秒杀所谓的民间“唢呐王”,所以说焦师傅是唢呐王,我是不认可的。

这就如同杜深忠在家写小说是一个道理,他就是再用心,那小说也没法看。

还有,电影的主题是现代文明碾压了传统文化,是悲哀。

真是悲哀吗?

乡村作家有个特点,乐于歌颂农耕文明,把农耕文明美好化,把城市化进程理解为吞噬农耕文明的怪兽,从而将文明进程解释为人心不古和世风日下。

电影里的农村,总觉得是世外桃源。

那你们为什么不回去?跑到城市干什么?

我觉得唢呐被时代淘汰,是时代的进步,而不是时代的悲哀,随州还出土了一套编钟呢,那编钟被淘汰是不是更是悲哀?

大熊猫为什么需要保护?

因为基因不行了,繁衍后代都成了问题,猪咋不需要保护?苍蝇咋不需要保护?老鼠咋不需要保护?狗咋不需要保护?

所以,不要惋惜任何东西,是它该走了,这就是它的命,你就是保护它,也只是让其回光返照而已。

难道因为唢呐好,就应该人人学它,人人听它?

尊重每一种文化、每一个人的生命轨迹,包括感情,C哥跟媳妇离婚了,也意外,也不意外,意外的是在他媳妇癌症期离的,不意外是早晚的事。

俩人年龄都比我小,生活在我这边,偶尔一起打打球,确诊时C哥问过我:我染色体有问题,是不是我害了我媳妇?

俩人离婚的消息传出,说什么的都有。

我觉得,离婚肯定比不离婚是更好的选择,是俩人权衡再三做出的决定,女方提出的,她可能感觉自己一个人走更洒脱一些,不想拖累别人。

怎么都是对的。

外人是怎么想的?

那不行,你要陪伴她走完人生最后一程……

我们想绑架他们。

我就在想,每对离婚的都不应该规劝,因为他们早就权衡过了,离肯定是更好的选择,否则不会有这个决定,倘若后悔了呢?

后悔了就复婚。

没啥!

当然,离婚了再复婚就有难度了,因为一方可能突然结婚了,例如现在很多为了买房、生娃而办理假离婚的,往往出现了一个情况,假戏真作了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其实就讲了一场假离婚风波,为了生娃而假离婚,结果男人突然又结婚了,她想要求法院判她当初的离婚是假的,然后再让她复婚,她再离婚,目的就是告诉所有外人:我不是潘金莲,我没出轨,没偷人,也不是被驱逐出户的,我们当初的离婚是假的。

真的,假的,假的,真的,很戏谑,很真实。

刘震云写的农村题材非常现代,这是很了不起的,多数作家是不敢触碰近现代题材的,因为太难拿捏,而且不属于自己童年范畴,每个人最熟悉的题材其实是童年,是故乡。

莫言写的1990年以后的事,多有硬伤,他还是擅长写改革开放以前的事。

刘震云还有一点很有意思,他的书名都很奇葩,例如《一地鸡毛》、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、《我叫刘跃进》……

我喜欢读过大学的作家,他们身上有现代性,不会总盯着土地,我觉得再过几十年,头号作家应该是徐则臣。

前提是,乡土作家都埋入土以后。

作协有个朋友推荐了周大新的新书《曲终人在》,写了一个好省长的故事,我读完了,很意外,没想到周大新老师的笔法这么幼稚,应该脱离群众很久了吧? 把农村人描述成了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关键是太没见过世面了,连银行卡都不知道是啥玩意,现在的农村人,你太低估他们了,他们什么都知道,还会用淘宝, 还会玩微信,人人都有手机,懂了不?

我娘都有。

我爹网龄12年了。

至少有1/3的农村家庭是有宽带的,还是光纤的……

前些日子,有人推荐签周大新老师的《湖光山色》,我特意读了读,读完,我只是好奇的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是我太愚蠢,还是茅盾文学奖的评委们脑子被驴踢了?这书也能获奖?

去豆瓣看看评分吧!

我觉的作者或许想表达的是乡村人的质朴,可是整本书透出的是满满的幼稚。看完想想,其实书中透出的幼稚不光是书中的人物的幼稚。

一部作品,能经受起推敲,是很了不起的,多数作家在“常识”环节就落马了,压根不需要推敲。

昨晚,几个同学一起吃饭,有个女同学不是我们班的,但是她跟我们这次聚会的一个同学复读时是同班同学,也喊过来了。

这个女同学挺有意思的,愤青。

特喜欢关注国家大事,又说农妇杀了孩子,是社会的悲哀之类的……

我跟她讲:其实先杀孩子后自杀的案例每天都有,光青岛每年有7000人自杀,什么类型的都有,不要把个例当成社会普遍现象来对待。

个例,再鲜明,也是个例。

莫放大,动不动就上升到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”,我倒觉得朱门更值得尊敬,因为他努力了,勤奋了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而不是好吃懒作,我在农村,对这些太熟悉了,以前总有慈善机构来捐助村里最穷的,能解决问题吗?

逸影网

过几年,他依然是最穷的。

为什么?

他地里不长庄稼,长草!

当今这个社会,只要是勤奋一点,就不会饿死,死是有很多原因的,不能归咎于一点,也许是俩人在电话里吵过架呢?

也许与低保没有半点关系呢?

另外,我最好奇的是为什么计划生育没有管住他们?

这才是值得思考的。

我们喜欢升华,习惯性同情弱者,例如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里的李雪莲,从读者角度而言,我们是同情她的,你看,为了躲避计划生育,跟丈夫离婚了,丈夫跟别人结婚了,可怜不?

当初看这本书,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,若是法院、政府的人看了这本书,可能就会有另外一个答案:李雪莲不就是个刁民吗?

无知、无畏、闹腾。

去拦县长的车,跪地磕头含冤,去找市委书记,在市委广场前坐上几天几夜……

弱者往往有着另外一个身份,施暴者。

她要折腾所有人。

你看看李雪莲闹过多少人?从村里到镇上到县上到市里。

反正,我不好过,我就闹腾死你们。

最关键的一点,她解决问题的方式非常极端,她想怎么跟丈夫了结?杀了他,是真杀,她觉得自己搞不定丈夫,丈夫1米85,她让弟弟帮忙,结果弟弟跑了,不敢,她找屠夫帮忙,屠夫答应了,但是丈夫跑了。

书有两面。

一面是字面上的意思。

一面是字缝里的意思。

继续说同学聚会,说起本地新开的书吧,花了50多万,她来了一句:那么有钱为什么不捐建希望小学?

我心想,人家有钱就要捐款吗?地震时,大家挨着名人骂,意思是抓紧捐,不捐?你是败类,捐少了?你是小气!

你捐了多少?

我不是名人,我不是企业家,我要是有钱了,我肯定……

我调侃了她一句:对,你说这些有钱人,宁愿花50万开个书吧,也不捐个学校,应该捐个,让你去当校长。

她说,我还真想去西藏援教。

老百姓喜欢绑架别人,你们俩不能离婚,你们师徒不能撕B,你们不能……

人家是名人,人家是企业家,也是人家自己努力的结果,你为什么一个月只拿3000元工资?因为你对社会贡献就这么点价值。

我问,你听说过杨永信吗?

她说,没有。

我说,是咱这边一个医生,他上过CCTV,搞电击疗法的。

她问,治什么的?

我说,愤青。

她问,凭什么治愤青?咋不治废青?

我说,一个人若是只关心自己,并且把自己管的好好的,我认为就是很完美的,别去操心不属于我们操心的。

她问,如果人人都不操心,那社会不完蛋了吗?

我说,杞人忧天了!

师徒能不能撕B?

从情感、道德而言,撕B是不合适的,但是分道扬镳是很正常的,对于任何“组合”都有两个选项:坚守?离开?

是利益在权衡。

当单飞是更好的选择时,离开是必然的,这是一道比较题,小岳岳会单飞吗?现在问,肯定不会。

假如郭德纲被各大媒体、电视台封杀了呢?名声扫地了呢?

他离开,貌似又是正常的。

当我们给别人创造的价值大于他单飞创造的价值时,那么我们的平台就是有吸引力的,假如我们的平台发展速度落后于对方,那么他飞走是必然的,不飞走才说明智商有问题。

这就是为什么普通球队养不住球星的缘故。

深圳平安养不住郑智,郑智投靠了当时的大哥大山东鲁能,后来又飞到了英超查尔顿,可是英超查尔顿平台太高,郑智难以驾驭,不是他想不想背叛的事,而是英超查尔顿想不想留他,最终转悠了一圈,回到恒大当队长了。

若是皇马现在需要他,让他踢主力,他马上就走了。

每个人都是忠诚的。

忠诚于当下与未来的利益,所以不要轻易给别人贴上背叛的标签,对于他而言,这是更好的选择。

小姐对你温柔似水,你不要理解为了忠诚于你。

她是忠诚于自己的利益。

去超市买包盐,老板娘那么热情,不是对你热情,而是对自己的事业热情……

你想多了!

卖保险的人越来越多,我们有个队友也加入中国平安了,叫秋思,前几天也过来了,我跟她讲,要借助自媒体来成就自己,花上一周的时间,去网上搜索一下,看看大家最关心保险什么话题。

然后呢?

例如,整理出保险20问,就是大家最关心的20个问题。

再怎么办?

用通俗、专业的语言去写20篇小文,贴到博客、知乎上,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,标题全部是疑问句,未来,你会发现,你这些文章会铺天盖地,但是受益最多的人就是你,因为对保险感兴趣的人,都被你搜集过去了。

这还不是关键。

关键是,你要入驻一些平台,去当讲师,给别人分享保险的一些专业知识,不卖,只科普。

要成为别人眼里的保险专家。

单纯的指望你自己推销,太难了!

要编网、撒网、收网,而不是试图捞身边人,身边人能有几个钱?何况谁身边没有一群做保险的?

我喜欢调侃她们,总问她们一句:听说买保险还陪睡?

有的,直接黑着脸说,那都是传言。

有些则很巧妙,例如林溪的答案总是那句:与行业无关,与人有关。

与人有关,我总觉得含义颇多。

是与男人有关呢,还是与女人有关呢?

逸影网推荐:网上打字赚钱是真的吗?打字赚钱平台哪个好!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124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