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北京大学的苗

逸影网-北京大学

小区是封闭式的,人车分流,人走上面,车走下面。

倒也合理,小区显得干净,一辆车子都没有,哪怕是自行车……

去年,儿子学滑旱冰,保安不让,我就好奇了,为什么不让?怕摔着?摔着了我们自己负责可以不?

不行!

我觉得保安有些不可理喻。

过了两天,竖了个牌子,不允许滑旱冰。

今年,貌似管得松了,偶尔有群孩子在滑旱冰,保安为什么不管了?一是管不过来了。二是领导家的孩子也在滑。

没法管。

儿子不喜欢滑旱冰了,改骑自行车,并且有了一群骑友,小朋友之间也攀比,最初他们都骑200元左右的儿童车,后来就有家长给孩子换了捷安特,儿子喊着要,我们也给换了,这期间朋友又送了一辆,儿子有三辆车子,轮着骑,很有优越感。

有天,回来,喊着换车,理由是追不上人家。

为什么追不上?

人家换大车了,带变速的,也就是平时我骑的那类车子,我教育了他一番,例如小孩子之间不能攀比,还有就是你身高达不到,骑不了那样的车子。

平时,我很少带孩子,孩子跟我感情也一般,晚上睡觉都不找我,甚至不敢单独跟我在家里,他妈妈走到哪,他跟到哪,离了妈妈一步不行,我倒也省心,媳妇不至于说一句:今天你带孩子。

我带就我带,关键是他不找我,对不?

儿子手术前需要做心电图,死活不做,理由是爸爸不在,六七个人摁不住他,哭、闹,就是要爸爸……

我就纳闷了,你为什么要爸爸呢?妈妈不是在身边吗?

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问题,在面临着需要勇气面对的东西时,孩子是需要父亲的,总感觉父亲可以帮他化解一切恐惧,也许是因为这场病,我们俩的感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例如他愿意单独跟我相处了,我一不在身边他就总是反复地问:爸爸去哪了?

媳妇就责怪我:看到没,看到没?这就是标准的父爱缺失!

我心想,滚一边去,什么父爱缺失?我天天蹲在家里,又没离婚,又没出差,哪来的缺失?

男孩子大了,可能的确喜欢跟爸爸在一起玩了,他开始让我陪他去楼下玩,他有一群小伙伴,每天在楼下集合,或跑或闹,孩子们都熟悉,家长们也熟悉。

我发现小区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了。

有些孩子骑车、滑旱冰太快了,一旦撞上,往往就是大事故,小孩子不懂得躲闪,撞倒在水泥地上还了得?

我准备去物业上反映一下,这不是小事,难道真的有人被撞断了腿才能改吗?别说孩子了,看到那速度,我都害怕。但是,物业应该也没法管了,因为家长们肯定会反对禁令,包括我媳妇,她会很生气地责问物业:小孩子在楼下骑车碍谁事了?凭什么不让骑?

晚上,回到家,我跟儿子讲,以后下去骑自行车,必须佩戴头盔与护具,否则就别骑了。

他问,为什么?

我说,一方面防止你自己摔到,一方面,防止你被人撞到。

他说,没事的,没事的,我一次都没撞过。

我说,过去不代表未来。

我去“骨折吧”逛了逛,看了N多人写的骨折经历,多数与摩托车、电动车有关,这些不是关键,关键是多数存在违章,也就是逆行,一般会判承担事故的30%~50%,有吧友提出,若是起诉的话,可以把责任降低到20%。

中国的法律是保护弱者的。

上次,跟深圳的小护士聊了聊,她是骨科的,她说禁酒、禁摩以后,外伤至少减少了50%,可是我又有了疑问,事故真的与摩托车有关吗?

台湾为什么不禁摩呢?

台湾的摩托车太多了,但是台湾的摩托车貌似又很守规矩,例如普遍佩戴头盔,行驶时也比较靠边。

准确地讲,事故与骑摩托车的人有关。

无牌、无证、酒驾、闯红灯、超速、不戴头盔、逆行……

自从农村流行摩托车,光我们村就死了五六个,有的找到肇事司机了,有的没找到,多数都不了了之了,农村人讲究入土为安,人都死了,要什么赔偿,关键是去哪找?也没监控,何况还要尸检之类的,还是留个全尸吧。

在我的印象里,我觉得省会城市里交通秩序最差的就是成都,特别是地震过后那两年,闯红灯成风,几乎每个红绿灯都有人闯,逆行也是常态,当我从成都到了西宁,一遇到红灯,大家突然停下,我感觉好不适应,为什么不闯了呢?

我在成都发生过刮蹭,我右转,遇到了一辆逆行的摩托车,撞倒了,无牌、无证、逆行,还躺在地上装死,我真服了。

我觉得与四川人的性格有关,四川人比较随性,总觉得什么都无所谓,该吃吃,该喝喝,马大哈性格,乐观主义者,我媳妇也是四川人,我经常跟我媳妇反复叮嘱:骑车不能闯红灯、不能逆行。

她觉得无所谓。

所以,她骑电动车带孩子出去玩,我总是担心,她就反问我一句:没认识你以前,我不照样活得好好的吗?

有人觉得我在黑成都,这个不需要黑,可以百度一下:成都交通秩序差。

看看大家怎么说。

没有对比,就没有差距,当然这两年成都的交通秩序有了很大的改善,整体而言是比较规矩了,但是离沿海城市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

我个人感觉交通秩序最好的两个城市是:深圳、上海。

对于禁摩,从我个人角度我觉得不合适,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监管出了问题,而不是摩托车出了问题,例如摩托车驾照是不是太宽松了?

我们这里,交钱就给写个,甚至直接驻村给办理,一手交钱,一手办证。

管你会不会骑。

也没有相应的安全驾驶培训,大家也没有戴头盔的意识,总觉得冬天才需要戴头盔,怕冷……

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禁摩的国家。

现在,更厉害了,如果名下有摩托车,要求必须先注销才能给汽车挂牌,我摩托车好好的为什么注销?说是脱审了。

为什么又提起这个事呢?

因为,去年,我有个亲戚就在这个路口,骑摩托车,走了,至于喝没喝酒,闯没闯红灯都不再探究了,没意义,反正走了。

我在想,假如敬畏一点规则呢?

王蒙有篇文章特别短《畏惧也是一种美德》,有空可以读读。

前几天,亲戚又聚会,又提到了“闯红灯”的事,我大表姐说,只要没车我就闯,没事,也没人管,也没人抓,等着多费劲……

仿佛是很牛的一件事。

我不能当面反驳她,什么也没说。

我父母进城了,第一件事我就告诉他们,什么是红灯,什么是绿灯,骑自行车左转的正确方式是先第一次绿灯直行,然后再等另外一侧绿灯,过两次灯,而不是直接左转,那是很危险的,因为我们是非机动车。

不要怕麻烦,进城的第一堂课应该是学习交通秩序,至少别出了事故,这里不是农村,不要挑战概率,否则就是那个被老虎吃掉的女人。

不要横穿马路,一定要走斑马线,要把父母当孩子一样去对待,去教育,这是呵护他们的方式,昨天还有辆大货车因为躲一个老人,撞到桥上了,车头都撞烂了,老人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,走了。

我正好路过。

我们不守规矩的时候,其实就是不安定因素里的蝴蝶效应。

每个人都可以引发蝴蝶效应,不信?

例如,我离婚了。

那么,我要再娶吧?媳妇要再嫁吧?又有两个人参与进来了,他们原本也应该会跟别人组建家庭的,那么又有两个人参与进来了,因为我的离婚而引发了串联效应,所有人都要跟着变化。

所以,每次离婚,其实都是一次蝴蝶效应,你改变了无数家庭的命运。

我曾经跟本地志愿者组织探讨过做公益的核心在于教育,要教育本地人守交通规则,事实上没用,交警曾经联合派出所在主干道上执法过,抓电动车,他们驶入了机动车道。

没用。

核心问题出在了哪里?

本地人,多数没有读过大学,是城市综合素质没有跟上,说白了,我们就是一个大农村,别说往上三代是农民了,县城里多是农村户口。

大家还没有守规矩的意识。

教养问题?

有篇谈教养的文章曾经一度很火,《是教养,让你跟别人不一样》,但是我觉得有鸡汤的味道,我谈的这些不是教养的问题,而是救命的。

谈多了,我自己都烦了,其实也得叮嘱我自己,不能有丝毫侥幸心理。

有次,打球,中场休息,谈起了姚晨,一个大叔说,那娘们嘴太大了,送我,我都不要……

当时,我就在想一个问题,为什么当我们议论明星时,我们是如此的自信?我们可以随意地蔑视他们,这是为什么呢?

因为,我们没有近距离接触。

没有笼罩在他的气场里。

在没有被笼罩以前,人总是出奇的自信、牛B,就如同我偶尔邪恶地做民意调查:你们局长泡你,你同意吗?

答案全是NO。

但是,真的想泡呢?

又是另外一个答案!

例如,我在文章里随意调侃那些作家,真见了面呢?你会发现,我就是一个小丑,低头哈腰、端茶倒水,满嘴奉承,我们在评价别人时,是忽略了气场的存在。

偶尔,也有人向我告状,XX说你坏话了。

我心想,这重要吗?他在我面前跟个绵羊似的,这就足够了,至于不在我身边时,他怎么评价是他的事了。

上过班的人都知道,我们比老板牛B。

但是,当着老板面呢?

我们就是奴才!

我去过几次教堂,教堂这个玩意就很神奇,再调皮的人一走进去,瞬间就安静了,气场问题,有时我又觉得他们好傻,你说人活着自由自在多好,你们非往脖子上套个枷锁,信什么上帝呀?

逸影网-北京大学

我喜欢在教堂里坐着发呆,里面很安静,很空旷,很神圣,特别是修女们唱歌时,比什么都好听,那声音一直往骨髓里钻,清澈、悠扬……

我去的多是基督教,也去过一次犹太教的,在基督教堂里帽子是必须摘的,但是在犹太教堂里,帽子是必须戴的,帽子又分两类,一类是圆顶的,一类是类似手帕似的。

为此,我专门求证过,为什么犹太教徒要时刻戴着帽子呢?

犹太教徒的说法是:把帽子放在我们身体的最高点---我们的头顶、学问之所在---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自己和整个世界,在人类的学问之上,另有上帝的无边智慧。

这个帽子有个专业称呼:Kippah。

曾经有个这样的故事: 1983年,驻黎巴嫩多国维和部队营地发生重大爆炸事件,造成299名士兵死亡。事件中,一名美国犹太教士(Arnold Resnicoff)用自己的Kippah为受伤的战士擦拭脸上的血迹,Kippah被鲜血染红,一名随军天主教士见状,从自己的海军陆战队军服上撕下一 小块圆布,做成简易Kippah戴在Arnold头上,这幅照片迅速传遍美国,成为军中不同宗教互相尊重的美谈。

这些日子,我一直在思考王小波提到的“自尊”的问题,我们到底有没有把人当人看?有没有考虑过他人的尊严?

我去火车站送朋友,要求必须过安检,过就过吧,把包放上去,包包下来时,掉地上了,我在想,你们这设计就有问题好吧?为什么不设计得稍微高一点,让人能站着拿包包?为什么非要落到地上呢?

但是,大家貌似没人觉得不妥,仿佛就该如此?

这就是人的尊严问题。

这一点,机场就好很多,无论国内还是国外,基本上都不需要弯身捡行李了,国内还有脱鞋安检的习惯,国外越来越少了,新西兰、澳洲那边的安检方式是用狗,再就是一个超大的仪器,人站上去,类似做CT,做全身检查。

这是过去我们没有思考过的问题,总觉得无所谓,能用就行,类似的故事特别多,推荐篇文章给大家,很短,《30厘米的尊严》。

最近,大家又在讨论房价,看来二胎效果不错,自从二胎放开以后,生孩子都要排队了,我在小区里闲逛,发现孕妇N多,连做彩超都要提前半个月预约了,插队?几乎没有可能了。

二胎放开后,房产接着火了,本地医院计划把儿科专门分出去,成为儿童医院,这么多儿童,肯定需要专业的儿童医院。

我总觉得房价与我无关,上海贵、北京贵,贵就贵吧,我的原则就是买不起就不买,多简单的道理,不属于你的地盘,你非去抢,我觉得还是太便宜了,上海的房价应该100万一平,各回各村,人家原本生活得好好的,你看着人家的地盘好,你想去,又嫌人家房价高……

2015年春天,济南那帮炒房的朋友联系着一起炒房,几套小房子,找上海户籍的朋友合作的,利润的5%给他,无论趋势如何走,持有两年套现。

当时最小的一套房子90万买的,今年春天就到了280万了,现在呢?

前些日子卖了,550万,若是拿到现在,600万!

虽然赚了钱,但是我觉得很悲哀,为什么呢?你想想,做实业的那些朋友,多么辛苦才能赚这么多钱?而我们呢?不说空头套白狼也差不多,轻松地套到了400多万,白赚的,若是上班?即便是当个公务员,一辈子也发不了这么多工资。

这是一个病态的房产市场。

病态的根源是什么?

大家都想往上爬!

例如,乡镇上的想在县城买房子,县城的想在市里买,市里的想去济南或青岛,济南或青岛的想去北京或上海……

形成了这么一个循环。

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卖户口,若是有人卖户口,例如500万卖一个北京或上海户口,就是砸锅卖铁我也给孩子买上。

一提这个事,大家接着轮番轰炸我:户口就那么重要吗?你咋那么虚荣?

重要!

金融危机为什么会出现?

做实业的少了,玩资本的多了,我们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,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折腾,钱很重要。

没有只涨不跌的玩意,换句话讲,当年你怀疑过石油会跌吗?黄金会跌吗?在咱感觉里,一切都只能越来越贵,对于油价过10,我们一直都坚信,如今呢?

跌了吧?

房子,也不会只涨不跌的,而且我觉得房子作为投资而言,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变现,若是你持有时间很短,例如只持有1~2年,非一线城市,基本上很难赚钱,因为有过户费,有交易税,济南的房价涨得再猛,你换算一下,发现一年没涨几个点,一交易,要么平本,要么微利。

一线城市可以,但是户型、位置都非常关键,普通人也玩不了,需要专业团队去操作。

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。

上周,还有一套房子,是我媳妇联系的,对方急用钱,交过2年贷款了,她想原价转,非常急,为什么不好转呢?因为不能过户,她网签过了。

这个便宜到底能不能捡呢?

她的意思是只需要把首付给她,她把银行卡给我们,我们定期每个月还房贷就可以了,写个公证合同,等房产证办下来,她跟我们一起去过户。

人,看起来不错,做生意的,周转不过来了,因为是发生了家庭变故,但是我觉得这里面风险非常大,万一她牵扯上了官司,被法院查封了。

因为房子一直在她名下。

房产证两年就能办下来,若是一切不出差错,两年我们能赚这么一套房子,可是我又反过来想,你的亲戚朋友为什么不抢这套房子呢?她说,亲戚朋友没钱。

我又在想,中介为什么不抢呢?

大家其实都在纠结一个问题:不能过户!

不能过户就意味着,这个房子的所有权不是我们的,我以前炒过这样的房子,单位的福利房,我买的名额,持有一年多我就转让了,因为我总觉得缺少掌控力,房子不是我的名。

我问牛哥如何处理?

牛哥说,敬畏规则,比你聪明的人有的是,为什么别人没出手?眼看着捡便宜的事往往是骗局,即便是真的,一旦她喘过气来了,她也后悔了,因为人过了困 难,就会把困难无限缩小化,总感觉那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会这么想,后悔卖给你房子了,她违约的成本非常低,无非把钱原数还给你。

我想了想,对!

我们找的上海户籍的朋友合作,彼此信任,彼此又不信任,他不能贷款,否则影响他以后贷款,咋弄?全款买房,那也有风险,就是他被查封之类的,那就需 要签个租赁合同,例如一次签30~50年的,法律里有规定,房子可以买卖,但是租赁合同是一直生效的,那么这套房子就没人会买,即便买去也白搭。

牛哥讲过,跟朋友合作,其实就是逛动物园,在猴子眼里,你是猴子,他是人,在我们眼里,猴子是猴子,我们是人,如何避免我们相互伤害呢?需要建立围墙。

美剧里老大怎么管理小弟?

先给小弟买上巨额的人身保险。

你被人杀了,这个钱赔给你父母。

你犯了错误,被自己人杀了,这个钱赔给老大。

老大不怕你偷钱,不怕你背叛,因为杀了你可以得到好处,即便是把50%的赔偿金给杀手,也有人愿意灭了你。

炒房子,的确赚钱,但是我觉得不开心,毕竟是投机来的钱,另外这也不是我的专长,还有一点就是我了解到了更多的内幕,感觉更伤心,例如炒房一次带进去30个人,但是真正赚钱的可能只有四五个人,剩余的其实全是接盘侠角色,甚至是自己人骗自己人,我感觉特内疚。

例如,我跟你讲,上海有套房子不错,对方急用钱,那么肯定马上有人感兴趣,其实这套房子的幕后主人可能是我,是我操纵了这一切。

无论什么行业,都是内行吃外行。

炒房?

做老百姓,还是安心做老百姓吧,单峰他们跟着牛哥炒别墅,一个人赚了100多万,我一点都不羡慕,因为我承担不起相应的风险,万一找不到接盘侠咋办?

为什么我的角色很重要?

因为,接盘侠往往都是因为信任了我。

不要做自己掌控不了的生意,你要反复地问自己:我真的能做到完全掌控吗?

你的资金为什么理着理着没了?

因为,你掌控不了很多东西,例如你把钱借给了我,你心想,懂懂都写了10年文章了,他肯定会写第11年,反正肯定跑不了。

你咋知道我不会跑?

你只是从概率角度去推测的,但是是没有法律保障的。

待在农村多好,你们非去北京、上海,我有些不理解,那里真的好吗?蜗居在那里,在农村多好,根本没有堵车这个概念,在我们县城有些路段是可以轻松开到100公里/小时的,我家离医院看着很远,但是我从沂河大道过去,一加油门就到了,不用5分钟。

为什么要去北京上海呢?

中秋节,天成过来找我玩,他以前在腚疼那边做助理,一个月4000元,前些日子回家了,自己创业去了,很年轻的小伙子,9几年的,我忘记了。

我跟他讲:你这个年龄,别待在县城,往大地方飞,去北京,去上海,去纽约,能飞多高就飞多高,城市越大,人越多样化,科技越发达,人性越包容,你去感受一下,脱离这个破县城,一旦你在这里恋爱了,结婚了,就再也出不去了。

他问我,董哥,你为什么不出去?

我说,两个原因。第一、我出去过,我在青岛、上海都工作过。第二、我的职业决定了,我适合安静的环境,我需要思考。

见识,非常重要。

那天,小薇问我真的不去大城市发展了?

我说,当然去,只是我跟儿子一样,极度缺少安全感,那我就需要换个节奏,一步一步地爬上去,例如我突然回到农村,就是因为我接受不了租房,也接受不 了贷款,那么我就需要从头再来,先到农村,再到县城,再到青岛,再到上海或北京,再考虑更大的平台,我是为自己铺了路,也是为孩子铺了路,让他接受循序渐 进。

例如我在农村的时候,我把县城的房子买了,我在县城的时候,我把青岛的房子买了,我在青岛的时候,我会把上海的房子买了,这些我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中,包括我们在按期交上海的社保,就是为这些做准备的。

我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的。

因为,一级有一级的人文水平。

上次,一个老师跟我讲,高考对于农村孩子不公平,例如咱这边孩子若是送到北京,都上北大了。

我心想,你这想法,弱了。为什么?

你想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,北大毕业的,他孩子考上北大不是应该的吗?至少会考上北大,因为无论从遗传还是教育,他们都是碾压我们的。

这只是说的文化科。

提素质教育?

那更没法比了,你会唱歌吗?会弹琴吗?游学过吗?见过老外吗?

比来比去,还是比分数对于农村孩子而言,最公平,因为比别的,我们更比不了,比分数还稍微好一些。

为什么北京、上海的录取比例那么高?

因为,那里的人才浓度最高,若是全国范围内按照人口密度来划分,我认为那才是不科学的。

例如我是北大的,我媳妇是清华的,我儿子考个中专?

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政策上,希望把地主的土地分给我们,把房价给降下来,把北大录取分数降下来,那都是不现实的,即便是降下来,咱家孩子也考不上,与其如此,不如换个思维模式,例如?

咱好好赚钱?

咱娶个北京媳妇?

莫抱怨,越是不公平的,越对我们有利,因为我们的努力可以造就我们的优越感,若是再回到大锅饭时代,那谁出头,谁吃亏!

逸影网推荐阅读:有没有玩棋牌游戏赚钱换人民币的游戏?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139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
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头像
1L阳谷赚钱网 2016-10-14 16:44:55 回复
今天来拜访
头像
1L逸影网 2016-10-14 19:03:55 回复
@阳谷赚钱网 好的,有空常坐坐。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