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当官

逸影网  京沪二线走我们村,2014年开始测量的,对于我们而言,绝对是好事,能拿到赔偿金……

可是,村里又有些小疙瘩,我们村有40亩土地被邻村占有,属历史遗留问题,我们村的说法是当初承包给邻村的,这些年他们既没有交租金也没有退还,另外已经换过N次届了,没人去主持这个公道,而邻村的说法则是我们村卖给他们的,还要找老书记来对质,老书记死了N年了,咋对质?

这40亩地,恰好被铁路横穿。

说起赔偿金来,我总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呢?

既然土地归集体所有,为什么国家征用土地还要赔给我们钱?这些土地又不是我们的,是国家分给我们的,同样是人,为什么城市人没有土地?这是不是不公平?

例如我们家的房子、土地全部被征用,那么可以获赔两百万,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吗?

为什么非要砸着我呢?

得了便宜又卖乖?

没有,我只是在思考这些问题,我们是不是在扮演着拖后腿的角色?我只是好奇,为什么穷了一辈子,莫名其妙的突然富了起来?

我有些接受不了!

2014年,我们村的书记是我同学,平时在县里做装修业务,小包工头,这小子口碑特别好,为什么呢?会来事,嘴特甜。

他有一点很像蝉禅,咋回事?

就是特别虚心,爱学习,别人给提个建议,马上就执行。

2014年春节,牛哥到我们家来玩,那我肯定要喊书记陪着,这是最高标准的接待了,在村里饭店,我们几个喝得很兴奋,牛哥在教育书记,教他如何当官。

当官的技巧是什么?

就是把自己的想法以村民集体建议的方式提出。

例如,村里想修条公路,咱想修,因为有机会能赚点,但是若是不问村民直接修,那么老百姓是有意见的,那咋办?召开全体村民大会,提出这个想法,让大家来给出建议,大家七嘴八舌……

然后书记总结:今天大家的发言都很精彩,我整理了一下,主要有以下几点建议,一、二、三。

这些建议恰好就是他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。

于是,公路修了,是民意使然。

但是呢,真召开村民大会也不合适,因为有人天生就喜欢捣乱,特别是在农村,他们的观点就是领导想干一切事都是有阴谋的,一定要搅黄。

那咋办?

推出社员代表制,例如你们这几户选XX为社员代表,村里每次决议都由社员代表参加,社员代表在筛选的时候,本身就是站队过程,你有什么想法都很容易推送下去,对大伙也有交代,什么交代?

这是集体的想法。

书记很快就实施了,而且每次召开社员大会都送一些小东西,例如一袋面,一斤肉……

大家都乐意参加。

牛哥还给了他一个建议,多做面子工程,少做实事。

什么意思?

就是别折腾,例如通街、拆迁,让村民劳民伤财,这些事咱不能干,但是修个广场,教大家跳广场舞,这些咱要多干,花不了几个钱,而老百姓都说好。

他又领悟到精髓了。

那么若是想修建一些东西咋办?

找上面拨款,拉赞助,就是别让老百姓出钱,只为老百姓做好事,不给老百姓添乱。

书记,真是领悟到了极致,口碑达到了历史最高峰。

人家村计划生育咋搞?书记跟妇女主任去家里抓人,而我们村呢?书记帮着藏人,谁不说他好?

当时我在装修新家,我在办公室,他打电话找我,问我有没有空一起吃饭。

我问,啥事?

他说,给你送几袋水泥,装修剩下的,正好你要用。

其实我不想要这些水泥,还要自己搬上去,弄得乱七八糟的,我不如直接从物业买,一袋11块钱而已。

他想要牛哥电话。

我在微信上问了问牛哥,牛哥同意。

他们单线联系了。

晚上,我问了问牛哥,啥事?

牛哥说,这小子犹豫不决,遇到了棘手的事,是积极顶上去,还是急流勇退?

我问,你给的什么建议?

牛哥说,退,因为一群狼争肉的时候,大家都受伤,不如先松口,让他们去争,等大家都争够了再出现,虽然未必能吃到肉,但是一定不受伤。

这小子辞职了,理由是要搬到城里了,无暇顾及村里事务了,这个也是事实,他的确在城里住。

他不当官了,想当的有的是,特别是在拆迁赔偿之际……

一个跟我爹年龄相仿的党员当选了,村里选书记不是老百姓投票,而是村里党员投票,这就涉及到了家族问题,谁的家族大,谁有机会。

他的家族大。

农村的家族不同于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家族,农村的家族不是什么财团,只是单纯的血缘关系。

他属于强硬派,意思是强行占领那40亩地,找挖掘机去把地给翻了,直接围上栅栏。

我们围上栅栏,邻村就给拆了。

一来二去,动武了。

第一次,我爹也去了,一看是真的要打,我爹骑自行车就跑回来了,他从年轻的时候就胆小……

我们村被打住院的好几个,但是也不是大伤,多是被石头击中的,现在农村战争也多是空战,隔十多米,相互对掷石头、砖头。

我们村在组织大面积的反攻,对方也在组织防守,镇上已经派出了工作组,但是没用,工作人员被软禁到小屋里了,农村人的想法很简单,我们挨打了,就要打回来,就这么简单,谁说了也白搭,你要抓?那就都抓去吧。

派出所工作人员太了解农村人了,所以来了,也只能劝劝。

这时,村里有德高望重的长者,以前在银行工作的,还是个领导,退休返乡的,他提出弹劾现任书记,理由是这个人野蛮、无知,竟然崇尚武力。

他联合了我们村所有在城里的人,包括我,大家意见高度一致。

我们这些人是有话语权的,什么年代了,还打打杀杀?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?两村书记坐到一起,把这个事谈谈就是了,实在不行,各让一下步,各分20亩,不行吗?

也很好。

说是这么说,但是没有书记会这么做,为什么?

因为每个村都觉得这40亩属于自己的,不愿意分割,就如同钓鱼岛现在掌握在日本人手里,我们说是我们的,日本说是日本的,我们能不能协商一下,一家一半?

不行,老百姓接受不了。

村里在城里的这些人聚了两次,感觉也搞不定,大家也都洗洗睡了,管不了就不管,多简单的事。

我想,我爹属于社员代表,要是一直留在村里,肯定会出事,干脆我把他拉到城里吧,让他帮我监工,千万别去掺合村里这些烂事。

我在非洲那几年,中非、西非都很乱,主要是因为钻石开采问题,有部电影就是反映这个的,《血钻》,当战乱来临时,两类人会选择逃离。

第一类,富人。

第二类,穷人。

我们村的事最终怎么解决的?县里派来的工作组,裁决这40亩属于邻村所有,因为这些土地纠纷问题已经超过20年了,当初办理农田登记的时候,就已经属于邻村了,以国土局登记为准。

新书记呢?

当了不到半年,出事了,挪用了700块钱,公款。

所谓的出事,就是下台了,也不会说抓起来之类的。

村里人竟然非常怀念上一届书记,也就是我同学,纷纷建议他再回来,偶尔我们俩小聚,这家伙反复感叹:牛哥真是高人。

他回去吗?

不回去了。

我是反对战争的,哪怕是村级战争,别说牺牲,就是头被打破了,我也觉得蛮心疼,我热爱和平,我们就是和平久了,得瑟了,竟然迷恋战争了,动不动就喊打,只要我们喊打,就意味着有人要付出生命的代价,他们原本可以跟我们一样开心、幸福地活着……

一场战争,哪怕牺牲了一个人,那么这场战争也没有赢家,因为有人丢了命,那是命,比信仰、自由都珍贵的东西,没了就真没了!

中国人是最善战的,例如键盘战。

我曾经在学校家长群里问过一个问题:在战乱年代,你愿意让孩子参军吗?

答案很意外。

我们希望的是什么?

我们喊喊,国家发动战争,然后让别人去流血牺牲,来满足我们的爱国情怀,当年复旦大学的学生去南京请愿,要求国民政府发起抗日战争,蒋中正出来接待的大家:同学们,你们好,看到你们的激情,我看到了中国的未来,现在我给你们出道选择题:A、回去。B、立刻到右边排队报名参军,我们打日本。

同学们,都选了A。

现代战争越来越难爆发了,为什么?

因为,全人类都在成长,大家慢慢地达成了一个共识,热爱和平,可是战争依然不断,这是咋回事?

在闭塞区域,战争依然会存在,主要是内战,越闭塞越崇尚武力,因为他们喜欢阴谋论,总觉得全世界都在觊觎自己,你问问朝鲜人民,是不是有解放美国的冲动?

都有。

你问问他们,是不是朝鲜能打败美国?

肯定的!

闭塞的缘故……

大国之间会不会爆发战争?

基本不会了,就如同马云会跟马化腾打架不?

越文明,越不会。

所以,中美是不会发生战争的,这一点请把心放在肚子里,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大家有没有想过战争会带来什么?

就一点,国内经济高度危机,资产快速外流,移民潮会到来,优秀的人纷纷离开,只剩余我们这些贫贱不能移的老百姓了。

我们习惯性把自己当弱者来对待,总觉得大家都来欺负咱,我们怎么认识欧美发达国家?

豺狼!

可是,我们要反过来想,我们今天的经济和文明才达到他们上世纪的水平,我们今天已经开始热爱和平了,按理说他们应该在上世纪也爱好和平才对,是不?

是!

这就是我们对“正义”的认识偏差。

例如,八国联军是不是烧杀掠夺?

八国联合是不是维和部队?

我们敢思考这样的问题吗?

不敢,这是叛徒才该思考的问题,今天我们在非洲派出了维和部队,对于非洲当地老百姓而言,我们是不是也是豺狼角色?

这些问题,都需要换位思考。

例如,清朝以来,我们仿佛一直都是落后挨打的角色,那么近70年来,我们是否多次派兵出境?是否是国际上的好战者?

对于邻居国家而言,我们是否是豺狼角色?侵略者角色?

不,我们一切都是正义的。

那么再来思考一个问题,南海问题到底是一个什么问题?大家家里有地图吗?你看看九段线画在了什么位置?

是不是有些太霸道?

是否会脸红?

若是换位思考一下呢?我们是越南、菲律宾,我们是否会申请美国老大哥来主持这个公道?

所以,邓爷爷才是高手,他提出了搁置争议、共同开发。

领导人知道这九段线的霸道不?

都知道,而且也明白一点,目前2/3的岛屿实际控制在对方手里,我们对南海的主权宣誓就如同对钓鱼岛的主权宣誓一样,那是我们中国的,当然未必在咱手里。

没有一届领导人会积极让步,说是愿意积极面对国际海洋法,我们重新画一下线,那还了得,老百姓不接受,老百姓才不管这个线画得是不是霸道、无理……

国家都明白。

在很早很早以前,就有国际问题专家提出,解决南海问题的根本,是我们做出让步,我们也想做出让步,但是谁也不会说这句话,谁说谁得罪人。

美国为什么会参与这些事?

如果全世界是一群孩子,那么美国就是大哥哥,这些年一直都是和平的主导者,当然我们跟朝鲜一样,把他们想象成豺狼了,美国是全球维和的主要军事力量,若是没有美国,N多地方会发生战乱。

这一点,我们是不愿意承认的。

平时,我们总是抱怨美国多管闲事,人家内战你也要参与。

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美国人民比我们富有吧?比我们文明吧?你觉得他们会允许自己的政府为所欲为?他们比我们更热爱和平,当然我们未必接受这个观点。

还记得卢旺达大屠杀不?

国际上一致的声音是:美国,你为什么不去管管?

都在抱怨美国参与慢了。

明白了不?

小弟弟把小弟弟给杀了,外人都觉得大哥哥做得不够好,他们俩打架,你为什么不去管管?

所以,在全世界范围内,美国一直都扮演着警察的角色。

当你站在这个角度去看待南海问题、钓鱼岛问题的时候,又会是另外一个视角,另外我们总觉得自己军事很牛B了,这是老百姓认为的,你知道从海南巡逻到曾母暗沙要多远吗?

相当于广州的战机到北京巡逻,飞不到。

我们军事力量真的很牛B吗?

可以看看两部电影《黑鹰坠落》、《危机13小时》,看看美军的小范围作战能力,再问问我们当兵的兄弟每天训练啥……

有些东西,都只是我们想象的。

我们发展国防力量,只是起到震慑的作用,是用来崇尚和平的,绝非是发起战争的,震慑+博弈,就如同我们练了一身肌肉,未必是为了打人的,而是让人见了害怕,不敢轻易挑战我们,另外即便真的挑战我们了,我们也很抗打。

我们能打过美国或日本吗?

我们的答案和朝鲜一致!

无论打得过,打不过,都不要打,我这种人是不是天生汉奸相?我倒是特别欣赏北欧国家在二战时期的表现,战争来了,急忙投降,避免国民遭受伤害……

我是胆小主义者,我一直觉得,命比什么都重要,我也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因为南海问题而流血牺牲,无论他是美国人还是越南人还是中国人。

理性的前提是什么?

知己知彼。

我们知道自己,但是不知道美国,大家看过《教父》吗?那是1972年上映的电影,你看里面的生活方式,是我们今天能达到的吗?

出去走走,才能知道我们多么落后。

否则一直都活在想象中……

另外,作为老百姓,好好过日子就行了,南海问题不属于我们操心的范畴,我们的操心只能是添乱,记住我们的身份,我们是小老百姓。

我觉得,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,在于签证,使我们没有机会了解外面的世界,我们喜欢阴谋论,认为一切比我们强的都是敌对势力,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出过国,我们不能买张机票就走,所以我们跟朝鲜其实没啥两样,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承认与不承认,这都是事实。

越落后的国家,越崇尚武力,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我们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太多太多。

NO WAR!

最关键的一点,无论我们的声音有多响,其实都左右不了任何事,这才是最悲哀的,你没命地哭喊,没人听你说了什么。

海燕,长点心吧!

今年,一直生病,身体不好,说倒霉吧?也不倒霉,我们村通高铁,同时又被规划为了保税区,两者合一,赔了200来万,我媳妇想要这个钱,我爹没敢直接答应,问我,是给我还是给我媳妇……

我说,给我吧。

给了我。

这些年,我收入还真不错,但是攒不住钱,很少能过百万,攒到50万就算多的时候,马上就会考虑怎么花,买房,买车,等等。

特别是前几年我特别喜欢车,每年都会买,去年买了三辆,攒不住钱,所以突然手里有了200万,不知道应该怎么规划了。

连我都有如此的纠结,我在想,对于村里其他人而言,拆迁款真是灾难,突然就迷茫了,过去总是想赚钱,现在钱有了,又不知道该干啥了,比过去更迷茫了,而且大家会攀比,赔偿款一下来,就有买宝马的……

我想买辆G500,我爹不管,他的意思是由我自由分配,上次分家的时候我就跟他讲过,既然家交给了我,但凡是决定的事,你就不能决策了,只能听我的,因为我代表着先进生产力,我爹表示同意。

媳妇不同意,媳妇的意思是当首付去松江买房。

我觉得不合适,因为我们未必会去上海发展,当然过去是有这个想法,我不喜欢都市。

后来,我在想,我对孩子有亏欠,就是我自己是农村娃,又让儿子出生在了农村里,他依然是农村户口,上面依然是XX镇XX村,我想给他买个户口,例如去青岛花200万买套房,就能落个户口,就等于花200万买个户口,目标明确。

大家竟然一致同意。

选房子的时候,又产生了矛盾,我的意思是在市北区选个二手房就可以了,媳妇的意思是去崂山区选,可以当首付,朋友的建议是选开发区。

上个月媳妇生日。

我没给买蛋糕,因为我们一整天都在忙着清点仓库。

媳妇说,老公,你能打100万到我帐上吗?我不乱花,我只是放着,心安。

我说,我不会跟你离婚的,即便离婚,咱家所有财产都给你。

她说,你就让我高兴一下,当生日礼物。

我说,不行。

说完以后,我就在觉察自己,平时我还真没因为钱跟她计较过,例如她买保险需要2万元,我直接给她10万元,平时每年我也会给她二三十万,真的没在钱的方面计较过,包括我们的房子都写的她名字,我很不在意这些,但是她突然要100万现金了,我觉得我计较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计较,可能是我觉得这些钱很重要?比媳妇还重要?

问我媳妇重要还是钱重要?

肯定媳妇重要,但是你让我给她打钱,我还是不想……

晚上,因为一点小事吵架了,她问我回家吃饭不,我说不回,她就哭了,意思是生日也不回来,我说中午不是给你过了吗?

我急忙赶回家,她在哭。

我听明白了,她的意思是嫌我们一家人提防她,把她当外人。

我解释了一下:咱爹征求过我的意见,是给你还是给我,我让他给我的,他是平等对待我们俩,若是我说给你,他肯定给你,咱娘的确是反对的,咱娘的意思是只能给我。

女人,解释不通。

钱,真不是好东西,突然使人失去了方向,我去奔驰4S店,看了看G350,售价130万,过去觉得好贵,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,因为我随时可以开走它,又已经觉得没意思了,至少没有当时对我有吸引力了。

赚钱也没兴趣了,例如有人交阅读费,我都立刻退给对方了,我嫌麻烦,人家来玩,又要接待,又要寒暄。

6月19号,去黄岛选了房子,恒大金沙滩,才知道200万算个啥?只能选100来平的房子,买了,钱还不够,又凑了一些进去,安稳了!

一场闹剧落幕了……

赔偿款,我爹没分给我姐姐们,那天我大姐问我借5万块钱,她前年搞了个大农场,一直投入状态,我跟她讲,这钱不用还我了。

她说,以后还。

我觉得,原本亲密无间的感情,因为这点钱,仿佛有了一层说不出来的感觉,现在好多了,等于扔了,都老实了。

说归说,我和我媳妇都是对钱没有太多感觉的人,可能我们俩都只是想体验一下帐上有200万现金是什么感觉,仿佛我们俩捡了一个魔戒,我戴上了,她想试试,我拒绝了。

事后,我又蛮心疼这些现金的,我们因为内心的自卑,为了给孩子一个城市户口,用了200多万,那些天,我们在群上天天讨论这个问题,大家一致声讨我,但是声讨我的要么是北京户口,要么是上海户口,你们咋可能懂我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呢?

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过,所以我们要极力获取,不惜一切代价,我们太在意身上的这个标签了。

XX镇XX村逸影网

村民有钱了,进城买房是首选,其次会买车,还会干啥?

加盟项目。

说白了,给农村人这么多钱,其实大家都驾驭不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花,用不了多久,就折腾没了,我们村有个老头赔偿了30多万,他两个儿子为了这点钱,动了刀子,关键是老头也不愿意拿出来,所以当我说我爹把所有赔偿款都给了我时,大家都很诧异?老爷子咋舍得的?其实我爹对这些也不在意,关键是他相信我……

最近,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当战乱来临,我们会不会考虑移民?

我们还处于思考、假设阶段,而对于很多人而言,早已飞走了,看看全国范围内投资移民中介有多少就知道了,大家都在往外跑,外面是豺狼,他们为什么还跑呢?

这就是答案。

这么一想,我突然觉得挺可悲的,当我们有了钱,具备移民条件,我们会不会这么做呢?

现阶段,我是深爱这片土地的,至少我是不会走的。

可是,万一我有钱了呢?

那我不知道,因为我还没达到那个LEVEL,不过就那个阶层的人统一表现来看,我可能也会有他们类似的想法,毕竟一个阶层,一个共识。

继续南非系列。

南非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有下午茶,例如每到下午3点,所有的教职工都会去休息室,喝茶去了,所谓的喝茶并非完全是喝茶,而是可以吃点心,大部分机关单位都是有下午茶的,这福利好吧?

他们喜欢吃奶油,超级甜,无法描述的甜,甜得发腻,类似我们小时候吃的糖精,至少我是不喜欢吃的。

下午茶,往往会吃这玩意,类似冰淇淋。

喝下午茶的时候,我们喜欢去学校咖啡馆打游戏,那时玩《奇迹》,很偶然的机会,在咖啡馆认识了一个姑娘,一看就是亚洲人种,也在玩《奇迹》,我就过去问她是不是中国人,她说是。

找到知音了。

一握手,我擦,这是我遇到过手劲最大的女人,捏得我嗷嗷叫,关键是她不是故意的……

很壮,不肥。

最初,我怀疑她是蒙古族的,因为她骨架很大,蒙古族的姑娘咱不敢随意招惹,不过据说很值得尝试,因为姑娘常年骑马,骑术一流,小肌肉群发达,去过内蒙古的男人都上瘾,这一点我前些日子求证过腚疼,他谈过内蒙古的女朋友,据描述,特过瘾。

这姑娘的网名叫小嘴哇凉。

看名字是性感女生,一看,绝对的女汉子。

她的《奇迹》刚开始玩不久,属于菜鸟,跟我不是一个区的,我让她换到我们的区,这样我可以带她……

就这样,我们约定下午茶一起打游戏。

在一起不到一周吧,我已经摸透她了,她不是留学生,是交流生,她的专业是举重,她没读过高中,初中直升的大学,天津体院,没有拿过国际级名次,在国内能排前100名,已经属于佼佼者了。

那时,她17岁,但是感觉年龄比我大,她说自己是练举重的,我还真不信,因为她真不胖,劲大吗?

不说把我举起来,把我拎起来是蛮简单的。

我忽悠她,晚上攻城,我们俩去学校外面的咖啡馆上网,可以上到凌晨2点,半夜不想回宿舍了,只能找个宾馆,套路跟国内差不多,她没有半点提防,貌似也不需要提防。

我们什么都没说,她去洗澡,然后我去洗澡。

在床上,她一揽我,我瞬间后悔了,她力气太大了,仿佛是一个男人在蹂躏我,而且她胸特别硬,全是肌肉的感觉,我躺在她怀里,真跟个小鸟似的。

她不是蒙古族的,但是比蒙古族的厉害,直接无法攻入,真是混身每一处都是肌肉,生理上的快感是无法描述的,但是就是觉得别扭,总觉得身下是个男人,自己约的泡,含泪也要打完……

我可能是吨位不够,火力不足,全程她没吭一声,我觉得就差张报纸了,她完全可以看张报纸,边看边应付我。

第二天,我算是第一次认真看她,长的蛮好看的,真的蛮好看的。

我就找机会逃跑。

她不让。

有了乒乓球的那个经验,我觉得体育生应该属于蛮不在意这些的,但是她不,她认为我占有了她,就是恋人了,她非要跟着我回宿舍,哎呀,把我宿舍给收拾的,真当自己家了。

吓得我三四天没敢回去。

她天天给我发信息,问我到底干嘛去了?

我逃跑了,中间也断断续续见过几次面,但是每次说到重点问题我就找理由逃跑了,我不想跟她谈什么破恋爱,我只是想来一炮,没想到甩不掉了。

她临走的时候,我去送她了,她已经不能奈何我了,你都要走了,总不能机票都退了吧?非让我送她过海关,聊了聊她的感情史,谈过一个男朋友,也是举重队的,说他们俩怎么吵架?直接打,谁把对方打晕谁就赢了。

我心想,多亏我没答应。

进了海关,我给她发了个信息:对不起。

她回了一条,认识你,很开心,回国我会想你的。

后来的后来,我得知她加入了新加坡国籍,可能是为拿成绩吧,在国内是没有出头之日了,也没有拿到很好的成绩,现在在那边做教练,2015年我去新加坡,见了一面,在酒店大堂见的,她一眼没认出我,我也没认出她,说白了,我们早忘记对方长什么样了,只是有个模糊的记忆而已。

她在新加坡成家了,俩娃,蛮幸福的,点菜的时候,发现她英语说得非常流利,人也变漂亮了,有国际范了。

她叫什么,姓什么,我都记不准了,对她唯一的记忆就是身体,就一个感觉,给人无与伦比的生理刺激,不过依然没把她放在心上,可能因为缺少感情基础吧。

在新加坡见面时,我说,以前真的很对不起你,总是逃避你。

她笑了笑,说那些干嘛,那时不懂事。

这次见面,啥故事都没有,仿佛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朋友,格外的生疏,又仿佛很熟悉,分别时,她伸手,我握了握。

没有捏的我嗷嗷叫,反而小手有些柔软……

        逸影网  QQ/微信  3482479705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7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