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汽车类媒体

办公室来了个妹子。

我在外面处理点业务,安排炮神帮我招呼一下,炮神有我办公室的钥匙……

过了半小时,我过去,炮神在泡茶,妹子在喝茶。

妹子总是笑。

我问,笑啥?

她说,我总想起你写的那篇文章,里面说炮神每天的工作就是泡茶,发呆。

美女模特

我问,我写的不对吗?

她说,对!当时不信,现在信了。

如今,聚集在我这边的小伙伴越来越多,大家纷纷找房子定居下来了,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喝茶、聊天,仿佛这是创业捷径一般。

仿佛名字出现在文章里,就已经拿到了成功的钥匙。

咋可能呢?

跟我久了,人会变得颓废,跟着我,无非就是在办公室喝茶,出去聚餐,要么去附近城市转转,要么就是打球,每天就是这么混日子。

我可以混,但是你不能混。

因为,这就是我的工作。

倘若一个年轻人,没有什么主业,又这么去安排自己的生活,那不是颓废是什么呢?从上午10点到晚上6点,你都在玩,都在挥霍。

那你会问,你不是也在挥霍吗?

不是呀,我上午10点出门前,我把文章写好了,我晚上回家读书呀,我中午是招待外地来访的朋友们,是积累素材,下午打球是为了锻炼身体。

不用看别的,球馆里有年轻人吗?

年轻人,都在忙着创业。

前两天,来了个女生,4S店的经理,83年的,跟我同龄,单身,我们就调侃腚疼,要不,你娶了她吧?反正她有钱。

腚疼来了一句,我不喜欢老女人。

我心想,83年的就老吗?不依然是小青年吗?

腚疼说,我只喜欢比我小的。

好吧,年轻有资本。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那晚,我做了一个梦,特别悲伤的梦,就是梦里的梦醒了,我已经多年没想过自己多大了,我一直以为自己是25岁,突然一算,我已经35岁了,而且一事无成,特别的悲伤,梦里哭了。

我35岁了呀?

记得,当年我25岁,我给老师写了一封信,感慨自己虚度了两年时光,因为我是23岁开始写文章的,也是那年出的书,春风得意,我总感觉自己会步步高升,但是当我25岁时,突然一反思,发现自己进步不大,甚至有些退步,特别沮丧,就给老师倾诉了一番。

老师给我回信:需要制定五年计划,严格执行,否则等你30岁时,你又抱怨时光流走了。

擦,一想,我哪是30岁,我已经35岁了。

什么五年计划,十年计划,早忘耳后了。

为此,我压抑了一天。

无意,翻出了2006年的一张合影,我是那么的青涩,当年23周岁,在业内算是小有名气,当时是新浪搞的草根写手大聚会,类似今天的自媒体峰会。

里面的都是当时小有名气的写手,王通也在,他是2002年成名的,据说当时连腾讯都找他给做SEO。

照片里的人物,今夕何在?

多数沉寂了,当然也许在别的方面风生水起。

我和王通算是继续活跃在写作道路上的。

如今,王通文章也写的不如以前频繁了,一直写文章的应该就剩我自己了,虽然没有发达,但是也没没落,日子算是越过越稳定,小康水平。

使我想起了工商系统朋友说的那句话,公司能正常营业五年,就算不错的,毕竟活下来了,如今去工商系统核名,你随意输入一个比较常用的名字,例如:超越。你会发现,接近半数处于注销或吊销状态。

能正常营业,就属于很不错的企业了。

写文章的高手,有两类。

一类是文笔很漂亮,动辄旁征博引,这类文章我个人不是很喜欢,我觉得读着太费劲,不好理解。

一类是文字很简单,故事很曲折,自己在里面当主角的,我们那群人里,有一个人我就特别佩服,这个人叫:史老七。

他有篇文章曾经非常非常火,但是这篇文章很恐怖,有硫酸杀人的,但是都是真人真事:《说说我自大学至今12年化学之路遭遇的安全事故》

我的文风受他影响很大。

在合影里,山东的有三个,除了我,还有一个泰安的,他年龄大一些,76年的,写的是计算机安全方面的文章,说的通俗一点,就是黑客,但是他自称是红客写手,什么叫红客,就是能去黑日本网站的爱国青年,十年前,网上最受崇拜的群体就是黑客。

当年,他也是春风得意,老婆是82年的,长的很漂亮,他买的房子就在泰山脚下,170多平,还有辆PASSAT,在国企干中层里的二把手,副科长,算是成功人士。

82年的,现在听着年龄很大,在当时,就相当于今天93年的女生。

嫩。

他姓很怪,应该很少有重名的,这么多年早已失去联系,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他的名字,发现他从2008年以后就没写文章了,倒在失信黑名单上发现了他,我一对身份证号码,里面有1976,确信,就是他。

离婚案,判他支付48万,他貌似没有执行,上了“老赖”名单。

我是感慨万千,当年多么的风光,咋说没落了就没落了?关键是你使我害怕,因为我怕这也是我的明天。

山东的还有一个,是潍坊的,他是写名人情感文章的,当时情感版块有两大名人,一是黄佟佟,一个是他,但是他这些年也不写了,可能自己也觉得八卦挺没意思的,何况自从进入了微博时代,貌似名人情感不需要写专题了,因为他们自己就炒作这些,博客就没人关注了。

应该说,是博客转型到微博,他没适应。

我们俩算是日常偶有联系,说是联系,也有四五年没见面了,说白了,他瞧不上我,可能是我浏览量太小的缘故吧,他一篇文章动辄过万的阅读量,而我只有几百,使劲努努力也不过是1000的阅读量,而且我登不了大雅之堂,好像从来没有大网站转载过、推荐过文章。

甚至没有名人提过我。

大家都害怕跟我接触,仿佛跟我接触就显得自己很低俗,我之所以跟王通成了好朋友,是因为只有他搭理了我,当时在咱眼里,这是名人呐!

为什么多数人没落了?

因为,大家接受不了突然失宠。

而且,接受不了从头再来,习惯了万人瞩目,突然只有几百人关注,感觉没意思了,没奔头了,而我呢?从来都没人关注,反而适应了这种黑暗。

所以,偶尔我推广身边的小伙伴,其实也是害了他们,帮他们走了捷径,短暂的拔高到了一个高度,一旦当他们摔回现实,他们不会再上班,但是又赚不到钱,最终会抑郁的。

茨威格在《断头王后》里有这么一句话: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这句话是他在传记中用于评论玛丽·安托瓦内特,她原是奥地利公主,14岁的时候就成为法国的王太子妃,18岁成为法国王后,母仪法兰西,丈夫很爱她,由着她的性子建宫殿,办宴会,夜夜笙歌,以至于她的亲哥哥从奥地利专程来法国规劝自己的亲妹妹,请求她,对她说你现在是法兰西王后,你能不能每天读一小时书,这并不难。玛丽对哥哥说:我不喜欢读书,我喜欢享受生活。 20年后,玛丽·安托瓦内特上了断头台,被称为断头王后。茨威格给她写的传记中,提到她早年的奢侈生活,无比感慨,说: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《遥远的救世主》里也有类似的一句话,是林雨峰说的:如果是你,你会承诺吗?靠封官许愿捏在一起,你能指望这样的队伍去攻城拔寨?丁元英是明白人,扶不起来的硬扶,到头来会摔得更惨。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309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