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影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懂懂感悟 / 正文

表演艺术家

逸影网-表演艺术家

昨晚,跟余欢一起吃饭。

他刚自驾归来,说是环驾中国,貌似抄了条近路,这是余欢的风格,毕竟太年轻,只是个大学生而已,没有耐心。

但是,这也不要紧,一场旅行至少给他带来了一辆宝马,一套房子。

还有就是完美的人生体验,可以回忆无数年。

当年,我也做过这样的事,所以他要说的,要讲的,一开口我就知道故事是什么,因为我太熟悉了,当年我也超级迷恋自驾,每年都要跑7万公里以上。

我问,你收获大吗?

他说,超级大,来之前总感觉有无数故事可以分享,但是坐下来又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我问,有没有姑娘,分手的时候让你哭?

他说,有。

我问,是不是旅行中,你会忘记自己有女朋友,甚至忘记你的身份?

他说,是。

我说,这个我理解,我在瑞士的时候,每当别人提起中国的时候,我总感觉好遥远,这个世界上有中国吗?啥?我竟然还有老婆?还有孩子?我有严重的分裂感,我不是在欧洲生活吗?咋在中国还有个家?这样的感触我不能跟别人讲,会让人骂的,但是却是内心的真实声音,人进入一个完全新鲜的世界时,会忘记一切,甚至忘记自己的父母。

他说,就感觉自己只是自己。

我说,对的,你们从青藏高原回来,看到城市是不是特别兴奋?

他说,是。

我说,我们刚回来时,看到大街上有穿裙子的,好兴奋,哇,竟然还有穿裙子的,其实那是8月份,但是在青藏高原上没有裙子,我们眼都绿了,总感觉又回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恍如隔世。

偶尔大家来找我探讨旅行,我是没有太多的耐心,因为经历不同,我讲了自己的内心感受,他们总会给我贴标签,反复地问:当你在沙漠里拉着别人的手的时候,不想嫂子吗?

对于长途跋涉,艳遇是很常见的,彼此都会忘记自己的身份,甚至她很爱自己的老公,有着很幸福的家庭,但是因为搭了你的车,她就觉得你已经是她的配偶了,一起吃,一起睡,甚至帮你洗衣买饭,她属于荡妇?

不是,环境使然,人进入一个陌生环境,自然不自然的想找依赖感,一旦找上你了,就恋爱了。

我相信你们看到这里,也会在内心批判我。

但是,余欢很理解我,可能我们臭味相投?

我们圈内有个模范丈夫,也是自驾达人,绝对恩爱,经常夫妻俩一起旅行,上次他从可可西里回来,也是途经我们家,我问了一句:有艳遇吗?

他说,差点就不想回来了。

我知道,他陷入真爱了,至少是一段撕心裂肺的爱情。

日常生活中,偶尔也会有大姐喜欢我,她们总是嫌我不忠诚,貌似总是吊儿郎当的,就会问一句:有没有一个女人,让你全身心的投入,痴迷?

我总是要想好久,有吗?

真有!

那年,我刚结婚,我结婚也是比较奇葩的,媳妇是我的读者,她认识我的时候,我就是放荡不羁的形象,所以她跟我承诺的很好,她只要一张结婚证,然后就回上海生活,不影响我的自由。

我一听,这媳妇好。

于是,我又出去自驾了,从三亚去瑞丽,走广西与云南的边境线,当时恰好有狗肉节,大家不是闹的厉害嘛,我就顺道去了玉林。

在玉林,我遇到了一个骑行者,女生,独行,一辆白色P8,一般长途跋涉者多是脏乎乎的,但是她衣服很干净,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。

我盯上她了。

借助休息时,我过去聊了几句,我也有一辆P8,从车入手,慢慢聊起来了,她在上海工作,休假,准备骑行广西,一行三人,另外两个中途改线路了。

她全程都是半遮着脸,骑行围巾,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气质非常的好。

我问她搭不搭车,她拒绝了,意思是出来体验骑行的,但是我觉得她骑不了全程,因为从她骑行的姿势就可以看出,她是新手,可能只是图个新鲜,每个骑行新手都会高估自己的体力。

其实,我是蛮相信直觉的,心理学老师说过,直觉是你过往的人生经验在那一瞬间产生的判断,是非常准的。

我直觉她是我的人。

只是很遗憾,没有缘分,我就继续前行了,在玉林的青年旅社,青年旅社是男女混住,我勾搭上了一个妹子,搭车的,次日我们在玉林逛了半天,我给买了一些小玩意,她高兴得屁颠屁颠的,但是没啥故事,下午2点上路,南下,计划晚上住在博白。

旅行中,若是单纯的骗个炮,太容易了,只要你开的车子不错,人又不是特别邋遢,不急于求成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能出来穷游的姑娘多能接受青年旅社,接受青年旅社就能接受男女混住,那么就可以试探地问一句:晚上我们拼房吧?标间,两张床,不用AA,我请你。

若是接受了,就等于释放了很多信号。

都是成年人,彼此都懂。天涯上有个很火的帖子,一个常年行走于川藏线的司机,他睡过100多个姑娘……

穷游的人太多了,不知道被谁忽悠的?大冰?那时大冰还没火,穷游者当时的偶像是《背包十年》的小鹏。

炮神经常跟我分享泡妞心得,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,第一次哪怕印象再好也不能发生关系,若是她主动,直接拒绝这个人,因为她能主动对你,就能主动对别人,不干净了,第二次再约出来,才能下手。

这些人真有耐心。

这几天,我经常教育炮神,不要总是谈泡妞,让人感觉不正经,无论什么时代,人们都喜欢忠贞的男人,所以我们要传递的是忠诚、责任、温暖,而不是轻浮、放荡、游戏。

另外,要分清什么是幽默,什么是低俗,两者是有界线的,是需要拿捏准的,否则会很尴尬。

在一个小镇上,我又遇到了骑P8的姑娘,我没停车,因为我车上坐着女人,我怕她误解我,以为我是个放荡的男人,那样我会没戏的。

这个小镇叫沙田镇。

当时,她还没骑到,明显感觉没力气了,我没停,也没打招呼,超了过去,到了沙田镇,我对副驾驶上的妹子讲:我需要回趟玉林,忘记带东西了,你在加油站搭个车走吧,谢谢你的陪伴。

给了她200块钱,捏了一把屁股,说了再见,我调头回去。

我是相信直觉的,更相信一见钟情,至少我是喜欢上了P8,找到她,她问我怎么从这个方向来了?

当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。

我说,马上天黑了,你肯定骑不到博白县,我怕你晚上骑车不安全,过来陪着你,你骑就行了,我跟在后面。

她属于那种内心关得很紧的人,有防线,但是两次偶遇,她貌似也相信了缘分,选择上车,我把她的车子一折叠,扔后座上了。

全程,她几乎不说话,我问一句,她简单地回复一两个字。

我特别开心,我的意思很明确,我喜欢你,你可能不喜欢我,那么我也不想占有你,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,我只希望你开心,能多待一会就足够了。

晚上,我们俩去吃烧鹅,那鹅太好吃了,脆皮的,比椿记烧鹅还好吃,她的意思是AA,我心想,A个头呀,我请你就是了。

吃完饭,她坚持把钱给了我。

好吧!

我问她晚上住哪?

她的意思是不用我管,她自己找。

我就不放她走,因为她自行车在我车上,我的意思是我带你去找酒店,我不跟你住一家酒店,省得你多想,我反复强调了这一点,我问你看我像坏人吗?

她说,不是像不像的问题,不想麻烦你。

我一听,她不是惧怕我,而是怕麻烦我,我又不怕麻烦。

找了酒店,各自开了一间,相安无事,其实我是没有计划去征服她的,因为我知道征服不了,我们俩颜值就是两个世界的,她老家是恩施的,同济大学毕业的,在五角场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,她说自己是学设计的,但是不是搞设计的,做行政工作。

她也不骑了,说是屁股疼,刚骑行的人都是如此,关键是她压根没有骑行经验,连骑行裤都没穿,我们一路南下,到了北海,晚上去海边看星星,也是什么都没发生,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,她也没问过我叫什么,只知道我是从山东来的。

北海那边有海炮,就是女的拉客人下水,去海里来一炮,有兴趣的可以在网上搜一下,很多。

但是人家的职业叫陪泳。

她很好奇地问我,她们是干什么的?

我说,游泳教练。

一路,我都很尊重她,她说AA,我们就AA,我没有再帮她买过单,否则她会多想,我也特别欣赏这种女孩,不拿不占,另外可能与上海文化有关系,我跟复旦的同学们吃饭,一起吃火锅,一起唱KTV,都是AA。

我们俩话题渐渐多了起来,她在同济,我在复旦,在同一个圈子里,五角场我也蛮熟悉的,她说喜欢去吃复旦小吃街那家的兰州面馆,我靠,我也喜欢吃,我经常去吃炒面,偶尔还会点个大盘鸡……

一般情况下,女孩子突然单身出来旅行,往往是经历了感情挫折,想去逃避,她也是,慢慢地我得知,她男朋友劈腿了,男朋友是健身教练,收入一般吧,她给男朋友买衣服,还经常拿现金给他,半年时间在他身上花了五六万,总感觉自己是他的唯一,没想到他跟多个学员都发生过关系,被她抓过现行,但是每次男朋友求饶,她又原谅了,她反复地问自己:难道我仅仅是迷恋他的一身肌肉吗?

听了这话,我更不敢碰她了,那我不是自讨其辱吗?人家试过大炮,咱是步枪。

问我如何看待?

我说,学历很重要。

她说,他初中毕业。

我说,其实你有答案。

她说,只是心太软,他一求饶,我就原谅了他。

我心想,你是以为找了个男朋友,对于他而言,不过是找了个伴侣而已,你们俩的定位不同,从而造成了感觉偏差,一个健身教练能缺妹子吗?你真是天真了。

读书读傻了吧?

但是,她在感情外又超级理性,标准的理科女,她在五角场那边做了一家格子铺,平均起来一天也有近千元的利润,当时也是格子铺最流行的时候,几乎每个格子都能租出去,模式非常的稳定,这个我是相信的,因为我媳妇在七宝万科门口搞了两个格子,一天也能赚个四五百,卖的就是韩国化妆品,当时还没有代购这个概念。

不过,她是自己开了格子铺,我媳妇是租了格子铺里的格子。

我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任何过火的行为,一直到了西双版纳,我们去看民俗演出,那时演出还是比较火爆的,有红艺人秀场,我们俩坐一起,我不知道是我先抓的她,还是她先抓的我,反正我把她的手揉捏了半晚上,一刻也没停。

逸影网-沙画

回到房间,衣服没脱,就滚到一起了,跟电影上的镜头似的。

那时,我在文章里轻描淡写了一句,爱一个人的直接表现,就是哪怕只有最后一丝力量,也想用在她身上。

晚上,要一直抱着,若是半夜发现自己没有抱着,就会抓紧抱过来,早上醒来还要抱着……

你会问我,不想媳妇吗?

没想过。

我的观点是,不问过去,不问将来,当下就是当下,我不吃你过去的醋,也不吃你未来的醋,反正无论你爱着谁,谁爱着你,最近这些日子你属于我一个人的。

她问,你结婚了吗?

我问,重要吗?

她说,不重要,只是问问。

我说,结了,是不是我表现不好?

她说,还行。

到了昆明,我们俩做了同样的选择,分开,她飞回去了,自行车随行李托运了,我也飞回去了,车子托运回山东,没留联系方式。

我的想法是,我要把最美好的片段戛然而止,烙印在你的脑海里,让你永远抹不去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
所以,我们太狠。

昨天,笑笑规划旅行线路,提到了北海,我一看地图,眼泪马上就出来了,那是一段太完美的感情了,她几乎不化妆,是那么的漂亮,也许是常年健身的缘故,身材太完美了,什么一字马,那都是小事。

她跟我讲过相亲的故事,对方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就是指甲上有点灰,让她觉得很难受,没成。

其实,我是能找到她的,但是我又怕一旦回到现实生活中,她就会恢复原来的审美标准,那么我肯定是会被PASS掉的。

这一页,就翻过去了。

当年,我跟着老师一起走访寺院,我跟着的那一段主要是藏传佛教,我是司机和助理的角色,我曾经写过藏传佛教专题,N篇,不过现在我自己都忘的差不多了,例如分为几大派,创始人是谁,他们之间各自的特点是什么。

我一直觉得,落后对应的是愚昧、残暴,而不是纯朴。

牧民家兄弟几个娶一个媳妇是很正常的,有些女人会被卖来卖去的,这些我都亲耳听闻过,有篇文章曾经引发过巨大轰动,文章很快就被禁了,《亮出你的舌苔或空荡荡》,是写的藏族落后的婚姻与性,当时主编就是刘心武,被免了一切职务。

在咱眼里,九年义务教育貌似普及了,其实在牧区,他们是不读书的,很多学校都是空荡荡的,人家不喜欢读书,你建了学校又有什么用呢?

那时,年轻嘛,总认为自己是能改变这个世界的,于是我就决定去做慈善,发动大学生做义卖,所卖款项捐给西部教育,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教育,否则最终都成了土匪路霸,进藏线上,多少藏族孩子在拦车,哪是乞讨,分明是抢。

是教育出了问题。

做慈善,有两类人,一类是把慈善当包装的人,例如艺人、企业家,都需要这类包装。一类是真的有善心的普通老百姓。

一号召,N多人响应,我们光在重庆、四川几所大学搞义卖就筹集了20多万,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爱心义卖里。

你手里有任何你不想要的,都可以拿来义卖,那时我才知道,原来已经有女生用1000元一套的化妆品了,关键是人家觉得不好用,卖了,捐了!

在操作这个事的时候,我发现性质有所变化,例如我们日常开支也会从这些义款里出,例如招待费、交通费,貌似也是合情合理的,还有就是没人监督,甚至没人会问这些钱有没有捐出去,也没人知道具体捐了多少,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随意花的,民间组织就存在这个问题。

还有呢,就是我很享受这种慈善的外衣,总让人觉得我是大善、大爱。

当时EMBA经常会邀请一些民间高手来演讲,类似今天的《一席》,他们就邀请我去分享过做慈善的一些心得,我这种慈善跟陈光标的又不同,我是小力量,小爱心,但却是从内到外散发着爱与善。

讲到藏族孩子穿不起鞋时,我也会流泪,下面雷鸣般的掌声。

这场演讲,非常成功,结束后,N多人找我握手、合影,我虽然长的丑,但是这些场合我早就熟悉了,因为在这之前我就当过小名人,还上过电视,所以不会太紧张……

南昌有两个美女叫住我,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吃饭?

我一看,颜值不错,答应了。

她们俩是合作伙伴,是做技术学院的,属于私立学校,问我有没有兴趣去他们那里讲一节课,传递一下正能量。

我答应了。

我去职业学院讲了一堂,募捐了10多万,南昌当地的报纸还报道过,大家可以百度一下,应该还能找到。

我在网上写了自己做慈善的一些经历、心得,从而使N多年轻人也变得蠢蠢欲动,也开始在自己周边的大学号召大家义卖,所谓的义卖类似跳蚤市场,大家把东西摆在篮球场上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神圣,买家卖家都是如此。

我做这个事,其实是赚钱的,因为我等于免费去各地旅游了,另外也没人监管,偶尔我也会从中拿些零花钱,无所谓。

湖北有个小子,他也是喜欢慈善,想改变中国现状,读了我的文章感觉终于找到知音和榜样了,辞职去做这个事,原本有20万的积蓄,准备首付买房,结果呢?

全赔在了慈善上了。

他折腾了有四五年,最终也没折腾出个什么,后来又去上班去了,女朋友也分手了,你连房子都没有,30多岁了,整天想着什么慈善事业。

他坚信这份事业的伟大性,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如果说他有所成功,就是在湖北各大高校都搞了义卖墙,他认为这份爱心会传递下去……

其实,在我看来,白搭!

穷人是不适合搞慈善的,因为搞着搞着自己就需要被救济了,另外即便是能感召着人拿钱出来搞慈善,也只能是忽悠到比自己还穷的人,例如大学生。

继续说南昌那俩女的,一个比我大,一个比我小,比我小的属于接班,就是她爸是这个学校的创始人之一,我一直都有个观点,人人都有世袭的欲望,这是人性,例如前些年有接班制,古代帝王全是世袭制,你是希望自己的事业稳健发展呢,还是希望儿子继承这份事业呢?

儿子可能会糟蹋了这份事业,可能别人更适合当老大。

但是做老子的还是想让儿子上。

小的蛮文静的,特别斯文,话不多,很有礼貌,我一看就喜欢上了,但是我属于有大爱的人,不能随便表现出俗气的东西来。

为了谈工作方便,我加了她QQ。

偶尔,我在QQ上问句好,我觉得哑巴是最容易打动一个人的,因为他不会说,只会做,一切情感都是通过做来传递的,于是我借鉴了哑巴做法,我尽量地少说话,我说的越多,漏洞越多,不如我只默默地付出,例如偶尔送她几本书……

我们彼此印象都非常好,她每次在Q上遇到我,都喊:大爱男神。

意思是有大爱的男神。

我就喊她女神。

慢慢地,她说话开始俏皮起来,把我当好朋友了,我们约着见个面,决定去第三城市,这样有个好处,我们彼此都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圈子,那么只能彼此依赖,因为这个城市对于我们是陌生的。

她信佛,让我给她讲佛法。

我哪懂这玩意,就把道听途说的乱讲一通。

她听的很有滋味,认为我是近佛之人。

她全家都信佛,总夸我有大爱。

她问我吃肉不?

我说,不吃,我修佛。

她说,我也是素食主义者。

其实,我是吃肉的,我知道她是吃素的,故意这么说的。

吃完饭,我们去河边逛逛,我要拉她的手,她跟触电一般,她很惊讶地问我,你要干嘛?

我说,刚才我是忍不住了,太喜欢你了,对不起。

她说,你千万别让我失望,我是觉得非常欣赏你的大爱才出来的,如果你要做什么出格的事,我会很伤心的,会觉得自己看人不准。

我问,你不想拉拉手,拥抱一下吗?

她说,想归想,但是世界上不是所有心里想的事都可以去干,人是应该有敬畏心的,你别吓唬我。

我一听,她是有防线的,而且无法突破,不是说泡不到手,而是泡到手了以后她会哭,因为她觉得心理落差太大了,在她心目中,我应该是完美的,圣洁的,不近女色的,忠诚于家庭的。

没想到会这样……

这一件小事,使我们彼此都很尴尬,次日吃过早饭就各回各家了。

在Q上,我给她发了一句:对不起。

她说,没关系,我不反对拉拉手,我也希望拉着男神的手,可是总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,一切太突然了,我有些接受不了。

我问,有什么接受不了的?

她说,那一刻我觉得你好陌生,不是你原来的样子。

我心想,我原来什么样子?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好吧?你们看到我的样子,那是我戏中的样子,而不是我真实的样子。

所有人看到我的样子,都是我戏中的样子,我只是扮演着那个角色而已,真实的样子只有我自己清楚,别人都看不透。

《教父》的扮演者马龙·白兰度,按照咱的理解,他应该就是教父一般的人物,做事相当的沉稳,非常的诚信,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场,实际上呢?

他风流成性,不守契约,标准的圈内混混……

我们以为剧中的他就是现实中的他,就如同读者眼中的我仿佛就是现实中的我,这是两个人,就如同N多人骂马化腾,马化腾的媳妇很是生气,马化腾安慰她:他们是在骂一个叫马化腾的人,不是我。

这种认识偏差会把我们带进沟里,例如我们觉得对方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的,他说请自己喝酒,自己就去了,结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他床上,你坚信他不会,结果他依然会。

借钱的时候,我们为什么会借?我们坚信朋友不会出问题的,结果呢?往往都出问题了,这也是认识偏差,我们以为认识真实的他,其实不认识,我们认识的只是戏中的他。

这是两个人。

我们旅行时有个女队友,公认的大姐大,人特别好,家境也好,基于这些因素,我们跟她私人关系很好,咱都喜欢比咱层次高的人,这两年,偶尔她在微信上预约打电话,说要跟我聊几句,我很少带手机,自然也就没有聊,她跟我媳妇经常通话,偶尔问有没有比较好的投资项目,说是自己有笔钱不知道怎么理财。

又过了一些日子,她说自己找到了很好的理财产品,问我媳妇有没有兴趣?

我媳妇没兴趣。

媳妇跟我讲,我是这么理解的,我觉得她是真心想帮我们,毕竟她本身在金融圈里工作,应该有信息渠道。

我媳妇什么都跟她聊,包括我们夫妻感情之类的,她知道我媳妇正在给我岳父买房子,手里有钱,就建议我媳妇把钱放到她那里,她周转一个月,给2万元利息。

媳妇问我,我拒绝了。

我不是不相信她,而是觉得变数太多,万一她出了车祸呢?这钱我找谁要?所以我们不能冒险,那2万元有也行,没有也行,无所谓。

这个事,就翻过去了。

昨天,我在球馆,接到了一个N年没有联系过的队友的电话,他问我,你觉得XX姐人品如何?

我说,怎么说呢?我觉得挺好的,关键是你要问什么吧?

他说,前年她拿了我30万,说用一年,去年到期了没还,说是再延长一年,她把利息给了我,10月1又到期了,还是没还,我在想,她不会有什么变故吧?

我说,这个事,我不能评价,我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他说,她问大部分队友都借过钱。

我一听,心想,是我们看人不准?还是?关键是太让我意外了,我觉得谁都可能借钱,就是她不可能借钱,因为她一直都是不差钱类型的,而且给人感觉是大家闺秀,应该是家族势力非常强大型的,竟然还四处借钱?

我不知道她是真遇到难处了,还是编了个幌子。

总而言之,使我很意外,很恍惚,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呢?

老婆了解我们吗?

她认为很了解。

若是我们把手机换着玩上几个月,可能就离婚了,有部电影叫《完美陌生人》,三对夫妻和一位隐瞒GAY身份的好友一起聚餐,聊天中女主提议大家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不管来了电话还是短信全部公开,于是,一个个不能说的秘密被公开,他们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了,夫妻关系原来也是如此的脆弱……

你以为你很懂你的老婆或老公,其实你并不了解真实的他,你看到的只是他扮演的角色,真实的他只有他自己认识。

所以,莫轻易信任一个人,莫轻易评价一个人,因为人人都是演员,对于一个演员至高无上的评价是:

他是个表演艺术家!

逸影网推荐:闲时在家的时候在网上做什么兼职赚钱好?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 逸影网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yiyingbk.com/ddgw/173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0



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头像
1L阳谷赚钱网 2016-11-11 15:34:54 回复
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表演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